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中國海軍行動?美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加強陸基遠程反艦能力
2019年01月28日03:40

原標題:遏止中國海軍行動?美陸軍及海軍陸戰隊加強陸基遠程反艦能力

參考消息網1月28日報導 美國商業內幕網站1月19日發表了瑞安·皮克雷爾的題為《在中國海軍力量增強之際,美軍正迅速研發能夠遠程擊沉艦艇的導彈》的報導,全文日本那一如下:

在中國海軍實力增強之際,美軍正加強利用從陸地和海上發射反艦導彈擊沉敵方艦艇的能力。

美陸軍和海軍陸戰隊都在謀求從岸上發射反艦導彈遠程打擊敵軍艦艇的能力,而海軍正多年來首次為潛艇裝備“艦船殺手”潛射反艦導彈。

美海軍陸戰隊一心想要快速部署這種武器,它已經啟動一個計劃,目的是研發可發射遠程反艦導彈的移動岸基裝置。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名代表在華盛頓參加水面海軍協會會議時告訴“最新防務”網站記者說:“美海軍陸戰隊一直在尋求一種能夠滿足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需求的岸基反艦能力。”

他還說:“美陸軍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但可能時間計劃不一樣。海軍陸戰隊希望迅速謀求這項能力。”他還說,海軍陸戰隊正尋求研發“能夠快速發射和移動”的機動式反艦導彈發射車。

資料圖片:美陸戰隊演練從海軍登陸艦上試射“海馬斯”遠火。(圖片來源於網絡)

資料圖片:美軍“海馬斯”遠火利用C-130運輸機快速部署。(圖片來源於網絡)

2017年10月,利用美國海軍“埃塞克斯”號兩棲攻擊艦上搭載的輪式“高機動輪式多管火箭炮系統”(HIMARS,另稱“海馬斯”,本網注),美海軍陸戰隊嚐試對陸上目標進行打擊。當時,美國軍方領導人正在討論將這種能力用於對付海上的敵方戰艦。

2018年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期間,美陸軍官兵在一次聯合反艦實彈打靶演習中,利用“海馬斯”多管火箭炮向美海軍退役登陸艦“拉辛”號發射了多枚火箭彈。

據報導,陸軍正準備進行另一項導彈試驗,MGM-140“陸軍戰術導彈系統”(ATACMS)導彈屆時將由駐日本沖繩的“海馬斯”多管火箭炮(一輛可搭載一枚戰術導彈,本網注)部隊發射。中國海軍定期派艦艇在附近海域航行,包括其首艘航母——遼寧艦。

資料圖片:美軍“海馬斯”遠火試射“陸軍戰術導彈系統”戰術導彈。(圖片來源於網絡)

2018年夏天的反艦演習期間,位於夏威夷沙夫特堡的美國太平洋集團軍司令羅伯特·布朗將軍建議,地面部隊可以利用這些能力打造“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以便美國海軍和空軍開展聯合行動。

借助具有威脅性的陸基遠程反航母彈道導彈,中國令美軍戰艦與其保持距離。如果衝突爆發,美國很可能會在“第一島鏈”沿線的前哨基地使用類似遠程武器,以限製中國海軍的機動能力。“第一島鏈”是一條從日本向南延伸到中國台灣島,然後抵達菲律賓的防禦線。

據“最新防務”網站報導,美海軍正在用升級版的“魚叉”潛射導彈為攻擊型核潛艇加強反艦攻擊能力。

對海上和岸基反艦能力的關注推進了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負責人菲利普·戴維森概述的一項戰略理念,他在2018年的反艦演習後表示:“當美海軍將敵人逼到沿海地區時,陸軍就可以對他們進行打擊。相反,當陸軍將敵人逼到海上時,海軍火力也能這樣做。”(編譯/李莎)

【延伸閱讀】滅70千米外目標!美陸基遠火上艦打靶

圖為陸戰隊“高機動火箭炮系統”(HIMARS)從“安克雷奇”號船塢登陸艦上發射製導火箭彈動態圖。

這應是HIMARS首次測試從海軍在戰艦上發射遠程火箭彈打擊遠程目標,圖為HIMARS發射製導火箭彈連續鏡頭之一。

圖為HIMARS發射製導火箭彈連續鏡頭之二,可見製導火箭彈點火發射後,彈頭附近展開的小型氣動翼。

HIMARS發射遠程製導火箭彈連續鏡頭之三,不久後,這枚火箭彈借助GPS衛星製導,準確命中了70千米外的海上目標。

(2017-10-30 08:58:00)

【延伸閱讀】偷學中國?美軍欲發展陸基反艦導彈:應對中國反介入

參考消息網3月3日報導 美國《連線》月刊網站3月1日報導稱,1996年以來,中國軍隊逐步擴大由陸基導彈、攻擊機和用來壓製美國空軍基地和航母戰鬥群的潛艇組成的保護傘。這種軍力的增長旨在阻止美國軍隊在中國與亞洲鄰國的領土爭端中進行干預。現在,美國似乎給予了回應,首先是舊的武器系統有了新用途。

