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長蕩湖一條魚的訴說
2019年01月31日15:39

原標題:聽長蕩湖一條魚的訴說

  新華社南京1月31日電(記者秦華江 劉宇軒)湖水淙淙,波光瀲灩。初春的長蕩湖,靜謐而遼闊。萬物複蘇之時,一條小魚擠破卵泡,探出頭,脫卵而出,歡快地在水中遊弋。一起來,聽這條魚訴說它們的故事。

  我是一條魚,生長在江蘇金壇長蕩湖。這裏號稱“日出鬥金,夜出鬥銀”,是江蘇十大淡水湖之一,也是地理學家酈道元筆下的“五古湖”之一。長輩們說,千百年來,長蕩湖歲月靜好,編織了人、魚、水和諧共處的家園夢。

  曾經,這裏,一竿風月,一蓑煙雨,漁翁不為魚,獨與天地相往來。

  曾經,這裏,乾隆禦駕下江南,為見神人到金壇。長蕩湖里煙波動,此“八鮮”非彼“八仙”。

  這裏有悠然恬靜的環境,這裏是我們生生不息的家園。

  然而“魚生無常”,長蕩湖富饒的水產,吸引了眾多人來此謀生。縣誌記載,20世紀80年代,金壇有漁民4000餘人。湖泊沼澤化嚴重,水草瘋長,當地漁業部門引進網圍養殖技術,設置了全國第一塊網圍。沿岸漁民的“黃金夢”泡沫泛起,人、魚、水和諧共處的“家園夢”受到威脅。

  網圍向湖心延伸,一半以上水域被密密麻麻地覆蓋。自由天地逐漸窘迫,好多小夥伴沉悶、抑鬱,了無生機。

  人們向水裡投放飼料,隨意傾倒垃圾,廢水偷排入湖,湖上餐船遍佈。母親長蕩湖不堪重負,清秀的湖水,變得濁汙。

  子非魚,安知魚之痛?我常常渾身難受、上吐下瀉,不少夥伴翻了白肚離我而去。魚艙載滿屍體,生命如此脆弱!我和夥伴們嘴對著嘴,互相用唾液濕潤對方,勉強支撐,期待轉機……

  從首創全國網圍養殖到太湖藍藻暴發,從大閘蟹全國首批對港出口到守著湖泊域外借水,長蕩湖生態難以為繼。人們意識到,靠水吃水、竭澤而漁絕非長久之計。整治行動開始,夥伴們迎來生存轉機……

  曆時十年,7萬畝網圍消失不見,濫捕亂圍劣跡難尋,長蕩湖迎來禁漁期!

  漁民住上了安置房,餐船接上了排汙管,合理補償。漁民有了新生活,我們有了新生命!

  治水淨水、生態漁業、漁旅結合,長蕩湖走上生態發展的綠色坦途,再現碧波蕩漾、漁舟唱晚景象。

  自然養殖、以魚淨水、興建國家濕地公園,長蕩湖成為湖區綠色發展的生態屏障。

  葦葉蕭蕭,芳草萋萋。白鷺掠過,體態翩躚。蘆葦深處,野鴨對唱。陽光底下,片片漁帆。

  如今,我和夥伴們遨遊在天地之間,嬉戲於碧波家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