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知否》里的心機女墨蘭,演壞人不怕被罵
2019年01月28日20:34

原標題:她是《知否》里的心機女墨蘭,演壞人不怕被罵

動新聞出品

她是《大江大海》里聰明漂亮的戴嬌鳳,她也是《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以下簡稱《知否》)里愛耍手段的盛家四女兒墨蘭,她是演員施詩。

當年,“一不小心”考入北京電影學院,還沒上一天課就被選中出演了電影女主角,畢業後卻一度以為自己要轉行。2014年,施詩憑藉電視劇《武媚娘傳奇》中王皇后一角被觀眾熟知。今年,其參演的《將夜》《大江大河》《知否》三部大劇連播,她卻說,希望自己的步調能再慢一點,“很多東西不能看得太重,因為挺無趣的,我反而覺得過程有趣比較重要。”

我媽總說,女孩25歲之前,生理狀態和心理狀態都在往上走,她希望我可以在25歲前,把人生很多沒有經曆過的、沒有嚐試過的多試一試。知道自己的天花板在哪兒。有些東西你沒有到達巔峰值,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施詩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藝人供圖

A 穿著秋褲考上了北電

施詩高中就讀於北京傳媒大學附屬中學,原本是想考傳媒大學學主持的,傳媒大學的藝考通常都在春節之前,考試結束後,施詩想著跟同學在北京多玩幾天。恰好學表演的同學要去考北京電影學院和中戲,“我閑著也是閑著,就跟著一塊兒去了。”

雖然沒學過表演,但因為心態不同,施詩考試的過程非常放鬆。影視院校的藝考三試通常是考形體,施詩本沒有把考試放在心上,也沒想到自己能一路考到三試,更不清楚會考些什麼,所以她什麼都沒準備,穿著牛仔褲就去了。“因為很多動作都做不了,就從別的同學身上扒了一條秋褲套上,就是那種看上去像運動褲的秋褲,三試的形體就是這麼考下來的。”

聽說自己被錄取了,施詩想:是不是老師看走眼了?不僅如此,入學第一天她就被選中去拍了一部電影,還是女主角。“當時我和我媽正在學校門口拍照,被電影學院的一個博士生看中了,他說請我去拍電影,是部參展片叫《那天》。那會兒我一天課還沒上過呢,就去拍了電影,覺得自己還挺厲害的。”

B 大學畢業後想過去賣紅酒

大學時光給施詩留下的記憶並不美好,“每個人對校園的理解都不一樣,我是普高考上來的,和從小學藝術的孩子比起來,對錶演看得沒有那麼重。”她自認開竅晚,雖然上了北京電影學院,也拍過一部電影,但一直都覺得上學就是上學,“我從未想過我考上北電,以後就一定要當演員。”

雖然沒給自己規劃未來,但和很多畢業生相比,施詩也算順風順水,大學畢業後第二個月,就簽了經紀公司,“和很多同學比,我拍戲量並不多,反而那時候我還報了紅酒課,想著去賣賣紅酒也挺好。”

電視劇《武媚娘傳奇》劇照

在2014年播出的《武媚娘傳奇》中,施詩飾演王皇后,這算是她畢業後事業上一個小小的轉折,“我不是社交廣的人,不會說為了一個角色,去公關。所以那部戲播出後公司說有人知道你了,我還挺開心的。還有就是我媽我外婆在家看看電視就能看到我,她們也挺開心的。”

電影《絕地逃亡》劇照

因為高中學的是雙語主持,施詩的英語口語功底還不錯,這為她贏得了參演荷李活班底製作的電影《絕地逃亡》,而且還是全英文對白。

C 邊住院邊拍完《知否》

與施詩聊上幾句,你會發現這是一個頗有主見的女孩。她有那麼一股子“狠”勁兒,不是對別人,而是對自己。

電視劇《知否》劇照

這兩年施詩基本一直在拍戲,長期連軸轉的緊湊頻率,讓她免疫力下降,就在《知否》拍攝即將殺青前,她血液感染住院了。“那個時候《知否》還有一個禮拜的戲,那個禮拜要轉三個城市的景拍攝,大家很照顧我,說不行就摳圖吧。我覺得都努力七個多月了不能這個時候放棄啊。”她想出院,但醫生說太危險。於是那一個禮拜,施詩每天早上等護士查完房、打完針,就偷偷溜出來,坐車從上海去無錫參加拍攝,晚上再回上海的醫院睡覺。“最後五天就是上海、無錫,上海、紹興,每天往返這樣拍完的。”

施詩從小身體就很好,這也是她長這麼大頭一次住院,“那段時間,我第一次覺得有點透支,每天燒到40度,燒了二十多天,也查不出來為什麼,我只能給自己催眠,跟自己說我沒有生病,我是正常的。

殺青的時候我跟大家告別完,一上車就嗷嗷哭,也不知道哭什麼,可能是不捨《知否》的這個大家庭,還有就是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可以生病了。”

新 鮮 問 答

新京報:《知否》中的墨蘭雖然外表柔弱但心機頗重,飾演這樣一個角色不擔心被觀眾罵嗎?

施詩:不擔心,罵,說明大家對劇情有共鳴,這個角色的人設就是招人煩的,大家也煩她,說明我完成得很好。要是罵我本人,我就更無所謂了,大街上誰都過來罵我一句話,我還誰都生氣嗎?如果說是網絡暴力啊,惡意攻擊啊,我會直接屏蔽,這有什麼可想的呢?

電視劇《琅琊榜2》劇照

電視劇《大江大河》劇照

新京報:從《琅琊榜2》到《知否》《大江大河》,幾部戲和正午陽光合作下來感覺雙方默契度很高。

施詩:其實我們從《琅琊榜》第一部就開始接觸了,那時我在拍《武媚娘傳奇》,沒合作成,後來才有了《琅琊榜2》的合作,然後是《知否》《大江大河》。其實和一個團隊合作,更多還是看導演和製片人,他們的審美如果在近五年沒有變的話,那就應該還是我。

新京報:跟正午陽光合作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施詩:正午的團隊對所有的演員都給予了高度的尊重,這是很多行業內都達不到的。它的尊重不光光是對於演員,哪怕對群眾演員、對廠工都是給予了很多的尊重。而且這麼多年,每一部戲都是這麼長週期地運作,大家能做到這一點,我覺得是非常不容易。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