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車作業員:敢與運行中的列車“親密接觸”
2019年01月28日05:22

原標題:調車作業員:敢與運行中的列車“親密接觸”

掃一掃,看視頻

近日,在合肥東站駝峰作業區域,一趟貨運列車在火車頭的牽引推動下緩緩啟動,29歲的提鉤員劉鑫早已“全副武裝”,準備作業。

記者看到,他面向列車運行方向快走幾步,找準時機,兩手抓穩車廂外車梯,兩腿再用勁一蹬,順利“爬上火車”,認真瞭望,領車防護,這是他對一趟列車解體作業流程的開始。

“十幾年前,還沒限定車速的時候,列車能開到時速二三十公里,調車人員要助跑,保持和列車一樣的速度再跳上去,就像電影《鐵道遊擊隊》那樣‘爬火車’。”劉鑫說。

在編組站中,駝峰提鉤員奮戰在“咽喉”部位,擔負著貨運列車的解體任務,他們將一節節車廂手動“分解”,讓車廂分別駛入指定股道,再進行編組、出發。這是勞動強度極大的動態作業崗位,容不得半點馬虎,如同“刀尖上的行走”。

近年來,該站相繼投入使用編組站綜合自動化系統(SAM系統)、貨檢監控系統、貨檢手持機等高科技系統與設備。

不過,在車站信息化水平迅猛提升的今天,依然離不開提鉤員和調車員這樣的特殊工種。藝高人膽大的工人憑藉手工勞動,和移動中的列車來個“親密接觸”,用體力、耐力和腦力書寫著鐵路行業的工匠情懷。

“刀尖上的行走”

“每天8點點名,半小時後穿戴完畢,來到駝峰作業區。”工作時,劉鑫身著黃色工服和帽子,繫上安全帶,身上掛著無線電對講機、口笛,口笛在迷霧天氣起到提醒和警示作用。

“每趟車來了,怎麼解體,怎麼溜放,這些提鉤計劃都要提前知曉。”提鉤員每天的任務就是按計劃將每列車輛的“鉤銷”提開,讓去往不同方向的貨運車輛分開,駛向指定股道後再重組。

“看到一列車到達,我們就準備幹活兒了。駝峰鐵路有坡度,車開到某個地方會有動能,提鉤杆連接在車鉤上,我們找準機會‘借力’提鉤,有時候,提鉤時機掌握不正確,鉤一拉緊,就提不開了,要在這之前提開。”劉鑫說,一旦出錯,車輛進入了錯誤股道,會影響整個編組場作業效率。

提鉤工作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眼觀六路。“要看股道岔口不同顏色的信號燈,還要時不時低頭瞄一眼掛在脖子上的‘白條子’,那是詳細的提鉤作業計劃表。”劉鑫介紹,他們還要時刻注意前一節車廂的車速、走向以及和前車車距,提鉤動作慢了影響效率,提快了影響安全。

“有時候一趟車有十幾節車廂,提完一鉤要馬不停蹄跑去下一節車廂提鉤,來回跑動提鉤,這對於新人來說很難。”劉鑫說,必要時,他會通過無線電台和司機溝通,請他推慢一點、平穩一點。“只要掌握‘六提、六不提’訣竅,認真執行規章製度,就可以熟能生巧”。

在提鉤作業過程中,提鉤員還需要檢查貨物裝載狀態,觀測車輛走行狀態,遇到濃霧、雨雪天等惡劣天氣,地面濕滑,能見度低,也有可能影響提鉤效率。

“高血壓、深度近視以及對速度有恐懼感的人都不能幹這個。”據合肥東站調車長沈洲介紹,在列車開行狀態下,因其巨大的動能,假使車廂外的一根鐵絲掛住了衣服,都有可能把提鉤員捲入車底。到了雨雪天氣,地面濕滑、結冰,更增加安全隱患,一旦腳下打滑,後果不堪設想。

記者瞭解到,在合肥東站,提鉤員每天大概解體50列列車(白班近20列,夜班近30列),至少用手提鉤1000多次,有人最多一趟車提了43次。作業人員實行4班輪倒製,每班12小時,白班與夜班相互交替。

愛護膚的調車員

在貨運編組站,需要動態作業的不止提鉤員,平面調車員在工作中也要上演“飛快爬火車”的場景。

2010年退伍以後,賀楠先後在杭州北站、合肥東站和蚌埠東站擔任平面調車員。

“我們的任務就是觀看本車和目標車輛距離,確保兩輛列車精準連掛上。”賀楠介紹,火車頭推進列車時,司機看不到前面,需要調車員扒在第一節車廂上瞭望,並用電台呼叫司機調速,讓開行的列車逐步減速和停放在股道的目標車輛“相撞”,將前往相同目的地的車廂連掛在一起,等於將解體的車重組。

賀楠介紹,當本車距離停放在股道里的車輛110米的時候,他要立馬用電台呼叫“十車”,司機會將時速降到17公里,距離55米時,呼叫“五車”,此時時速會降到不超過12公里,以此類推,當本車離目標車輛只剩11米時,賀楠會呼叫“一車” ,司機將時速控製在5公里以下。此時,兩車穩穩相撞,兩輛車的車鉤勾銷會自動落下去,自動連掛。

“列車比作鋼軌上的巨龍,我們就像‘馭龍人’。但是要站穩抓牢,雨雪天氣車體很滑,要保證安全。”賀楠覺得,在車運行的過程中上下車,危險係數和技術含量都很高。“我總結了一套心得:身體站位不能特別直,要保持向後傾斜的角度,先跟著車小跑一段距離,腿部要用力……”

“你可能覺得這個工作很酷,‘穩準連掛’可不是個容易事兒。”賀楠介紹,訓練時候,會將很小的圓木樁放在車鉤上,兩輛車撞在一起連掛上的一刹那,木樁不能倒,才算過關。

“用肉眼測距也是個難點,我花了半年時間才勉強練熟。”從跟班到定職,賀楠每天就跟著師傅後面,看著師傅做。晚上下班回到宿舍後,賀楠還要認真研讀規章,“有的步驟想不通,就從規章里找答案。”

“一開始要克服恐懼心理,師傅很耐心帶我,但我動作肢體僵硬。”賀楠下定決心要練好,他曾多次在訓練中腳腕扭傷。

賀楠介紹,調車員平均一個班次來回要走10公里左右,遇到裝載特殊貨物的車輛,還要遵循特殊的調車作業流程。

此外,調車員開始調車作業前,需先要檢查車體是否破損,貨物裝載有無異常,有沒有雜物侵入鐵路線路。如果檢查不夠細心,極有可能造成追尾、脫線等調車事故,造成編組站“癱瘓”。

“有一次晚上作業,我發現裝載加固車體的鋼絲繩斷裂,那次車如果開出去,會造成很嚴重的事故。”賀楠說。

剛工作時,雖然戴著安全帽,但一個夏天沒過完,賀楠臉上皮膚被曬傷,胳膊和手也被火車鐵皮燙傷。“那時候沒經驗,習慣把袖子提起來一點,漏出皮膚,夏天室外火車皮能達到50多攝氏度,碰一下皮膚馬上燙傷。”

一個夏天干下來,賀楠不僅被燙傷幾次,還曬得非常黑,同事們和他開玩笑,說你怎麼這麼黑?第二年,賀楠開始注意護膚保養,下班以後在網上學習護膚知識,買來很多護膚品。夏天上崗之前,賀楠總要先仔細塗抹一遍防曬霜、護手霜等護膚品,後來,他的皮膚總算慢慢恢復變白,同事們又和他開玩笑,說他白得像影視明星。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王海涵 記者 王磊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1月28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