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要求撤銷藥檢不實報導 外媒為何要潑髒水?
2019年01月29日10:35

孫楊
孫楊

  孫楊要求撤銷“與藥檢員發生衝突”不實報導,外媒為何要潑髒水?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孫楊“興奮劑檢測風波”這兩天持續發酵。27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稱,“孫楊與禁藥檢測員發生衝突,或將遭終身禁賽”。當天,關於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對孫楊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面臨終身禁賽的報導,孫楊依法委託北京藍鵬律師事務所張起淮律師發表聲明。

資料圖:孫楊。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
資料圖:孫楊。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

  張起淮表示,在孫楊興奮劑檢測的整個過程中存在的最關鍵問題是檢測人員的資質,孫楊有權拒絕無效的檢測,捍衛運動員的尊嚴和清白。對於《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不實報導,及報導、宣揚此事的其他媒體和個人,孫楊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最新進展是:孫楊律師已向《(星期日)泰晤士報》發去律師函,要求一週內撤銷不實報導。整個事件到底因何而起?關於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不實報導孫楊將如何處理?

  國際泳聯裁定孫楊無過,外媒為何屢屢要將“藥檢髒水”潑向孫楊?

  2015年,在喀山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世錦賽結束,孫楊憑藉最後時刻的發力贏得金牌,賽後接受採訪時,孫楊強硬的回應了自己對待興奮劑質疑的態度。

  “對於這個興奮劑問題,我覺得清者自清。我覺得所有的外國人包括外國媒體在中國這個興奮劑問題上太過於關注了。所有的運動員拿了成績,總覺得我們中國人是用了什麼東西。這樣的想法是非常噁心、非常肮髒的想法。”

  緊接著2016年里約奧運會,孫楊再次被比賽對手霍頓造謠是吃藥的騙子,可以說孫楊幾經興奮劑的風波。

  2018年5月,在中國游泳隊隊長孫楊帶領下,中國游泳隊運動員在國家體育總局游泳訓練館參加反興奮劑宣誓儀式。

  孫楊表示:“認真履行運動員反興奮劑的責任和義務。給他們敲響一個警鍾,很多年輕運動員,包括剛剛進入國家隊的運動員可能覺得這些事情離他們很遠,但是一旦當你進入全國前8、世界前8的時候,這些事是非常頻繁也是非常正常,需要有義務去配合國際泳聯,包括國際反興奮劑這麼一個義務,還有我們國內反興奮劑中心。”

  而時隔不到半年時間,孫楊再次遭遇“興奮劑”問題的糾纏。27日,英國的《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稱,在去年年底孫楊與反興奮劑檢測員發生衝突,其保安利用錘子砸碎裝有檢測血液的密封瓶子,此舉或將導致孫楊將面臨終生禁賽。據知情人士透露,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在上訴期內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訴。對此,《泰晤士報》在文章最後寫道:“當被問及對此事件的回應是,國際泳聯(Fina)和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未予以回覆。”

  當天,孫楊委託代理律師發佈律師聲明稱報導不實。而對於《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不實的描述,此案代理律師張起淮表示,正在起草對《星期日泰晤士報》的律師函,首先查明事件始作俑者,下一步將啟動訴訟程序。

  “我今天晚上會給《(星期日)泰晤士報》發去一個律師函。然後給它一週的時間,讓它澄清和對它的這些不實文章撤回。完了之後,我們將進一步查明這個事情的根本的始作俑者,和不良用心和不良企圖的人,我們再做出相應的訴訟。”

  孫楊律師:要求《星期日泰晤士報》說明消息來源,將進一步追究法律責任

  1月27號下午,孫楊代理律師張起淮發表聲明稱,事發2018年9月4日晚,IDTM公司三名工作人員至孫楊住處對其進行賽外反興奮劑檢查,整個檢查過程存在多項的違規操作:

  第一,包括血檢官、尿檢官在內的三名工作人員均無法提供IDTM公司對此次檢查的授權文件;

  第二,血檢官和尿檢官均無法提供反興奮劑檢查官資格證明,且血檢官無法提供護士執業證;

  第三,三名工作人員在檢查報告中虛假陳述,惡意捏造孫楊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事實。隨後,IDTM公司將三名工作人員的不實報告提交至國際泳聯。

  張起淮表示,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針對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了長達13個小時的聽證會,孫楊本人、孫楊和IDTM公司的證人均接受了詢問。他本人也出席了此次聽證會。張起淮表示他們已經提供了大量的證據,包括58張視頻截圖和監控錄像,客觀還原了當時的現場情況,得到了國際泳聯的裁決,結論就是‘孫楊沒有過錯’。”2019年1月3號,國際泳聯做出裁決,認定孫楊不存在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的行為。

  “聽證會的程序和流程、內容按照國際仲裁規則是需要保密的。但是我們可以說,孫楊方面是非常認真的,去了多名證人,而且當庭出示了相關證據。仲裁院也非常認真,在國際泳聯的中心進行了長達十幾個小時的聽證,最後在去年(2018年)的年底前作出了裁決,具體的結果是,孫楊在此次事件中沒有責任。”

  根據張起淮介紹,國際泳聯授權委託IDTM公司在中國境內進行興奮劑檢查。其中IDTM公司派出一名主檢測官,此人在2017年10月對孫楊進行興奮劑檢測時,當時就因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被孫楊投訴過。這一次她臨時找了兩個人分別擔任“血檢官”和“尿檢官”,前來對孫楊進行檢測。“檢測三人組”中的“尿檢官”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了當表示自己是“莫名其妙被臨時叫去幫忙的”。

  對此,張起淮表示,當務之急是要求《星期日泰晤士報》說明消息的來源,從而根據不同的被告對象,進一步追究造謠者、信息泄露者等人士的法律責任。

  “我們對(星期日)泰晤士報的起訴肯定是它沒有經過核實,沒有採訪過孫楊,也沒有採訪過孫楊的領導和他的游泳隊的領導,也沒有採訪知情人,更沒有採訪代理律師,我們認為它的一面之詞,而且是不實之詞,它應該承擔它刊登這些編造的虛假信息的責任。第二,如果我們找到了是誰編造的,我們對編造者、造謠者,要追究責任。第三,如果是能夠找到泄漏仲裁過程中有的人說的一些話,那我們將追究泄露這個仲裁相關人士的責任,所以現在要查清事實之後,我們選擇不同的被告的對象,採取訴訟的程序。”

  對於孫楊本人是否受此事件影響、近況如何,張起淮也首度發聲稱 :

  “孫楊第一繼續保持良好的體育競技狀態和穩定的思想情緒,去積極地按計劃完成賽前和日常的訓練。第二,對於這個事情明確表態,自己應該相信組織,相信體委,相信領導。第三,絕不影響參加大賽的準備。第四,相信法律一切事情由律師去幫助他依照法律程序完成相關的事宜。”

  中國之聲 央廣記者:朱宏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