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號11222的時空之旅
2019年01月29日10:09

  將鞋帶從鞋面上拿掉,似乎是最近SNEAKER領域中最熱門的話題。在2018年末,adidas發佈的概念性籃球鞋N3XT L3V3L,便是一雙採用了無鞋帶,並且頗具未來感的作品。儘管在如今這個年代里,“未來”一詞早已變得有些氾濫和廉價,但N3XT L3V3L球鞋本身卻著實散發著一種不屬於這個年代的獨特氣質,亦如幾乎十五年前,adidas以HUG技術向傳統鞋帶結構宣戰時的那般充滿雄心。

  首先要說明的是,無鞋帶籃球鞋並非adidas一家的創舉。其實早在1992年,已經推出了Disc科技的Puma便推出了一款名為Disc Weapon的籃球鞋。它雖然沒有像Converse的Weapon那般成為時代經典,卻以冷門球鞋的身份開始了對於無鞋帶結構的探索。

  之後一年左右的時間里,Reebok又以Pump科技作為核心,推出了Instapump Hoop Fury和Instapump Romulus這樣以充氣氣囊包裹鞋面,摒棄了傳統鞋帶的籃球鞋款。但是,由於Disc和Pump等科技在耐久性和可調節範圍等方面的局限性,外加當時的球員和消費者對於無鞋帶籃球鞋也處於認知初期,這些球鞋在推出之後,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

  無鞋帶籃球鞋真正意義上首次引起軒然大波,要算是那款胎死腹中的adidas THE KOBE THREE。關於這款球鞋的坎坷經歷,相信大部分的讀者多少都有所瞭解。雖然Kobe Bryant當時與adidas已經產生了難以修復的裂痕,但研發團隊還是大膽地將HUG環抱科技採用在了THE KOBE THREE鞋面上。只可惜,由於兩者的分道揚鑣,HUG在籃球鞋上的首秀被足足推出了三年之久。

  2004年,此時adidas籃球的頭牌早已從Kobe Bryant換為了Tracy McGrady,並且剛剛轉會至休斯敦火箭隊的新科得分王已經靠著前三代簽名鞋俊秀的顏值與極高的性價比收穫了不小的人氣。但顯然,在McGrady逐步邁入超級球星行列的同時,加上Kobe早先出走所留下的真空,adidas迫切地需要在T-Mac 4上提高產品的定位,重新樹立自己在高端球鞋市場的地位。而提高產品價格的最好途徑,便是引入全新的科技——在這樣的背景下,adidas為adidas T-Mac 4匹配了本應在THE KOBE THREE上一炮而紅的HUG。

  HUG系統由鞋脊元件、貫穿鞋底的兩根牽引線以及後跟的閉合裝置組成。其中,緊貼腳面的鞋脊元件通過牽引線與位於鞋跟處的閉合裝置相連,形成完整的閉合系統。穿著者可以通過調節後跟閉合裝置中的旋鈕來控制牽引線的鬆緊,從而實現鞋面對雙腳的包裹。不過,鞋面過於複雜的結構,加上後跟閉合原件中大量TPU的使用,使得T-Mac 4在舒適與重量方面都存在著一定不足。

  HUG在性能上的缺陷,使得僅僅在T-Mac 4以及其衍生的T-Mac 4.5之後,便淡出了adidas籃球鞋領域。但就視覺效果而言,HUG系統為T-Mac 4營造的強烈機械感,無疑是極為成功的。實際上,這種獨特的視覺風格,也是對於設計師Kyle Pulli個人風格的體現。

  關於Kyle Pulli,無論是之前的T-Mac 3.5還是之後的T-Mac 5甚至6,以及同樣出自於他筆下的KG系列,都可以看出他在設計中所追求的機械感。而在T-Mac 4與T-Mac 4.5上,將淩厲線條演繹到極致,Pulli在設計過程中特別參考了McGrady本人最愛的Lamborghini Murcielago超級跑車。

  或許是由於HUG的褒貶不一,包括adidas在內的各大品牌,在接下來的許多年中,對於無鞋帶籃球鞋的研發都頗為保守。直到2012年之後,Nike才通過FLYEASE的無鞋帶系統,幫助更多特殊人群的運動愛好者可以穿上自己喜歡的球鞋。

  項目負責人Tobie Hatfield這樣解釋:“打造無障礙鞋類的重點之一在於如何輕鬆穿脫,而不僅僅是簡化鞋帶系統。”此後,FLYEASE逐步在LeBron Soldier系列籃球鞋以及Zoom Pegasus系列跑鞋上開始大規模生產並市售。

