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編劇新人搭建“造血”平台,騰訊影業NI如何提供“陽光、水和空氣”?
2019年01月31日12:16

2015年,NEXT IDEA(以下簡稱NI)青年編劇大賽呱呱墜地,2016年第一期NI編劇工作坊和推介會在北京騰訊彙舉行,挖掘有潛力的新人編劇,是這個大賽選拔人才的初衷;2019年,NI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騰訊彙,12個優秀劇本脫穎而出,編劇新人們也由此獲得了與業內大佬直面交流的寶貴機會。在NEXT IDEA劇本推介會上,《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一併發佈,用大數據的方式勾勒出青年編劇的群像。

連續四年,由騰訊主辦的NI青年編劇大賽均致力於挖掘編劇領域的迭代力量,試圖為中國發掘出更多更好的編劇“種子”。在浮躁的影視圈里,矢誌不渝地為行業培養和輸出新鮮血液,NI青年編劇大賽算得上“清流”。

如今四年倏忽而過,用專業力量保駕護航的NI青年編劇大賽,究竟是否提供了良好的“陽光、水和空氣”;而那些曾經閃耀一時的準編劇們,又是否敲開了行業的大門?

“NEXT IDEA劇本白名單”入駐儀式合影

現實主義色彩濃厚

第四屆優秀劇本迎爆發期

創作力量的新老交替,是電影圈在2018年的全新風向。這一年,《我不是藥神》《後來的我們》《一齣好戲》《超時空同居》等作品躋身國產片年度票房TOP10,文牧野、劉若英、黃渤、蘇倫等新人導演為人熟知。同樣身處影視生產上遊中的編劇,也需要新鮮血液來補充——他們把控的“一劇之本”,與影視作品的質量休戚相關。

為行業發掘出優秀的編劇“種子”,正是NI青年編劇大賽的宗旨。在1月28日舉辦的NEXT IDEA劇本推介會上,12位編劇新人帶著自己的作品,從800多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完成了白名單進駐儀式。有趣的是,這些年輕人和擅長呈現醫療問題的文牧野一樣,也把眼光投向了當下生活的方方面面,現實主義色彩濃厚。

如關注代際衝突的《三色堇》,圍繞一個屋簷下的三代女人展開;探討原生家庭對子女成長影響的《城市漫遊記》,冷靜旁觀發生在校園中的兇殺事件;婚姻與家庭的永恒話題,在《曼穀瑪麗亞》中呈現出鮮明的女性視角等。

登台推介的12個故事海報

在類型敘事上,青年編劇們也多有嚐試。如對標《白日焰火》《Blizzard將至》的《塔拉的火車》,現實與幻想交織的故事情節中,有罪惡與救贖,是典型的犯罪劇情片;層層剝繭,步步緊逼真相的《洪水猛獸》,源自內蒙古呼格冤殺案,是極具特色的本土化文藝犯罪類型。

“今年的劇本質量到了一個臨界點,比前三屆要好很多。”堅守NI青年編劇大賽四年的評審王紅衛表示:“以90後為主體的年輕編劇,比前幾代電影人有更新、更完整、更健康的視野和天分,希望就在你們身上。”

作為《咱們結婚吧》《無人區》《瘋狂的賽車》等熱門電影的編劇,王紅衛還寄語年輕人:“做編劇的訣竅,並非進入大公司認識大導演,最好的方法就是一直不停地去寫。你們雖然年輕,但對電影藝術來說,你們的創作時間非常短暫,要抓住珍貴的年輕時光寫下去。”

騰訊影業高級副總裁、宣發與騰影發行公司負責人 高莉

在推介會現場,NI青年編劇大賽主辦方代表、騰訊影業高級副總裁、宣發與騰影發行公司負責人高莉,強調騰訊影業將為業內推選出更多優秀編劇作品:“劇本是所有影視作品的來源和基礎,相信NI孵化出的編劇人才,能創造屬於我們中國文化的真正的優秀作品。”

高莉還介紹,騰訊影業成立三年以來,在摸索中不斷成長。2018 年先後推出的《熊出沒·變形記》《動物世界》《影》《毒液:致命守護者》等電影作品均表現不俗,聯合出品的硬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也即將登臨春節檔;另一方面,騰訊影業在青年人才孵化上深耕多年,希望通過扶持年輕影人,助推中國電影事業長久發展。

編劇人才培養平台漸趨完善

劇本項目落地是關鍵

在王紅衛看來,NI青年編劇大賽與其他扶植計劃的不同,在於手把手的交流,而非“酒會碰杯”走過場,“每個劇本都有不止一次能跟與業內一線從業者交流的機會,這對所有年輕人來說,都是非常寶貴的經曆。”

