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應如一頭低頭拉車的牛”
2019年01月30日04:09

原標題:“藝術家應如一頭低頭拉車的牛”

掃碼關注“廣州日報人物在線”,瞭解更多人物故事。
韓美林在畫室里接受本報採訪。
“韓美林生肖藝術大展”上陳列的豬年雕塑作品。   名家

  都說“字如其人、畫如其人”,但這個道理卻不完全適用於藝術家韓美林。不僅因為他“花樣”多,從繪畫、書法、設計到雕塑、陶瓷、寫作幾乎都有涉獵,而且在每一個藝術領域,韓美林都有著獨樹一幟的個人風格。

  僅從繪畫方面來說,他既擅長畫遠古的岩畫,也能遊刃有餘地將民族特色融入水墨畫;對於現代抽像的標識設計,他同樣能信手拈來。從北京奧運會吉祥物到國航徽標、從猴年的“猴賽雷”郵票到今年熱門的豬年郵票,韓美林用創作一次次跳出大眾對他的認知框架。近期他還研究起了油畫,稱要將中國的民族元素融入西方的油畫技法之中,為此他“準備了一輩子”。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楊逸男

  韓美林的創作不循章法,既“上得去”,也“下得來”。若要用一個詞形容韓美林和他的藝術,或“不拘一格”最為得當。

  眼前的韓美林,穿著色彩明亮的拚色襯衣,領口是活潑的鵝黃色,外搭一件絨衫。儘管如今他已年屆83歲,但一頭花髮依然濃密有致。

  在接受採訪之前,韓美林已用6個小時的時間繪就了兩幅畫。他說自己是一枚標準的“宅男”,每日淩晨一兩點才睡覺,早上六點就起床開始創作,這樣的作息已持續了好多年。

  但在之後持續一小時的採訪時間里,韓美林也絲毫未顯現出疲態,他的眼神始終明亮有神,充滿著孩童般的好奇,說到興起之處,還會手舞足蹈,甚至小跑著去角落里拿起一些小熊、老鼠、蛤蟆的雕塑把玩一陣,一邊摩挲一邊笑:“你看,這些小動物多可愛!”

  正是出於這種對生活源源不斷的熱愛與好奇,韓美林筆下的萬物百態才會包含著真、善、美的人間情味。

  談創作:

  “積累得多,雨點就大”

  韓美林的畫室里擺著不少書,書的類目繁多,除了一些關於古文字和藝術方面的專業書籍,還包括有《大數據時代》《猶太哲學史》等社科類的書。韓美林不僅愛閱讀還愛聽音樂,尤其是肖邦、莫紮特的古典音樂。韓美林說,作為藝術家,知識一定要豐富,才能做到靈感源源不斷。

  廣州日報:你是怎麼做到靈感源源不斷的?

  韓美林:人家以前說韓美林是“天才下蛋”。但是現在不是“下蛋”,是“甩籽”啦!像魚的肚子,碰它一下我可以甩好多字,一不高興我可以畫一堆,一高興又可以畫一堆。

  教育也是主要原因,設計者要知識豐富,你看我的這些書,我還研究猶太哲學、大數據史、人類智能開發時代、新能源時代、比特時代……我們必須跟上時代步伐。搞藝術就得什麼都讀一讀、看一看,尤其是現代藝術,不能像從前一樣躲進小樓層里,光畫梅花、光畫牡丹是不行的。

  廣州日報:你現在也在擔任清華美院的教授,聽說帶了10個博士生,對他們也會有同樣的要求嗎?

  韓美林:這個是肯定的,教育是解決基礎問題的。我在清華大學招博士生,不會要求學生考英語,等進校之後再考都行。好多天才的科學家、藝術家,對數學英語都不怎麼感興趣,一刀切的話容易把這些孩子擋在外面。但是美術這一專業必須得學好。

  我們以前的小學是平民小學,但是小學老師就有三個教美術的、三個教音樂的,一開始就帶我們聽音樂會,那個時候我們就知道了貝多芬、莫紮特,我小學四年級還演話劇呢,所以我的愛好全面跟這個也有關係。

  廣州日報:你在藝術上的成就,跟你的“工作狂”風格也有很大關係吧?

  韓美林:這次故宮郵票展我只準備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還剩二十來天時,我們已經做了200件展品,但還不夠擺滿展廳,故宮方面就讓我再繼續創作。最後一共展出了400張畫。你可能不相信吧,20天時間我畫了400張,還不重樣。

  廣州日報:聽聞你給夫人周建萍的定情信物,就是你一晚上畫出來的179個小動物?

