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老闆各有各的freestyle 許家印比王健林強在哪
2019年01月30日14:34

  來源微信公眾號:8090創業學堂

  中國的房地產老闆,各有各的freestyle。

  王健林首富當久了有點飄,敢和爸爸叫板搶項目;王石的布爾喬亞式精緻,老來抵不過一個“色”,泡上了田小姐,天天上娛樂版;任誌強最愛四處開炮鬼扯,這幾年倒是消停了不少。

  唯有許家印,除了當年那件事兒,低調地像個老幹部。

  2012年,許老闆參加兩會,在人民大會堂外一溜小跑,宛如一個少女開心得花枝亂顫,手中1.5萬元的三星手機只是配角,腰間金光閃閃的愛馬仕皮帶倒是引來記者一通亂拍,本是正襟危坐的民族企業家,萬萬沒想到,得了“許皮帶”這麼一個稱號。

許家印兩會一路小跑
許家印兩會一路小跑

  許老闆覺得這樣不好不好,到了2013年兩會,默不作聲把皮帶換成了七匹狼的,據說也就百十來塊錢。

  模範企業家許家印把愛馬仕皮帶換成了七匹狼,從此就當上了新首富。

  當然,還有他和范冰冰的故事,我們容後再說。

  窮得底掉

  許老闆的童年,像草根皇帝朱元璋一樣慘。

  1958年,正是三年自然災害全國都吃不飽的時候,許家印出生在河南最窮的太康縣。該地所處的豫東及周邊蘇北、皖北地區是有名的黃泛區,GDP多年倒數第一,窮到被稱為“乞丐縣”。

  太康縣至今仍在和貧困作鬥爭

  但曆史上,這是塊風水福地,出過不少名人,吳廣、謝安、謝靈運……窮地叮噹亂響的太康縣台崗村老許家想都不敢想,若干年後自己家也能出個這樣的名人,非但不是乞丐,還能戴愛馬仕。

  許家印不到1歲,母親得了敗血病,無錢醫治,也無處醫治,熬了幾個月,撒手黃泉。

  “1歲零3個月,我就成了半個孤兒。”

  如果說性格決定命運,從來沒有感受過母愛的許家印,早就把克製、鐵血刻進了骨子裡。

  據說有位算命先生給小時候的許家印看相,驚為天人:

  “孩子,你將來是要端金碗的啊!”

  但從當時看,天時地利人和,全與這位日後的中國首富無緣,他的人生一開始便選擇了困難模式。

  不知是幾代單傳的許家印,靠著奶奶賣醋養大,日子過得緊巴巴。平日裡穿得是打了好幾層補丁的衣服,饑一餐餓一頓,小身板還沒開始發育,就要下地幹活。

  但與村里其他孩子不同,他沒有輟學務農,而是堅持讀書。

  “我的小學在沒有窗的茅草房中讀完,六年里,我都是蹲在一個泥檯子上聽課並完成作業。”

  初二那年,學校組織學生們步行去縣城參觀,來回走了兩天,因為窮,晚上就集體睡馬路牙子上。那是許家印第一次去縣城,雖然是“乞丐縣”,但與農村的巨大差距還是讓其震撼。

許家印出席活動
許家印出席活動

  這是中學生小許人生中的重要一刻,他心中第一次燃起了要走出農村,改變命運的小火苗。

  高中畢業後,小許幾乎做遍了所有的農村工種,下地鋤田,開拖拉機,在生產隊里掏大糞......但那團小火苗從未熄滅。

  終於,機會來了。

  1977年恢復高考,因為時間倉促,小許同學名落孫山。第二年,他回到學校準備二戰,住在破房子裡,每週背一筐窩頭,窩頭過了3天就長黴了,捨不得扔,洗掉黴點繼續吃。

  1978年,許家印終於如願考入武漢鋼鐵學院(現武漢科技大學),讀了“金屬材料及熱處理”專業。

  他盤算著,怎麼著以後都能進城當個煉鋼工人,再也不用回農村了。

  別拿衛生幹部不當幹部

  大學四年,許家印堅持最久的事兒,就是為班里搞衛生。

  雖然窮得連飯也吃不上,他貢獻出整個學生生涯三分之二的時間,用在班級活動及其他“準社會活動”上。

  別人都埋頭傻讀書的時候,他“為官”盡職盡責。穿著衣櫃里唯一一件能見人的黃軍裝,到處奔波“求人”。

  可以想像這樣一個畫面,到了大掃除的時候,許家印扛著個大掃帚,朝著男女宿舍樓大喊:“打掃衛生啦!都快下來啦!”有時候男生下來,女生不太願意下來,許家印就一個宿舍一個宿捨去找。