2016年底,五角大樓宣佈將把陸軍戰術導彈系統(通過車載火箭導彈器發射)轉換成能夠攻擊移動中的戰艦的導彈。這表明美軍計劃對陸軍現有的導彈進行升級。它也可能形成美國“前沿防禦”戰略的關鍵,意在阻止中國隨著海軍力量日益強大而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

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戰略和作戰研究部副主任基斯·巴頓中校說:“很長時間以來,美國已經把空中和海上的霸權視為理所當然。現在軍隊正在回頭看,改造過去的武器系統。”

巴頓說,考慮到美國在不久的將來所面臨的安全問題,將陸軍導彈轉變為“艦艇殺手”是一個“合理的步驟”。在1991年的海灣戰爭和9·11事件後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上,這種武器已經有了經過證實的戰鬥記錄。如果不是因為《中導條約》的限製,它本可以有更大的遠程打擊能力。

向海洋的轉移體現了美國陸軍過去70年來的重點發生了急劇的轉變。雖然海岸炮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仍然發揮著一定的作用,但是遠程轟炸機和航空母艦的出現最終還是淘汰了這些用來海岸防禦的大型固定式火炮。

現在,美國不再具有如此明顯的海洋優勢。中國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常規彈道導彈部隊,還有兩種不同類型的反艦彈道導彈,就是為了消滅美國海軍的航空母艦等主力艦船。美國海軍軍事學院中國海洋研究所戰略系教授安德魯·埃里克森在2月23日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到2020年,中國軍隊在地對空導彈和反艦巡航導彈的數量上也將超過美國。他還說,到2020年,中國將“肯定”擁有世界上第二大藍水海軍。

中國日益增長的海軍力量無意中凸顯了美國反艦能力的欠缺。美國軍隊的主要反艦武器是“魚叉”導彈,其飛行速度低於聲速。相比之下,升級了導航系統的陸軍戰術導彈系統可以變成一種強大的反艦武器,其俯衝速度高達3馬赫。

美軍已經計劃為“多領域的戰鬥”進行訓練,可能向敵方軍艦發射陸基導彈。這種反艦武器系統也可能最終被賣給太平洋地區的美國盟友。對手瞄準一艘巨型的美國航空母艦或靜態的空軍基地是一回事,但跟蹤幾十個移動式車載導彈發射器則完全是另一回事。巴頓說:“面對航空母艦或陸地機場的時候,你可以攻擊其跑道或暫時將其癱瘓。但美國軍隊已經明白,要想跟蹤小型導彈發射車是多麼困難。”

華盛頓特區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戴維·約翰遜說,車載導彈發射完就跑的特性只是陸基導彈系統的一個優勢。與機載或艦載反艦武器不同,陸基武器可以有“充足的彈藥”,可用的導彈數量實際上沒有限製。而陸軍戰術導彈系統的轉換可能只是開始,因為美國軍方正在開發下一代陸基反艦導彈,可以瞄準任何戰區的艦船。

資料圖:美國陸軍的遠程精確火力計劃(LRPF)導彈想像圖。

(2017-03-03 09:32:53)

【延伸閱讀】美智庫建議以陸基反艦導彈對華“鎖喉”

日本在當前演習中把88式陸基反艦導彈部署到宮古島(資料圖片)

參考消息網11月9日報導 美國媒體稱,蘭德公司的最新報告建議美國軍方考慮在亞太地區的交通咽喉地帶,實施陸基反艦導彈的“遠距離封鎖”戰略以應對中國。

美國《防務新聞》週刊網站11月7日報導指出,這篇題為《在西太平洋地區使用陸基反艦導彈》的新報告研究了美軍在聯合作戰中如何利用一體化的陸基反艦導彈網封鎖中國海軍行動的課題。

報導稱,隨著五角大樓開始大規模削減預算,陸基反艦導彈將成為“耗資低廉的軍事力量‘放大器’”。該報告從地緣空間角度對這一戰略如何讓中國海軍陷入癱瘓進行了詳盡描述。

報導指出,就在該報告發表的同時,日本宣佈它正在進行將88式陸基反艦導彈部署到宮古島的演習。這是日本首次進行此類演習。沖繩島與宮古島之間的海峽是中國海軍通往太平洋常用的一條航道。

報導稱,美軍在該地區目前並沒有建立起任何陸基反艦導彈能力,但如果美軍擁有這樣的能力,它就可以以多種方式發揮作用。比如,開展安全合作以協助地區盟友提高它們自己的反介入能力;在戰爭期間利用這些能力阻斷中國的戰艦或協助形成全面的封鎖。

儘管報告中給出的建議聽起來極像遏製政策,但報告作者辯解說,這一“能力並不需要在西太平洋地區永久部署這些裝備,這樣一來,就不會表現為一種遏製中國的嚐試。相反,它應該被看做是在中國挑起衝突時可以發揮作用的一種能力”。

