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20年的成長與煩惱
2019年01月31日12:59

  財經觀察:歐元20年的成長與煩惱

  新華社記者宿亮 沈忠浩

  物理意義上,硬幣只有兩面;抽像含義里,歐元硬幣卻不止兩面。

  同樣面值的普通歐元硬幣,發行鑄造國家不同,相同幣值的背面圖案各不相同,彰顯個性。以兩歐元硬幣為例,德國發行的圖案是德國國徽“聯邦之鷹”;法國的是“自由、平等、博愛”圍繞的樹;意大利的是詩人但丁;愛爾蘭的是豎琴……

  與此相反,歐元紙幣的設計並不基於成員國特色,而用相對中性的方式表現歐洲不同時期的建築風格,彰顯共性。

  19個成員國、19套硬幣;1個歐元區,1套紙幣,歐元似乎一直嚐試用這種方式,展現歐洲文化的多樣性和地區一體化。

  1999年1月1日,歐元作為記賬和轉賬貨幣啟動;三年後,歐元紙幣和硬幣正式流通,並取代歐元區各國貨幣。2019年,歐元步入“弱冠”之年。作為一個現代社會沒有先例的共同貨幣,歐元的成長讓不少專家大呼“非同尋常”。

  德國人丹尼斯還記得少年時第一次拿到歐元的感覺。“它可以在法國、意大利消費,不需在機場換彙。”對於少年丹尼斯來說,歐元的最大意義是橫向比較歐元區物價,比如連鎖快餐店在不同成員國用同一種貨幣標價漢堡,金額卻各不相同。

  丹尼斯說,小時候的印象里,德國馬克是“德國的錢”,歐元則讓跨國購物更加方便。如今,丹尼斯更重視歐元帶給人們的“歐洲意識”。“保持歐元幣值是歐元區共同追求,也讓人意識到這是一體的大家庭,”丹尼斯說。

  歐元20年,歐元區持續擴容。最初歐元區擁有11個成員國,2000年希臘“達標”,2007年至2015年斯洛文尼亞等七國相繼加入,將歐元區擴編至現在的規模。

  歐元20年,貨幣幣值大幅波動。1999年,歐元對美元最初彙率為1:1.18。隨後彙率一路下探,最低至1:0.82。2008年,美元因次貸危機大幅貶值,歐元對美元彙率升至曆史最高點1:1.60。此後數年,彙率逐步回落,眼下不到1:1.20。

  歐元20年,債務危機是“至暗時刻”。但共同貨幣已經成為歐元區民眾的習慣,“不應回到從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已成共識。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先前在意大利城市比薩發表演講時指出,20年實踐讓歐元區經濟關聯度更高,價值鏈的建立讓成員國在貿易中不再採取競爭性貨幣貶值政策。

  德拉吉認為,歐元區規模也在一定程度上確保了金融安全。在全球化程度愈加深化背景下,外部市場波動很容易引發內部不穩定,而歐元的存在減少了這種波動對單一成員國的影響。

  當然,歐元的設計遠非完美。英國學者鄧肯·韋爾登分析,2009年開始的債務危機讓歐元區經曆了“非常困難的五六年時間”。他說:“問題主要在於,儘管採用相同貨幣政策,但適用於德國的基準利率並不能同樣適用於希臘或西班牙。”這也正是不少分析人士提出的“歐元悖論”。

  IHS馬基特公司首席經濟學家納里曼·貝拉韋什認為,統一貨幣政策和不統一的財政政策,是歐元區“結構性缺陷”。貝拉韋什說,危機爆發後,歐元區採取了建設銀行業聯盟等措施應對新的危機,但這些措施並不足夠應對隱患。

  美國斯基德莫爾學院經濟學教授約爾格·比鮑近日在一篇論文中提出,歐元缺乏“歐洲財政機構”來製定統一的財政政策。他認為,建立相當於傳統主權國家中常見的“單一財政機構加央行”的體系對於歐元未來的發展非常關鍵。

  事實上,目前在法國和德國的推動下,歐元區正試圖通過建立歐元區預算、設立“歐盟財政部長”等措施改革歐元區結構設計,但各成員國在關鍵議題上還沒有達成共識,有待繼續磋商。

  對內改革的同時,歐盟委員會近期還發佈了提升歐元國際地位的行動倡議,建議在能源等戰略性領域更廣泛使用歐元計價等,不過這些措施同樣有待成員國深入磋商。

  無論今後如何發展,歐元已成為國際貨幣市場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韋爾登認為,歐元的未來與其民眾基礎密切相關。“重要的是,我們應一直牢記,即便經濟處在最艱難時刻的那些國家,如希臘、意大利等,公眾對歐元的支持也一直很強烈。”

  歐元已不僅是歐洲一體化進程中的里程碑,亦是歐洲統一和穩定的象徵,更是人類貨幣發展史上的偉大實踐。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