  宛如《芳華》里的活雷鋒劉峰。

  許家印的世事洞明和人情練達,在當衛生幹部的四年里得到了充分練就。

  而一個人世界觀逐漸定型的時候,這些看似瑣碎簡單的經驗,都有深遠的味道在裡頭。

  學習四年鋼鐵專業後,許家印被分配到河南省舞陽鋼鐵公司,不幸還是回到了農村。縱然心裡不願意,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後排右二為年輕時的許家印
後排右二為年輕時的許家印

  俗話說,同學間的差距在上學時是看不出來的,畢業後幾年,卻會呈現的愈發明顯。

  許家印當衛生幹部時積累的本事,在走上社會後顯現出來。一到鋼鐵廠,他就主動申請到了第一線熱處理車間,當時學鋼鐵的大學生比較少,因此很受重視,一年後就被提拔為車間副主任,再後來做了車間主任。

  關於在鋼鐵廠這段經曆,最廣為流傳的部分,是許家印主持製定的“生產管理300條”。其中有一條“150度考核法”:

  當值夜班人員身體打開的幅度超過150度,就定性為上班睡覺,要接受罰款。

  許家印(右一)在舞陽鋼鐵廠的工作照

  在這個300多人大車間里,許家印樹立了絕對的權威,還獲得了一個外號——“小皇帝”。

  但許家印當了7年的車間主任,卻一直沒有再被提拔,他感到並不滿足。

  1992年年初,從不休假的許家印破例了,他南下找工作去了。

  這一年,他34歲。

  一齣好戲才剛剛拉開帷幕。

  風從南邊來

  1994年的國慶節,許家印帶上一部標緻車,跟司機、出納、業務人員等4個人,躊躇滿誌地來到了廣州,成立了一家名為鵬達的房地產公司,為當時的老闆中達開闢廣州的房地產市場。

  鵬達在廣州搞的第一個房地產項目,名叫“珠島花園”。在當時以大戶型為主流的廣州樓市,這個主打“小面積、低價格”策略的項目迅速成為一匹黑馬,還未發售就轟動市場,首期項目很快脫銷。

珠島效應
珠島效應

  儘管還是職業經理人,這個項目的運作過程,已經開始打上許家印的烙印。

  快點,快點,再快點——珠島花園項目需要的108個要蓋的公章,當年全部搞定。

  而“當年開工,當年銷售,當年售罄……”等“八個當年”令快速有效的執行力在珠島花園項目中被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珠島項目之前,許家印並沒有接觸過房地產。

  “連什麼是容積率我都不懂,就這麼邊學邊幹起來了。”

  這是他為老闆操盤的第一個項目,卻讓老闆狂賺上億。

許家印
許家印

  1997年5月1日,許家印與中達老闆做了一次改變自己命運的深談。他感激老闆的知遇之恩,話也說得極為坦誠:

  “人是有價值的,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水平、什麼樣的貢獻,就一定要有什麼樣的待遇。不然,從管理上來說,是留不住人的。”

  當時許家印的工資一個月才3000多元,但老闆死活不給加薪。

  他後來回憶說,假如有10萬一年管溫飽,自己就不會去想創業了。

  小許同誌決意不再屈居人下,自己單干做老闆。

  之後,中國的恒大風雲開始上演。

  草創恒大

  1997年年初,許家印註冊成立恒大地產,開始自己創業。

恒大地產
恒大地產

  一台車、七八人,一窮二白,萬丈雄心。

  真正的白手起家,赤手空拳打天下。

  恒大伊始,為了找到合適的房地產開發項目,許家印幾乎踏遍了廣州的每一寸土地。

  “許家印身上有河南人的狠勁。你看鄧亞萍打球的表情,就能瞭解許家印的精神狀態。”一位河南的地產人士說。

  在創業之初,恒大的高管團隊經常早上6點下班,9點又接著上班。許家印本人也是工作狂,至今仍保持著每天工作到淩晨兩三點的習慣,幾乎沒有休過假。

  他最看不起畏手畏腳的人,將“一身都是膽”發揮到了極致。

恒大海花島項目
恒大海花島項目

  2008年國慶節期間,恒大實施紅海戰略,在全國13個城市的近20個樓盤同時開盤,並全線以7.5折的“成本價”銷售。

  許老闆親自上陣抓營銷,請來了一大波符合三線城市市民口味的娛樂圈明星,其中就包括范冰冰。范冰冰沒少給恒大站台,打得火熱的時候,江湖傳言兩人有一腿,雖然真假未知,但的確被王思聰親自下場撕過。

