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專訪微軟CTO:量子計算、混合現實將成重要平台
2019年01月29日16:57

  導語:作為微軟的首席技術官,凱文·斯科特(Kevin Scott)身上的擔子可不輕。他需要保證微軟時刻緊跟所有科技潮流。兩年前,斯科特擔任微軟首席技術官。而在此之前,他一直擔任LinkedIn的軟件工程負責人,之後微軟在2016年以260億美元收購了LinkedIn。日前,他接受了《財富》雜誌的專訪。

  以下為採訪全文:

  凱文·斯科特在微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確認公司業務部門使用的所有技術——以衡量其實用性——之後確保每一個部門都能獲取到這些主流技術。

  斯科特表示,這一舉措也反映出了微軟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的做事理念。納德拉不但會花很多時間去思考要做什麼,還會去反思“什麼事情是我們現在不做但將來會為之後悔的”。

  微軟錯失了幾次科技變革良機,尤其是智能手機的興起。而其競爭對手Apple與Google最終都從該市場上受益頗多。納德拉希望斯科特保證此類事情不會再發生。

  《財富》:你是如何讓微軟的人工智能技術從眾多公司之中脫穎而出的呢?

  凱文·斯科特:從本質上來說,我們是一個平台公司。如果你聽過比爾·蓋茨(Bill Gates)是如何定義平台公司的話,那你應該知道平台公司就是要開發能創造機遇的技術,而在這種機遇下,你不會將所有的經濟價值都集中在一家公司。我們正在逐漸增加市場份額。比如說,個人電腦就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機遇,我們認為人工智能在本質上也是如此。

  《財富》:當我想到平台時,躍入腦海的是像Windows這樣的東西,也就是其他公司可以在此基礎上開發應用程式。你是這樣看待人工智能的嗎?

  斯科特:我們正在努力推進人工智能,這是因為很多人現在已然無法跟上人工智能發展的速度。也許有數以萬計的開發人員都是機器學習/數據科學的骨幹力量。但與我們交流過的每一位客戶都在考慮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幫助其更好地運營業務。你不可能指望他們每一個人都去聘請大量博士或是機器學習領域的工程師。按照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人才缺口很大。

  我們面臨的其中一個挑戰就是要去開發低門檻的技術,以便更多的開發人員可以在其產品或服務中使用機器學習。微軟本身就是這種情況的縮影,公司內大約有5.5萬名開發人員,但並非所有人都是機器學習/數據科學方面的專家。

  《財富》:我想對於探索深度學習人工智能技術的企業來說,要去習慣大多數實驗都會以失敗告終的認知確實並非易事。

  斯科特:作為平台供應商,我們有責任為人們提供更好的工具——以更好的方式指引大家走向成功。

  我想,預見失敗是必須要有的能力。你需要帶著這種試驗性的心態繼續向前。這和你證明一個定理不同。證明定理的話,你需要去進行每一步演算,然後就結束了。這是可以預測的。而實際上,人工智能的研發更像是實驗科學。

  精通技術的公司都已經習慣了這種反複試驗的過程。我們內心明確一點,也許第一次我們的努力行不通,但我們還要不斷繼續嚐試。當你取得勝利的時候,這實際上已經彌補了試驗所耗費的所有成本。

  《財富》:你在人工智能技術方面有過什麼經驗?

  斯科特:我現在正在寫一本關於人工智能技術的書。它講述了我們為何要對人工智能存在的未來持樂觀態度。或許和大多數人的看法不同,在我看來,即便是對於鄉村地區的人,人工智能的存在最終也是有益的。

  我自己是在維珍尼亞州中部坎貝爾縣一個叫格拉迪斯的小鎮長大的,家裡經濟條件並不富裕。為了寫這本書,一年前我還曾回到舊地。數年前,當地所有的產業都蒸發了。菸草、紡織品、傢俱製造都沒了。但是有趣的是,那裡萌生了一些新的產業,其中一些就是由人工智能以及先進自動化技術所推動的。

  《財富》:你在格拉迪斯碰到了什麼事情?

  斯科特:我曾和那些祖上五代都是種植菸草的人一起上學。當菸草市場崩塌的時候,他們的生意基本上都出了意外。他們不得不另謀生路。其實,他們還是比較具有創業精神的,他們知道科技將會在其從事的行業中扮演重要角色。

  過去他們用於種植菸草的土地現在都是草皮,而單位經濟效益和種植菸草那會一樣好。部分原因在於,他們採用了一些先進的自動化機器——拖拉機以及一些比較高級的技術,幫助其在大片土地上種植草皮。和過去種植菸草相比,現在所需的勞動力要更密集,但是由於有了科技,在沒有新增員工的情況下,他們也能完成種植任務。所以科技並沒有在減少工作崗位。

  視野所及之處,你還能看到類似無人機這些東西,它們飛行在作物上方、在空中進行監測。這並非是說你不需要人類的介入了,而是你能更加頻繁得進行監測並獲取到田間更多的數據,你也能因而更好地調整施肥和水量。

  由於科技的介入,你不需要為了達到單位經濟效益,再去安排數千人在大型工廠內進行勞作。你可以自己開一家公司,招聘大約30個人左右,然後就是這樣一個在維珍尼亞州坎貝爾縣、員工人數為30人的企業,最後可以發展成一家全球企業。有人也許認為,如果當地出現了100家公司,每家公司都安排了1萬個崗位,那麼你也許會找不到工作。可如果當地有10萬家公司,每家公司只需要100個掌握高超技能的崗位,那麼你是可以找到工作的。

  《財富》:這些崗位的薪資會更高一些嗎?

  斯科特:是的。我很肯定這一點。

  《財富》:有些人擔心自動化會提高公司的工作效率,只有管理層會受益其中,而工人卻不會。

  斯科特:我想這兩種情況都可能會發生,我們應該謹慎行事。在寫這本書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很多事情並與客戶進行了交談。從沃爾瑪一直到中小型企業,我們能期待的事情有很多。

  《財富》:虛擬現實以及增強現實在三年前似乎是很重要的技術,可如今許多風投投資者已經不再那麼關注了,因為他們無法快速獲得回報。當一項科技無法按照預期快速發展時,你是如何進行規劃並調整的呢?

  斯科特:我工作職責的其中一部分就是要確保我們能長期維持關注點以及履行對於一些投資的承諾。我能說的就是,我們沒有減少對於虛擬現實的投資。如果真要說有什麼調整的話,我想我們是在加大投入力度的——雖然幅度並不驚人,但是確實是在緩慢增加。

  如果你覺得自己是一家平台公司,你就必須要去思考未來的平台會是什麼樣子。在發展的不同階段,我們認為有三件事情對於成為重要平台至關重要。

  其一是量子計算,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項技術。其二,我們認為在短期時間里,混合現實將成為一個很重要的平台。而在更短的時間里,智能邊緣的概念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將其當作是物聯網、傳感器以及人工智能的混合體。

  我們認為這三項技術將在未來成為極其重要的平台。為了讓其在全球範圍內成為重要平台,你必須投入資金和時間,並且對此堅信不疑。這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無關能否成真。(堆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