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讀書 | 他奮起反抗希特勒 卻成為“曆史的棋子”
2019年01月31日00:48

原標題:參考讀書 | 他奮起反抗希特勒 卻成為“曆史的棋子”

參考消息網1月31日報導 英國《每日郵報》網站1月24日刊登《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與大屠殺》一書書評,作者為斯蒂芬·科赫,文章摘編如下:

(編者按:斯蒂芬·科赫的新書《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與大屠殺》披露:1938年11月7日,17歲的波蘭猶太人赫舍爾·格蘭斯龐刺殺德國駐法國使館官員,打響了反抗納粹政權的第一槍。納粹利用恩斯特·馮·拉特遇刺事件變本加厲地迫害猶太人;許多人認為,該事件是大屠殺的導火索;赫舍爾的最終歸宿依然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在二戰結束前去世的。)

少年刺客的一次“心酸的”刺殺

1938年11月7日清晨,一個神色憂鬱的少年走進納粹黨旗驕傲飄揚的德國駐巴黎大使館。男孩的口袋里裝著一把他提早買好的小手槍。

他要求面見一位官員,然後他被安排與一位名叫恩斯特·馮·拉特的年輕律師交談。馮·拉特坐在辦公桌後面,禮貌地跟這個男孩打招呼。男孩侷促不安地坐下,然後高喊著自己代表受迫害的猶太人,並且拔出手槍扣下扳機。

他的瞄準實在“不怎麼樣”——射出的五顆子彈有三顆完全沒射到馮·拉特,一顆子彈與他擦身而過沒有造成傷害,但是,有一顆子彈卻重創他的脾臟、胰腺和胃。馮·拉特命中註定難逃劫數:兩天后,他因為這些嚴重的創傷死亡。

斯蒂芬·科赫的這部扣人心弦的作品講述了17歲少年赫舍爾·格蘭斯龐的故事,他作為第一個拿起武器反抗納粹政權的猶太人而創造了曆史。

《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與大屠殺》一書封面

然而,這次暗殺及其悲劇性後果充滿了辛酸的諷刺意味。首先,可憐的恩斯特·馮·拉特事實上並不是納粹,而是他所效力政府的一位激烈的批評人士:格蘭斯龐“可能槍殺了使館中唯一一個秘密讚同他的人”。

人們很願意想像赫舍爾·格蘭斯龐的行為代表著他的人民的至高反抗——一個反對法西斯主義的英勇少年,猶豫不決的政治家們與此同時卻在卑躬屈膝,姑息讓步,“不惜一切代價”地實現和平。

但是,這次槍擊事件的直接和毀滅性後果是對猶太人更可怕的迫害。納粹利用這件事為藉口發動了“水晶之夜”事件——1938年11月9日至10日淩晨,希特勒青年團、蓋世太保和黨衛軍襲擊德國和奧地利的猶太人。“水晶之夜”事件標誌著納粹對猶太人有組織的屠殺的開始。

約3萬名猶太人被捕

在馮·拉特死亡的消息宣佈數小時後,德國各地的猶太教會堂被燒為平地,猶太商店和企業被洗劫一空,約3萬名猶太人被捕,他們的財產遭到剝奪,他們被送往達豪、布痕瓦爾德和薩克森豪森等地的納粹勞改營,當時還不是死亡集中營。

那個可怕的夜晚,在其他地方還有100多名猶太人被捅死、燒死或殘酷毆打致死。

在法國監獄里踱步的赫舍爾·格蘭斯龐聽到這個消息時萬分痛苦。他給一個朋友寫信說:“晚上,我總是夢到猶太人區,夢見猶太婦女和兒童在逃跑……天啊,老天!我原本不想這樣的。”

馮·拉特的葬禮是一場荒謬的盛大活動,在杜塞爾多夫一個巨大的大廳里舉行。死者被稱為“為第三帝國獻身的第一位烈士”。

納粹的“宣傳鬼才”約瑟夫·戈培爾發佈了納粹對這次暗殺事件的官方解釋:“猶太人格蘭斯龐代表全世界猶太人。巴黎的槍殺事件是猶太世界槍殺德國人民的嚐試。”因此,任何報復都是正當的。

的確如此,在納粹的世界觀中,猶太人和布爾什維克黨——在他們看來差不多是一樣的——都致力於對雅利安人/日耳曼人發動一場種族滅絕戰爭,因此他們必須打一場偉大的、具有末日啟示意味的自衛戰來自我拯救。

導致馮·拉特遇害的最後一根稻草

赫舍爾·格蘭斯龐,攝於1938年11月7日(視覺中國)

波蘭裔猶太人赫舍爾生長於漢諾威。他是個聰明、有點多病的男孩,身高勉強到5英呎(約合1.52米——本網注),眼睛漆黑,常常默不作聲地陷入沉思。

15歲時,他被送到巴黎與姑姑和叔叔一起生活,他的家人仍然留在德國。儘管遭受的迫害日益嚴重,他們相信“德國仍然是一個法治國家”。

1938年10月27日,格蘭斯龐家的房門被敲開,他們被要求去警察局報告,“只是走過場”。他們照辦了,隨身只拿著大衣和護照。

此去一別,就是20多年。

他們全家和來自德國各地的約1.8萬名波蘭裔猶太人被逼迫去往火車站。一上車,蓋世太保就在擁擠的車廂中從無助的乘客手中沒收了一切值錢的東西。

在距離波蘭邊境不足兩公里的地方,他們被趕下火車,在雨中行進。

無力行走的病人和老人遭到血腥毆打。赫舍爾的父親森德爾後來回憶說,“他們高喊著,‘快跑!快跑!’”。

最後,他們被逐出邊境,並被遺棄在那裡,沒有錢、食物、衣服和住處。

11月3日,赫舍爾在巴黎收到了姐姐貝爾塔寄來的一張令他苦惱不堪的明信片,這是導致恩斯特·馮·拉特遇害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這張明信片上,貝爾塔描述了他們遭遇的“巨大不幸”,說全家人身無分文。她懇求他寄些錢來。但是,她的弟弟也沒有錢。

後來,儘管我們不知道細節,貝爾塔成為又一個在猶太大屠殺中消失的受害者。奇蹟般地,赫舍爾的其他家人都活了下來,並在戰爭結束後最終來到以色列。

1940年6月法國淪陷,此時距離馮·拉特被害已經過去了約19個月,年輕的赫舍爾被法國當局移交給蓋世太保,後者計劃利用他舉行一場審判,以證明“一切都是猶太人挑起的”。但是,審判從未發生。

這是一個謊言,但卻是一個機智的謊言,這令納粹難堪,並使他們無法利用此案作為一個廣為流傳的猶太人陰謀的證據。

赫舍爾高貴的話語也被記錄下來:“畢竟,身為猶太人並非原罪……我的人民有權生存在這個世界上。”

他的最終命運,和這場最可怕戰爭中的許多人的命運一樣,不為人知,但是他無疑在這場戰爭結束前就死去了。儘管存在不確定性,作者科赫還是賦予了他最慷慨的墓誌銘:“他是曆史的一枚棋子,一個勇敢的傻男孩。他為他的人民而死,最終孤獨地被遺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