  韓美林:那是我們在河南做陶瓷的時候。當時我渾身都是泥巴,我太太來電話說要過來,我放下電話就開始畫,一直到見著她,總共畫了179張。搞藝術的都是這樣,積累得多,雨點就下得大;再多點兒就是傾盆大雨、打雷閃電,這是源自對藝術的激情。

  廣州日報:你是怎麼做到在不同領域觸類旁通的?

  韓美林:這個還是基礎問題,先解決“造型”。今年我和學校的院長商量好了,專門在院里講一堂造型課。造型是一切的根本:先抓住形象,有把握形象的能力;造型解決之後,不管碰到陶瓷的、木的、石頭的材料,都能解決,創作不是問題。所以我很感謝我小學時代的老師。

  談規劃:

  “還有兩個夙願沒達成”

  2019年,韓美林的“藝術大篷車”將進入四十週年,他的行程被安排得滿滿噹噹。先是新年伊始為期一個半月的故宮“韓美林生肖藝術大展”,緊接著,韓美林的“藝術大篷車”將繼續駛往中國的眾多文化角落甚至世界各地,以一種中國獨有的文化現象和精神情懷助力文化傳承。

  韓美林說,對於藝術家而言,最好的實踐就是“下去”。“‘下去’才有創作,‘下去’才能看見世界,‘下去’才能走向世界”。

  廣州日報:今年你有沒有規劃工作重點?

  韓美林:藝術家不是這麼有規律的,想到什麼就畫什麼,反正是“創作”兩個字吧。要說真的有規劃,那就是“一輩子搞創作”。

  廣州日報:你算不算一個有規劃的人?

  韓美林:沒什麼規劃,但也不是由著性子自己走。我這一生還有兩個夙願沒有達到,正在努力。一是準備《中國古文字藝術大典》。我們已經出了《天書》了,這是前奏,在研究古文字中碰到了像《天書》這樣大家不認識、不瞭解、古文字學家不感興趣的古文字,我想撿起來。藝術不忌諱這些東西,因為看形象就行了。目前我已經蒐集了好幾萬字,還在繼續收集。這對社會、古文字研究和中國傳統文化都是有貢獻的。

  二是畫油畫。這個我準備了一輩子,決定放在最後一步。因為油畫是外國的一種藝術形式,我得先把中國的藝術熟透了,才能融進去中國的元素。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藝術就得強調個性、民族性,假如沒有民族性,這個世界就沒趣了。像我們的醫學可以實現國際化、全球化,但藝術不行。

  廣州日報:那你認為你的個性是什麼?

  韓美林:我個人的話,當然首先是民族性。個人有個人的切入口,我的切入口是古文字和古岩畫,這是我的藝術起點。只是沒想到這個“口”一下子劃開了止不住,於是就走向了世界。其實這就是古老文化的一種發展,你要先走下去,有親切感,老百姓才容易接受。

  談生活:

  “把美還給大家”

  在十二生肖之中,韓美林屬跑得“最快、最為靈巧”的鼠,但他最愛的動物卻是“低頭拉車”的牛。韓美林說,藝術家應當如牛一般,好好做貢獻,把生活歸成美,再還給大家。

  對藝術充滿使命感的韓美林,也將這種熱愛投射在了萬事萬物之中。

  儘管他經曆過不少磨難,但卻自有“活法”。作為國內最有價值的現代藝術家之一,韓美林為人熱情、待人慷慨,每每與人聊到興起,就會送上一兩幅畫;他還將自己的大部分作品都捐獻給了國家,只為讓人民瞭解到更多藝術之美。

  廣州日報:你在意自己畫作的價值嗎?

  韓美林:我畫畫根本不問錢,不問商,就顧低頭拉車。之前我的一把茶壺在香港賣了天價也都是外面在炒作,我平常並不賣畫。

  作為藝術家來說,就是一頭牛,好好做貢獻吧,把繁雜的生活、酸甜苦辣的生活、喜怒哀樂的生活歸成美,再還給大家。大家活得都不容易,給大家一點美,我認為這是藝術家的天職,藝術家沒什麼特殊的。

  人要是不在了,就什麼都不值錢了。我把我的作品都送給國家啦,目前已經捐了有三個館的東西了,今年還會有個宜興紫砂藝術館。我這樣過得挺愉快的。

  廣州日報:經曆過很多苦難,你是怎樣保持積極的心態的?

  韓美林:藝術家不要皺著眉頭,也不要故意擺樣子。藝術家就是個普通勞動者,甚至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你要拿出善來去看待這個地球,包括看待空氣、陽光、水、動植物,這些事物在地球上存在都不容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