報導稱,該報告對在該地區的汶萊、中國、印尼、日本、馬來西亞和越南常見的45種反艦導彈進行了逐一比較。“我們通過探索美國反介入戰略的技術潛力和可能影響力,評估了陸基反艦導彈可以發揮的作用。一旦中國選擇對其島嶼鄰居使用武力,美國的反介入戰略就可以挑戰中國在海上的行動自由。”

報導指出,該報告只考察了使用陸基反艦導彈切斷中國海上航線的可能性,而沒有考察反艦導彈的其他發射平台,比如空中或海上平台。報告說,陸基反艦導彈不僅會對中國投放軍事力量的能力產生重大影響,“而且還會使中國人民解放軍面臨更多的問題,一旦它考慮與鄰國或美國的夥伴國家發生衝突的話”。

報導稱,該報告建議美軍使用陸基反艦導彈系統的原因是該系統操作起來簡單易行,而且在戰略和戰術上可迅速移動。該系統可以部署在數千英里以外群島的多個地方,這“將大大削弱人民解放軍的導彈和空軍的效力”。

報導指出,為了顯示使用陸基反艦導彈的潛力,報告展示了中短程反艦導彈如何能迫使人民解放軍退出馬六甲、巽他和龍目海峽。

如果日本捲入與中國的衝突,那麼在沖繩島部署有效射程僅100至200公里的陸基反艦導彈,就可以覆蓋沖繩島以南人民解放軍所有的海上交通。如果日本進行單獨行動,只要在琉球群島部署200公里射程的反艦導彈就可以了。

菲律賓的呂宋海峽以及菲律賓與婆羅洲之間的水路,可以通過部署在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100公里射程的反艦導彈來覆蓋。此外,中國海軍可能試圖通過日本與韓國之間的海峽在日韓兩國之間往來。在這種情況下,在日本或韓國部署200公里射程的反艦導彈就足夠了。

報導稱,一旦中國“揚言”或“真的”對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使用武力,“美國就需要有這樣的裝備可用”,並“需要能夠快速將反艦導彈從美國領土或亞洲其他預先放置了該裝備的地方部署到該地區”。

報導指出,這份報告只是著重分析了操作和戰術問題,並沒有分析這些行動在地區產生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影響。

【相關新聞】

日媒:陸基反艦導彈削弱水面艦隊優勢

日本《外交學者》雜誌網站3月13日刊登題為《水面作戰艦隊:過時了?》一文,作者為美國海軍軍事學院戰略學副教授詹姆斯·R·霍姆斯。文章說,美國正在開發自己的航母殺手。《國防工業日報》指出,美國海軍已計劃從現在到2017年拿出1.98億美元,為更換迅速老化的RGM—84“魚叉”反艦巡航導彈提供資金。“魚叉”導彈的能力正被對手迅速超過。

2009年,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開始研發一種遠程反艦巡航導彈(LRASM)的亞音速和超音速版本。隨後,該項目局放棄了超音速版本LRASM—B,並加緊開發亞音速版本LRASM—A。相關測試將在2013年展開,如果進展順利,美國海軍不久將接手並投資進行這種導彈的開發、生產及在戰艦上的部署。不過,《國防工業日報》的這篇報導推測,預算緊縮可能會讓LRASM項目流產。

文章說,果真如此的話,這將是極其錯誤的。更別提在當今日益緊張的海上環境下,這將給對手傳達很不妙的信號。

不但美國水面戰艦的作戰半徑日益被對手趕超,而且當前海軍飛機過短的作戰半徑也讓航母特遣部隊打擊範圍縮小。美國部隊必須冒險向敵軍艦隊或海岸靠得更近。文章說,與此同時,對手正擴大其反艦巡航導彈的致命打擊範圍,並增加其他反介入武器的庫存,比如中國。LRASM大約800公里的射程對維持攻擊力的平衡至關重要。[詳細]

外電:美陸基導彈防禦試驗“三連敗”

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7月5日報導稱,五角大樓導彈防禦局的導彈防禦系統試驗再次失敗,從位於加州範登堡空軍基地發射的攔截導彈未能擊中目標。

該試驗耗資2.14億美元,試驗對像是由波音公司設計的、用以防止美國遭受遠程彈道導彈攻擊的陸基導彈防禦系統。

該系統因2010年兩次攔截試驗失敗而在2011年初暫停了攔截試驗。5日的試驗未使用當時運用的新技術,但新技術將在2014年繼續接受試驗。

在試驗中,一枚目標導彈在太平洋標準時間上午11點30分從馬紹爾群島的誇賈林環礁發射升空,5分鍾後一枚三級攔截導彈從範登堡空軍基地發射升空。

報導指出,按照設計,攔截導彈發射後,助推器將釋放一個由雷神公司製造的“擊殺式”彈頭,它將在指定空間點擊中目標。

雷神公司稱,按照設計,“擊殺式”彈頭將利用“動能殺傷”防禦技術,鎖定後完全憑藉其衝擊力摧毀在空間中高速飛行的目標彈道導彈彈頭。[詳細]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www.cankaoxiaoxi.com >>

訂閱2014年《參考消息》贏取iPad大獎,立返手機充值卡。>>

(2013-11-09 09:39: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