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外星人即將上映 低估值的歡喜傳媒能否狂歡?
2019年01月29日19:32

  來源:華盛證券

  編者註:今天我們聊聊即將2月5日上映的,王寶強旗下樂開花影業28億天價保底發行,由“瘋狂系列”導演寧浩執導的《瘋狂的外星人》,背後的公司:歡喜傳媒。

  歡喜傳媒從2015年的《港囧》進入大眾的視線,經過2018年的《後來的我們》,《我不是藥神》的票房大爆後,更是吸引了電影觀眾和投資者們的關心。歡喜傳媒在2019年有寧浩《瘋狂的外星人》,徐崢《囧媽》,張藝謀《一秒鍾》和張一白導演的電影,4部影片預計上映。同時還涉足視頻付費點播行業,旗下的流媒體平台歡喜首映經過精心的籌備和測試後,明年將正式啟動。歡喜首映填補了內地付費點播平台的空位,對標Netflix,模式新穎,又有中國頂尖導演,如王家衛,張藝謀等製作的網劇電影等作品即將上線,未來可期。

  一.歡喜傳媒電影

  1. 核心導演製壟斷中國頂尖導演未來6-12年作品

  歡喜傳媒最大的競爭優勢來自於影視行業最上遊的內容生產,歡喜傳媒目前簽訂7位股東導演,分別是:寧浩,徐崢,陳可辛,王家衛,顧長衛,張一白,張藝謀。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華盛證券

  還簽約了非股東導演賈樟柯,王小帥,陳大明,李楊,文雋,劉心剛等導演,合約均為6年以上。簽約導演都是國內最頂尖的導演,包攬各大電影節獎項,票房成績斐然。所以歡喜傳媒基本鎖定未來6年的中國電影頭部生產內容。

  2. 回顧票房,引爆暑期

  歡喜傳媒從2015年的《港囧》開始進入到作品爆發期,2018年有四部電影上映,分別是顧長衛《遇見你真好》5101.1萬票房,張一白《後來的我們》13.61億票房,賈樟柯《江湖兒女》6968.8萬票房,徐崢《我不是藥神》30.98億票房。其中《後來的我們》五天獲得10億票房,成為同期電影票房首位。《我不是藥神》三天突破10億票房,引爆暑期檔,是名副其實的票房口碑雙豐收的影視佳作。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華盛證券

  回顧年度票房,根據貓眼電影的數據,截止至暑期檔結束,歡喜傳媒2018年作為主出品方的公司總票房收入排名名列第二位45.10億票房,略低於第一名天津貓眼微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8億票房。

數據來源:貓眼電影,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貓眼電影,華盛證券

  3.《瘋狂的外星人》28億保底發行

  歡喜傳媒2019年有4部電影作為重點上映,分別是寧浩《瘋狂的外星人》,徐崢《囧媽》,張藝謀《一秒鍾》和張一白導演的電影。

  其中寧浩的《瘋狂的外星人》進行了28億的票房保底發行,破周星馳《美人魚》20億的保底發行紀錄。保底發行最早於2013年《西遊降魔》開始,保底5億發行,最終收穫12.47億票房,2014年《心花怒放》保底5億,實獲票房11.69億,《戰狼2》保底8億,實獲票房56.83億,《美人魚》創內地保底發行最高額20億,實獲票房33.86億。寧浩《瘋狂的外星人》保底發行創新高,足以見得市場對歡喜傳媒原創作品的肯定。歡喜傳媒2019年將會迎來開門紅。

圖片來源:歡喜傳媒圖片來源:歡喜傳媒
圖片來源:歡喜傳媒圖片來源:歡喜傳媒

  按照公告提供的協議信息,保底方需負責電影的宣傳、推廣及發行工作及費用,目前預算宣傳及發行費用為人民幣2億元,由保底方承擔。而不論該電影的總票房收入是超出或低於人民幣28億元,投資方都不會承擔宣傳及發行費用。若該電影的總票房超出人民幣28億元,按該電影的影片淨收入的比例分配:投資方30%,保底方70%。通過這份協議歡喜傳媒作為投資方已經提前鎖定至少7億元的收入。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華盛證券

  那為什麼28億的票房,作為投資製片方只能拿到7億的收入呢?這和電影產業鏈就有密不可分的關繫了。中國電影產業日漸成熟,目前存在著完善的產業鏈,由投資,製作,發行,院線,影院五個部分組成。

  3. 中國電影產業鏈運作流程和收入分配

  投資方負責為電影的製作募集資金,用作電影的支出投入,支付給製片公司。製片方是製作電影的公司,負責拍攝許可申請、設備租賃、場地勘測,選角等前期工作,拍攝電影以及為拍攝完的影片做後期處理。發行公司為電影提供宣傳和發行服務,發行公司本質上做的是電影的銷售工作,動用公司資源,聯繫各方媒體和網絡宣傳電影,將電影上映的消息和良好的預期傳達到消費者中。院線管理著旗下眾多的影院,經過看片和預測,與發行公司商議決定電影的排片量和排期。影院則是影片上映的地方,除了電影的票房分賬收入,還會經營電影周邊和影院副業等,例如影院飲食獲得收益。

