TNT、iPad Pro、Surface誰才是未來的辦公平台?
2019年02月01日08:32

‘The tablet that can replace your desktop’

‘More powerful than 92% of the PCs’

‘下一代計算平台’

  —— What’s a computer?

  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久了,聽到‘要打破和推翻誰’的時候往往已經知道不太靠譜了。然而今年我們看到了兩個產品鬧得特別歡:TNT 和 iPad。那我們就把他倆拉出來遛一遛,分配給兩個主筆,在兩週的時間內只能在這個設備上工作,不許開電腦。

  為了找一個基線,我們也請來了微軟 Surface,分配給第三位主筆。這不是一期評測,所以我們不討論系統 Bug、產品售後甚至是公司經營情況。我們的目光,聚焦在這三類產品形態,誰有可能把 PC 像軟盤一樣徹底地留在上一代人的記憶中。

  TNT :失去軟件支援,終究是空談

  這兩週的時間,我其實不止體驗了 TNT,還包括華為 PC Mode、Samsung DeX,甚至 Linux on DeX。在這些之中,TNT 完成度更高,體驗也更好,因此以 TNT 舉例,來代表這些‘單設備完成所有計算任務’的產品形態。

  首先 TNT 解決了數據碎片化的痛點,文件可以完全保存在本地,隨身攜帶,完全不依賴雲服務。如果你正在寫文章,那麼就可以做到在手機上列大綱,用完成文章,再用手機修改細節的任務。整個過程,甚至都不需要聯網。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華為雲電腦’其實不屬於這個品類。

  其次,TNT 擁有逼近桌面級的瀏覽器,在線看視頻、看文章、刷微博,甚至是寫文稿、寫微信公眾號,都可以完成。同時因為支援傳統鍵鼠,所以打字體驗有基本保證。最後,可能有人會擔心性能。但我這一段時間用下來,發現除了 Linux on DeX 因為是運行在虛擬機上,所以有明顯卡頓以外,無論是 TNT PC Mode 還是Samsung dex 都可以保證流暢。

  但它也有非常明顯的局限性。雖然性能夠用了,但產品形態導致使用場景太少。比如我可以在家裡和辦公桌上各擺一套鍵鼠,但是要去會議室開會怎麼辦?要去咖啡廳談笑風生怎麼辦?因為它沒有段距離的移動性,所以與其稱之為‘移動辦公’,不如叫做‘移動定點辦公’。

  軟件的問題更讓人頭疼。是的,很早前 Android 版的 Office 就已經適配大屏了。但是除此之外的所有軟件都會因為針對小屏和觸摸設計,導致在大屏和鍵鼠操作上有各種問題。比如不支援右鍵菜單、對拖拽操作適配不理想、要麼不能拉伸,要麼拉伸了還不如不拉伸。

  硬件問題只是局限了它的使用場景,而軟件問題,才是 TNT 等Android PC 模式目前最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想解決,那一定需要足夠強大的推動力去推動它。Google作為Android的負責人,目前正在努力的去Android化,它的移動辦公指望 chrome os,甚至可能打算用 fuchsia 統一自己的軟硬件生態。不能指望Google。

  所以無論是錘子 tnt,華為 pc mode 還是Samsung dex,只能靠它們自己去對開發者做優化,對方案做支援。而當下,它們三者的體驗都還稱不上完整。如果失去了支援,對它們的一切展望都會是永遠無法實現的空談。

  iPad Pro:iPad 行,iOS 不行

  在我看來,iPad 相比於傳統筆記本有兩點突破。

  第一是商業模式的突破:iPad 的高配和低配唯一的區別是容量和 LTE,除此之外 SoC、屏幕、揚聲器、工業設計、無線網絡性能、Apple Pencil 支援、Smart Keyboard 支援,完全一樣。這其實就是手機的商業模式,只不過相比於手機,iPad 可以擴展出更多使用場景。

  iPad 的邏輯是做一個擁有基本功能的平板,每加一個配件,都可以給它多增加一個場景,這些配件買下來有半個 iPad 貴都正常。所以從這個角度說,你應該買 11 寸版本,使用場景更多。

  那麼 iPad 的問題在哪?我們總說 iOS 不行,iOS 哪不行?

  首先是不支援鼠標。Phil Schiller 曾經說 MacBook 不支援觸摸屏的原因是抬手摸屏幕不舒服,你看看現在 iPad 是什麼樣。對於我們文字工作者來說,經常需要挪動光標改前面的段落。就算是有這個手勢,但也還是需要你把手抬起來。Smart Keyboard 要是支援觸摸就好了。

  第二個問題是單一軟件不能開多個窗口。比如我想參考著一個 Word 文檔來寫另一個 Word 文檔,不可以。假如我想對著大綱來寫稿,那就只能再找另一個寫稿軟件,分屏來用。

  第三個問題是外接屏幕輸出功能比較菜。其實 iOS 早就支援外接屏幕了,我家裡有個特別老的 The New iPad,30 針接口都能轉 HDMI 輸出。但是實在是沒幾個軟件可以充分利用外接屏。

  最後一個是不支援 U 盤移動硬盤…… 不用我再多說了吧?