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副會長 王紅衛

正是從NI青年編劇大賽中獲得孵化的助力,畢業於南京大學的青年編劇孟雯婧,在獲得上一屆大賽的一等獎後,其作品已經進入開發階段。這一次她再度攜作品《三色堇》參賽,並又一次入圍白名單。

從劇本落地出發,梳理近四年來NI青年編劇大賽的發展脈絡,我們可以清晰發現,從劇本數量、導師陣容、比賽規模、新環節設置等多個方面來看,NI青年編劇大賽走出了一條向上的曲線,態勢趨好。

參賽的劇本數量的多寡,直接影響到優質作品的誕生率,從2016年的417部到如今的805部,幾近翻番的數據顯示大賽的規模在日漸擴大,其影響力也在穩步上升,質量也得到了評審王紅衛的認可。

2018 NEXT IDEA青年編劇工作坊導師團

導師陣容的強弱,是編劇賽事的重要衡量標準,折射出它在業內的地位。NI青年編劇大賽的導師陣容一直在“擴容”:2016年,為青年編劇保駕護航的是王紅衛、史航、張冀、黃海四位導師,此後多次助力;2017年NI青年編劇大賽邀請黃建新、陳國富、徐克、爾冬升、劉偉強、徐崢等百餘位華語影視界導演、編劇、製片人為青年編劇送上寄語,為年輕影人加油打氣;到了2018年,邀請管虎、戴錦華、王紅衛、康洪雷、沈嚴、溫豪傑等16位行業大咖組成強大導師團,為新人“把脈”。

從全新的賽制來看,2018年設置的一劇之本、三大賽區、100個年度推介換觀察陣容席位等,細化了NI大賽的流程,也給年輕創作者帶來更多的機會。尤其是備受關注的推介會,每年開發給100家公司和夥伴共同傾聽年度遴選成果,實現項目更好的孵化。

往屆NEXT IDEA劇本推介會現場照

回溯NI青年編劇大賽的四年變化,其內在邏輯均來自於更好地推動劇本項目化。經過四年發展,該賽事已經日臻完善,稱得上是華語影視圈內屈指可數的編劇人才培養與輸出平台。

聯合發佈生存調查報告

描摹青年編劇群像

正在震盪調整中的行業大氣候,讓編劇既有機會可尋,也面臨著強大的生存壓力。隨著2018年大IP、流量明星的持續“失靈”,劇作的價值進一步凸顯,編劇在影視創作中的話語權與價值,有望得到回歸。另一方面,圍繞署名權、劇本篡改、稿酬等亂象,也讓編劇維權頻發——編劇的生存現狀,一直是近年來的熱門話題。

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

和製片方溝通最常面臨的問題

在推介會的現場,騰訊影業還聯手畫外howide、凡影Fanink發佈了《2018中國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有153位1980年後出生、有至少1部作品署名且還在創作的青年編劇參與調查。他們實則已不是新人,而是這個產業最鮮活的創作力量,有《老炮兒》董潤年、《我的前半生》秦雯、《無名之輩》雷誌龍、《我不是藥神》鍾偉、《繡春刀》陳舒、《找到你》秦海燕,等等。

凡影合夥人王義之分享了他的有趣發現:四所高校占比最大,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與中國傳媒大學並不意外,香港浸會大學竟然成了第四大輸送編劇人才的高校;李安是青年編劇最想合作的導演,年輕編劇希望能與他一起,建立大陸觀眾與電影之間的“合約”;編劇並不局限專業,有達到52%的青年編劇是非編劇相關專業出身;與青年導演愛看書相比,青年編劇更喜歡打遊戲,這是兩大群體的最大區別;等等。

報告指出了青年編劇擁有更好的“出頭”機會,66%的受訪者在入行第1-2年就擁有了第一部署名的上映作品。也指出了行業所存在的困境,如製片方不夠專業、對需求表述不清等問題,折射出編劇對缺乏話語權的擔憂;還有國內編劇服務體系不夠完善,近四成受訪者表示接觸到項目是靠人脈,而不像荷李活經紀公司能為編劇提供項目支撐。

NI導師和業內嘉賓聆聽報告

不容忽視的是,“決策方太多,意見無法達成統一,項目推進困難”所導致的持續性焦慮狀態,或消磨青年編劇的創造力,但王義之指出,青年編劇們依然對行業充滿希望,“儘管有這樣或那樣的抱怨和不滿,超過七成受訪者還是對中國影視行業的整體發展趨勢表示樂觀,也有60%的青年編劇堅定表示,‘編劇是要堅持一生的職業’。”

從孵化有潛力的劇本,到描摹青年編劇群像,騰訊影業的NI青年編劇大賽曆經四年深耕,矢誌於為編劇新人提供“陽光、水、空氣”。我們有理由期待,這些編劇領域的“種子”在獲得與業內一線大咖學習溝通的機會,並經過長時間的孵化之後,終究能獨當一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