范冰冰為恒大站台
范冰冰為恒大站台

  如今看來,兩人的確有些共同點:膽大,夠狠,路子野。

  一通操作猛如虎,又加上緋聞炒作。2008年,恒大以112億元的銷售額,硬生生擠進了房地產百億元俱樂部。

  但恒大曆史上也不是沒有至暗時刻。

  2008年3月,恒大在香港IPO失敗,外界一片唱衰,對手冷眼看笑話。

  但所有人都低估了許家印的狠勁兒。

  IPO失敗後,他奔波在香港。

  在港三個月,許家印每個星期都要和香港巨富鄭裕彤吃一兩次飯。不管多忙,每個星期他還要到鄭家打牌,和鄭裕彤鋤大地,和鄭家純鬥地主,牌桌一支常常是一個通宵。

  “恒大暫停IPO後的三個月,我主要的精力都在香港,差不多可以說在那裡上班了,瘦了四五斤。”

  當時的許家印沒有心情拿打牌作消遣,他手中正握著“痛苦之牌”。

  但牌桌上的事,怎麼好說呢?常常牌運一變,牌局就變了。

  不久,苦苦支撐的許家印終於等來了翻盤的機會。

  通過牌局,許家印加入了香港頂級富豪的小圈子——大D會。大D會被傳是中國資本市場上最神秘的組織。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中渝置地老闆張鬆橋、華人置業董事長劉鑾雄等都是其會員。他們常常小聚,除了打牌,還一起做生意。

許家印與鄭裕彤、楊受成等人
許家印與鄭裕彤、楊受成等人

  許家印拿出全部身家,讓出部分優質項目股權與富豪簽下對賭協議,恒大轉危為安。

  2009年11月5日,恒大二度衝刺港股,一雪前恥。當晚許家印在香港灣仔香格里拉酒店席開了50桌晚宴,慶祝成功上市。晚宴上冠蓋雲集,香港富豪鄭裕彤、劉鑾雄等,還有時任恒大女排總教練郎平的身影。

  從晚上七點開始,許被一撥一撥的敬酒者簇擁著,路易十三被他當做啤酒一杯杯下肚。

恒大香港上市
恒大香港上市

  許家印早些年在珠海打工時,有個哥們兒叫鄧凡。鄧凡來廣州出差,許家印會十分熱情地招待:“我再忙,哪怕跟再大的領導吃飯,也會在旁邊安排個房間,跟你喝個酒!”

  他說到做到,許家印拉著鄧凡喝酒,跟桌上的朋友介紹:“這是鄧凡,我最好的哥們,你們每個人都敬酒啊!”

許家印喝酒
許家印喝酒

  “那架勢要把我灌醉嘛!他嚇唬說,你如果不喝呢,這酒就從你頭上倒下去。”鄧凡說。

  天威難測

  有人說,恒大的成敗,繫於許家印一身。

  這話不假。

  到現在,恒大實行的還是“緊密型集團化管理模式”,即公司運營中的重大事項都由集團進行統一管理,保證了“精品模式”能快速複製到全國。

恒大掌門人許家印
恒大掌門人許家印

  精細到什麼程度呢?舉個例子,昆明和瀋陽同一類型項目,路燈的型號、大門、門把手都是一模一樣的。

  為了保證全國化擴張中不走彎路、節省成本和標準化運營,也為了保證自己的絕對權威,許家印製定出了高達6000多條的規章製度。甚至員工的夥食、接送、住宿等,恒大也會規定死死的。