數據來源:沙利文,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沙利文,華盛證券

  電影的五個參與方都直接或間接從電影票房收入中獲得勞動報酬。電影票房分賬前需要先從電影票房收入中扣除5%的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以及3.3%的營業稅。影院通過電影放映先行獲得收入,扣除專項資金和稅金之後,定期或按照單部影片,分得不超過50%的票房收入。院線獲得7%的淨票房收入。影院和院線一起獲得淨票房的57%。剩下的43%是發行公司,投資方和製片方的收入來源。發行公司收取宣傳和發行費用,根據不同電影簽署協議的不同,有的電影中,發行公司參與票房分賬,分賬比例在10-18%,有的電影中獲取約定好的宣發費用。賸餘歸屬電影的投資方,投資方大約分得淨票房的25-33%左右。製片公司獲取承製費用,一般是電影製作費用的5%。

數據來源:沙利文,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沙利文,華盛證券

  4. 預計營收與財務分析

  既然票房不等於營收,那來看看具體歡喜傳媒目前項目的營收狀況。截止到發稿日,2018年的財務報表還沒有公佈,根據筆者個人推測,《我不是藥神》預計收入1.2-1.3億,支出2000萬;《後來的我們》預計收入7500萬,支出1600萬;《江湖兒女》三季度上映,支出1300萬。

  歡喜傳媒2019年有四部電影確定上映,分別是《瘋狂的外星人》,《一秒鍾》,《囧媽》,和一部張一白導演的電影。其中《瘋狂的外星人》保底發行,票房預計28億,歡喜傳媒獲得收益7億,投資4億,歡喜傳媒擁有100%收益權,預計盈利3億。

  剩下三部電影根據筆者對市場的調查和預測,預計《囧媽》票房20-25億,歡喜傳媒擁有100%收益權,預計盈利5億;張一白電影預計票房10-15億,歡喜傳媒擁有55%收益權,預計盈利2億;《一秒鍾》預計票房4-5億,歡喜傳媒擁有90%收益權,預計盈利3000萬。2019年全年歡喜傳媒預計營收19億,影視製作方面只考慮電影版權投資,不考慮電影及電視劇版權攤銷和無形資產攤銷,預計毛利10億人民幣。

  來看一下歡喜傳媒之前的財務狀況。歡喜傳媒於2016年,2017上半年,2017年,2018上半年,分別虧損12.53億港幣,1.03億港幣,0.95億港幣,1.2億港幣。賬面現金分別為3.09億港幣,1.12億港幣,0.39億港幣,0.5億港幣。經營活動耗用現金3.67億港幣,2.16億港幣,4.65億港幣。0.07億港幣。

  首先可以看到歡喜傳媒自從鋪設影視和在線流媒體平台以來,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但2018年的良好表現和爆款輸出,2019年的上映計劃和盈利預期,為公司帶來了良好的預期。

  同時,貓眼電影9.5億港元入股歡喜傳媒也將為歡喜傳媒帶來充裕的資金儲備。

  2018年7月2日,歡喜傳媒發佈公告,歡喜傳媒與天津貓眼微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訂立合作協議。歡喜傳媒擬向貓眼(或其製定方)發行約4.88億股股份,占歡喜傳媒現有已發行副本17.65%,占經擴大後股本約15%。認購價格1.95067港元,認購事項的金額約為9.53億港元。認購事項的所得款項將用於歡喜傳媒電影及電視劇版權投資,歡喜首映在線視頻平台及一般運營資金。

  二.歡喜傳媒流媒體平台歡喜首映

  歡喜首映是歡喜傳媒旗下專注於獨家精選影視內容的流媒體平台,聚焦在精品視頻垂直領域,以頭部OGC內容為核心產品進行首播、獨播的平台。

  歡喜首映平台與傳統的視頻網站的持續生產及購入大量的視頻資源的模式不同。傳統的視頻網站需要吸引和維持大規模用戶,所以要投入很多資金購入電影電視劇版權,來滿足不同喜好的用戶。而歡喜首映整體以付費點播為主,走精品路線,在購入版權這方面會考慮和自身屬性和觀眾屬性,所以不需要花費巨大的資金。目前的策略是付費點播即送會員一個月,希望會員能在之後高質量大導演的獨家原創電影、網劇上映時再在歡喜首映平台上進行付費點播,業務模式對標Netflix。

數據來源:歡喜首映APP,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歡喜首映APP,華盛證券

  1. 獨特內容模式

  歡喜首映的平台內容將採取獨家自製+外部採購模式,獨家自製內容來源於歡喜傳媒強大的作品庫,獨家鎖定的七位股東導演未來6年的作品,和其他簽約導演的簽約作品。可以採購外購優秀的網劇/電影獨家版權保證歡喜首映視頻內容的豐富性和獨家性。