  而拋開較為特殊的Flyease,我們真正在主流籃球鞋產品上迎回無鞋帶設計,要算是2016年左右LeBron Soldier 10。雖然用魔術貼包裹鞋面的做法,相比早先的HUG,甚至Disc和Pump,多少顯得有些簡單粗暴,並且缺乏藝術感。但在實際效果上,往往越是傳統質樸的方式,便越可靠。

  至少在LeBron Soldier 10,以及之後同樣採用魔術貼包裹鞋面的LeBron Soldier 11和12上,球鞋性能都達到了無鞋帶籃球鞋的巔峰。

  正當人們覺得無鞋帶科技,在籃球鞋上終究是曇花一現的時候,這種天馬行空的構思卻在2018年,迎來了新的爆發。首當其衝的,便是Air Jordan歷史上首款無鞋帶正代球鞋Air Jordan 33。儘管對於FastFit,就像世界上許多新鮮事物一樣,它並非完美,並且也充滿爭議,但在爭議中驅動時代的前進,本就是Air Jordan球鞋的最重要使命。

  截至到這裏,我們便可以預想到新時代的即將到來,只是絕大多數人都未曾料到,新時代來臨得如此之快。2018年末,Nike發佈了那款被眾多鞋迷譽為“未來之作”的Adapt BB。

  關於它的工作原理與形態,筆者曾在之前的內容中為大家做過詳細介紹,感興趣的朋友們不妨一看。

  不過,adidas並不認為“充電、按鈕、手機控制以及依靠纜線的鎖定”是球鞋未來的發展傾向。那麼在他們眼中,什麼樣的籃球鞋可以代表未來?他們在2018年年末用N3XT L3V3L給出了答案。

  說到N3XT L3V3L就不得不先提起Brooklyn Farm的成立。2014年年末,Marc Dolce、Denis Dekovic、Mark Miner這三位Nike設計師“抱團”跳槽adidas,一度成為業內最勁爆的新聞。而在履行了非競爭條款義務之後,Marc等人陸續正式走馬上任,adidas布魯克林設計工作室,即Brooklyn Farm也就此誕生。儘管由於產品週期等原因,由Brooklyn Farm設計的產品其實大多剛剛出現在市面上,但Crazy BYW系列的成功,似乎已經可以看出Brooklyn Farm在設計中的一些思路,那便是打破時間與行業的各種局限,創作出真正具有想像力的作品。至於N3XT L3V3L,Marc早以用一句“Welcome to the Future”給出了定義。

  富有創造力的產品背後,離不開躍動的靈魂。為了真正實現一款適合籃球運動,同時超越時代的作品,Brooklyn Farm安排了年輕的設計師Nick Daiber負責N3XT L3V3L的設計。

  儘管這個名字如今還遠不如Marc Dolce這般對於鞋迷如雷貫耳,但他所設計的作品,卻早已被我們所熟悉。作為從Pensole走出的學員,Nick此前最著名的作品當屬CrazyLight Boost 2016,去年Harden Vol.2 LS也同樣是Nick的作品。

  關於N3XT L3V3L的設計,其實早在2018年全明星賽期間,adidas便在一場媒體活動中以一款充滿概念性的4D打印籃球鞋加以展示。在N3XT L3V3L的鞋身上,你幾乎見不到任何多餘的設計,僅僅是Primeknit鞋面,以及鞋身外側一個簡單的支撐單元。

  看似有些“脆弱”的外表下,確實Primeknit通過密度的變化,實現對鞋面最高效的鎖定。所謂化繁為簡,便是N3XT L3V3L鞋面的奇妙之處。至於這種設計在實戰中的表現,不僅Zach LaVine、Gerald Green這些“入樽王”們早已在賽場上穿著,James Harden也曾在訓練中穿著N3XT L3V3L,對於球鞋性能而言,這就是最好的認證。

  除了創新性的鞋面設計與結構,N3XT L3V3L相對低調的中底科技實際上也大有文章。LightStrike雖然不及Boost那般具有強烈的視覺識別度,但是在舒適性與反饋上卻沒有絲毫遜色。並且根據傳言,LightStrike很快將作為adidas最頂尖球鞋的禦用中底科技被普及,也許在Harden Vol.4上,LightStrike就會被更多的朋友們所熟知。

  在N3XT L3V3L身上,或許唯一與性能無關的細節設計,便是那個代表著布魯克林的區號11222。也許在多年之後,這個號碼也會成為大家球鞋回憶中最鮮明的標籤之一,畢竟,未來可能就要從這裏起步。

  ▲這位噴過 Virgil 的設計師如何讓一雙 ASICS 跑鞋炒到8000塊

  ▲上海潮流新坐標開幕,還不快去打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