  規矩嚴了,在坊間被演繹出各種鐵血又狗血的版本。

  江湖傳言是,許家印的電話響了三聲沒人接,就要扣罰。一位恒大副總晚上洗澡的時候只好讓夫人站旁邊舉著電話,以便隨時待命。

  2007年,空降恒大董事局副主席、常務副總裁夏海鈞第一天上班,被許家印約著吃飯:“夏總,我們六點吃個飯。”飯點果然很準時,夏海鈞估摸著,這頓飯吃半個小時就差不多了吧,結果,兩人聊到了夜裡11點半。

許家印和夏海鈞
許家印和夏海鈞

  第二天起床,夏海鈞想著,昨兒個一定是因為自己剛上任,許總才有很多話要說,是個意外,以後肯定能準點下班。果然,這的確是個意外,以後每次開會,開到淩晨兩三點都是常事。

  夏海鈞的夫人遠在加拿大,打電話回來查崗,發現丈夫每次都說在開會。眼看著一場“捉小三”的家庭內戰即將爆發。忍無可忍的夏夫人怒氣衝衝地回國,想要質問丈夫,發現還真的是開會。又心疼又好笑。

  除了時間問題,恒大還擁有極其嚴厲的獎懲製度。

  據說,曾有五六十歲的副總裁犯錯,當著集團幾千人痛哭流涕地作檢討。

  恒大的員工宿舍男員工和女員工是分開樓層的,有一個男職工坐電梯下錯了樓層,被連扣了幾次工資。

  午餐時間,一位年紀尚輕的員工在電梯里吃蘋果,碰上了許家印。隨後舉行的運動中,他被列為“作風散漫”的典型而遭開除。

  經常是一些看上去很可笑的理由,弄出些天威難測的意思。

  不懂政治的土豪不是好商人

  隔壁一起搗鼓房地產的老王王石,認為“企業家要遠離政治”,另一位老王王健林則覺得“自己賺的錢,愛往哪兒投就往哪投”。

王健林和許家印
王健林和許家印

  而衛生幹部許家印是這麼表態的:

  “恒大的一切都是黨和國家以及社會給的,理當先富幫後富。”

  在2010年全國兩會上,這位地產界大佬對房價一字未提,而是大力呼籲改善慈善環境,建立“慈善事業法”。從2007年起,許家印連續數年榮獲中國慈善領域最高政府獎項――“中華慈善獎”。

恒大對接畢節扶貧
恒大對接畢節扶貧

  2013年3月,通過極嚴格的政治審查與篩選,許家印作為中共黨員民營企業家,當選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成為經濟界唯一一人。

  由是觀之,兩位同樣搞地產的王老闆和許老闆比起來,還是差了點段位和覺悟,他們不明白一個道理:

“堅定四個意識的商人,運氣不會太差。”

  許家印這幾年可謂每一步都緊跟中央。

  在中國足球市場最低迷的時候花巨資進入炒熱了中國球市,捧出廣州恒大,單一場中超開幕式就耗資5000萬;為中國女排的成績,主動讓出恒大女排的主教練郎平;為中國男足請到里皮,併負擔其工資;在貴州畢節市投入精準扶貧,累計捐資超過40億。

恒大足球登頂亞冠
恒大足球登頂亞冠

  2008年3月份,恒大上市擱淺,恒大資金缺口高達百億,危在旦夕。

  巨大的輿論壓力令許家印心力交瘁,但5.12大地震之後,資金鏈岌岌可危的恒大率先捐出1000萬元。

  “我們幾位高管都勸過許總,說萬科也就捐了200萬,我們也捐200萬算了。勸了幾次,發現這事許總已經定了,就沒有人再勸。”恒大內部人士說。

  後來,萬科王石因為只捐了200萬被公眾罵的狗血淋頭。

  “有人說我們是亂花錢,我不同意。該花的錢一定要大膽花、勇敢花,不該花的一分也不要浪費。”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看著許家印同誌的優秀表現,組織決定了,就由他來當首富。

  王健林折戟後,中國首富的位置,許家印、馬雲、馬化騰三人輪流坐莊。

  自此,許家印算是真正坐穩了交椅。

中國富豪榜
中國富豪榜

  他在酒酣胸膽時,曾向下屬問:

  “我能流芳百世嗎?”

  但出口再狂,許家印也從來不敢飄。他心裡很清楚,自己本質上不過是像《紅與黑》中於連在接受審判時說的那樣:

  “我只是一個反抗自己卑賤命運的農民罷了。”

  來源:國王與王后(kingandqueen2018),深度的八卦,有料的故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