  歡喜首映是付費點播平台,將採用付費會員製和付費點播相結合的方式,精準對接對優質電影和網劇內容有較高需求的觀眾。收費採用以會員製為主,結合單片付費計劃的付費形式。目前計劃有VIP包月-必須購買VIP才可以觀看;VIP/單片-既可購買VIP觀看,也可註冊後購買單片觀看;付費-必須購買單片觀看,VIP享有會員價三種收費模式。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

  2. 貓眼9.53億入局

  歡喜傳媒一直在進行歡喜傳媒流媒體平台的佈局。2016年,歡喜傳媒發佈公告,全球著名的精選視頻網MUBI同意將知識產權及專有技術轉讓給歡喜傳媒。歡喜傳媒又與技術合作夥伴,香港最大的通訊服務供應商電訊盈科,簽訂了三年合作協議,電訊盈科為歡喜首映在線視頻平台提供設計及開發業務。

  2018年7月,貓眼入股歡喜傳媒。兩家的具體合作內容為,歡喜傳媒的電影和電視劇/網劇將給予貓眼投資權及獨家宣發權;貓眼將在其網站及APP內為歡喜首頁提供服務入口,並利用其流量資源推廣歡喜傳媒的在線播放流媒體業務;貓眼將利用其互聯網資源及技術,協助歡喜首頁發展用戶、擴大影響力。

  貓眼是中國市場占有率第一的線上電影票務平台,覆蓋超過2億的購票用戶,可以覆蓋10億泛娛樂潛在消費人群,六大入口單日曝光量超過4億。江湖兒女2018年11月4日在歡喜首映平台上映,貓眼電影給予首頁曝光,點進去免費看五分鍾後就可以直接付費觀看完整影片。

數據來源:貓眼電影,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貓眼電影,華盛證券

  歡喜首映平台為了測試平台於2018年11月4日上映了《江湖兒女》作為收費電影,在還沒有大規模推廣的情況下,有10萬付費用戶,《江湖兒女》作為在院線上映了10多天的小眾電影,在平台上映22天后收入大約50萬。11月9日上映《我不是藥神》,截止11月23日,《我不是藥神》付費會員超過15萬。

  2019年歡喜首映平台也會陸續上映自製的電影和網劇。

  三.歡喜傳媒獨特策略奠定自身的不同凡響

  電影行業中間的電影製作鏈條,存在著重資產,競爭激烈,高度商業化的市場形態。歡喜傳媒決定拋棄重資產方式,投身輕資產內容創作方向,才可以在只有70多個員工的情況下,收穫主出品作品票房第二名的優秀成績。

  歡喜傳媒設立之初就致力於發展影視行業中最有價值的兩個部分,一是最上遊的內容生產,核心導演簽約製保證了內容的產出,通過簽約中國最頂尖的導演未來6-12年作品,使得歡喜能源源不斷地輸出高質量的原創作品;二是最下遊的靠近用戶的線上渠道,可以跨過影院院線直接面對觀眾,歡喜首映的誕生對標Netflix,彌補了中國點播付費平台的空缺。兩管齊下,彰顯雄心。

  1. 版權形式

  歡喜傳媒原創內容中網劇是只在歡喜首映平台上獨家播出。電影版權有三種方式,電影不在院線上映,只在歡喜首映付費觀看,免去和影院院線分賬;電影在院線上映後,歡喜首映獲得獨家新媒體版權,收穫獨家線上收入;電影在院線上映後,歡喜首映和其他網絡媒體共享網絡版權,獲得歡喜首映付費收入和版權分銷收入。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數據來源:公司材料
數據來源:公司材料數據來源:公司材料

  2. 電影+平台模式,減少運營風險

  歡喜傳媒另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不同模塊的互補,減少了經營風險,在公司層面有更確定的穩步上升方向。

  電影製作行業最突出的就是不可預測性,因為電影作品和導演都有週期性的問題。導演的過往作品再好,也不能保證下一部作品一定大賣。通過核心導演簽約製,可以減少導演週期性帶來的影響,一位導演的一部作品不及預期,公司層面可以通過其他導演同年上映的作品彌補現金流和營收方面的缺失,相比於單一項目簽約的影視公司來講經營風險更小,現金回流更快。同時歡喜首映平台還可以一定程度上對衝公司的電影製作業務,公司收入由平台和電影製作共同組成,現金流和營收可以互相彌補。

  四.歡喜傳媒估值

數據來源:Wind,華盛證券
數據來源:Wind,華盛證券

  通過估值預算,歡喜傳媒的市盈率為6.36。在影視動漫行業的估值比較中,可以看到影視行業經常提及的光線傳媒市盈率23.13;華誼兄弟市盈率14.32;華策影視市盈率13.71;慈文傳媒市盈率6.58;完美世界市盈率15.52。歡喜傳媒處於低估值狀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