  但這些其實都沒說到點上。且不說以上所有問題就是一個系統更新的事,最重要的是,iPad 根本就不是為了這些需求設計的。

  說到這,容我裝個逼。大家還記不記得 2010 年喬布斯介紹 iPad 的時候,它的產品定位是什麼?它是在手機和筆記本之間生存的一個設備。所以從最開始,iPad 就沒有打算取代誰,而是活在這個夾縫中。

  它的使用場景是隨用即開,不用就關,適合快速、短時間的迸髮式工作流。比如子章把稿子發給我,我拿起筆就要批註;收到一封郵件,點開就要回覆;腦子裡有個靈感,敲開就要畫出來;它也適合作為顯示設備,比如拿出去給人看個圖表、看個網頁。

  所以它要降低從想要工作到開始工作的時間,這就意味著簡化掉 90% 不常用的功能,將剩下 10% 最常用的功能做到最快速高效。

  iPad 上有 Word,有 Affinity Photo,有 Luma Fusion,但這些軟件相比於桌面端的全功能版,都是僅保留了基礎功能,保證軟件的快速加載,使你能快速開始工作。這也是為什麼 Smart Keyboard 被設計成了這個樣子:輕薄、便攜、掀開就能用、敲久了手指頭疼。

  所以直到今天,iPad 的定位仍然是活在手機和筆記本之間的夾縫中,只不過這個夾縫在逐漸擴大,iPad 在一點點擠占筆記本的空間。就像當年Ultrabook慢慢擠占傳統筆記本的空間一樣,到現在我們還是能見到那種厚厚的重重的的筆記本,他們在散熱、性能、擴展性等等方面是好於Ultrabook的,但是對於更多人來說輕便更有意義,所以Ultrabook成為了主流。

  Surface Pro:或許是當下最優,那未來呢?

  我先聊聊 Surface pro 再簡單對今天的話題做個總結。

  我們今天討論的是‘什麼才是辦公設備的最優形態’,那什麼是生產力?我不想做過於複雜嚴謹的定義,對於多數人來說,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能完成即時通信、瀏覽器、辦公三件套、Adobe 全家桶,就算是有生產力了。考察一個設備,無非是考察它在應對上述四類應用時的輸入,處理能力,輸出顯示這三個維度上的效率。

  Surface Pro 的橫空出世改變了傳統筆記本屏幕在上,主板在下的開合式模式,將所有主要元器件都放了在屏幕背後,開創了軟式鍵盤,甚至 iPad 邊框變直以用來吸附筆的做法也是從 Surface 這裏借鑒過去的,這件事起碼證明了一件事,在跳過一些不思進取的 PC 廠商之後,微軟是有能力做好一款硬件的。

  輸入方面 Surface Pro 是標準全尺寸鍵盤,架起形態下歐締蘭面料的的鍵盤通過微微形變,增加了一點鍵程,無疑是三者中手感最好的。多種快捷鍵的組合使用肯定比所謂的‘直觀’式的操作方式更高效。

  性能上無論 iPad 如何吹噓,Kaby lake Refresh 的 i7 和 UHD620 也算是 Intel 擠出的一大管牙膏了,性能都是無可撼動的。軟件層面,各個瀏覽器和通訊 IM 率大同小異,我們也可以姑且認為 office 和 iwork 效率基本一致,決勝的就是 Adobe 幾件套了。以 PC 和 MAC 的保有量 Adobe 在 Windows 以及 Mac OS 平台上的軟件版本一定是最完整最全的。

  這樣看來,Surface Pro 在當下作為最佳的辦公設備是沒有什麼懸念的。

  但是著眼未來,Surface 能否保持這個優勢?

  首先在輸入效率上,我們已經見識到了語音輸入的可怕,這還只是輸入文字而已。如果語音助手進一步進化,我們甚至會看到通過一條語音指令來執行複雜操作的可能性。屆時鼠標鍵盤將不再重要。我們看到 Cortana 相比於 Siri 和 Google Assistant,進化速度緩慢。

  其次在處理能力上,今年的 A12X 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我們一直擔心電腦用 ARM 處理器,性能會不會太差,我們都擔心錯了。Intel 已經擠牙膏若干年,然而 ARM 的性能提升速度未見減緩。隨著很多軟件已 經開始為 RISC 簡單指令集做專屬優化,未來 ARM 很有可能對 x86 實現超越。

  微軟當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它已經開始 Windows on ARM 的佈局,但雖然 Windows 可以為 ARM 重新編譯,大量的 Windows 軟件想要在 ARM 處理器上執行還需要經過指令集轉換,損失一定性能。iOS、Android 等移動平台顯然可以在原生執行效率上超過 Windows。更何況,Office 如今已經實現了跨平台,Adobe 也在努力,屆時 Windows 的優勢是否還存在?

  而在輸出能力上,巨頭們都在投入 AR,微軟甚至早就有 Hololens,如今也演化成了 Windows Mixed Reality 平台。如果我們能見到 Hololens 量產面世,說不定這一局可以扳回來。

  綜上所述,我認為在當下,Surface 仍然是移動辦公的標杆存在,但是在可見未來,會被一個 AI 發達、ARM 處理器、重視 AR 交互的平台所擊敗。

  總結

  高效率和人性化一直是困擾科技產品矛盾的兩個極端,死記硬背的鍵位和快捷鍵在應用起來,就是比那些直觀的操作方式更高效,喬布斯再怎麼吹噓 iPad 三歲小孩都會用,也掩蓋不了 CAD 製圖和三維建模人員棄之不用。

  但其實我們仔細想想,兩者的矛盾並不是不可調和的,這個問題的本質仍是人和機器之間應該誰更多的去理解包容對方的問題。今天我們對比辦公效率誰贏誰輸都很正常,但我堅信,機器能直接讀懂人類想做的事,而不是人類去學習機器才能明白的指令,才是將來最高效的方式,哪怕它現在仍然顯得很笨拙。

  ‘求和’兩個字不應該在嘴裡說,但起碼應該被電腦猜到而放在最顯眼的位置,而不是讓我們千百函數中記住一個。誰能更多多考慮人的因素,誰就是未來。

  本文來自愛範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