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雷同,演員一樣,複製怎麼可能延續攻略?
2019年01月28日22:08

原標題:人設雷同,演員一樣,複製怎麼可能延續攻略?

於正的《延禧攻略》可以說是2018年最熱門的劇集了,不僅在國內火得一塌糊塗,甚至還登頂Google電視劇搜索榜。正因為如此,觀眾對於正的新劇《皓鑭傳》也充滿期待,《皓鑭傳》一波三折定檔後,不少粉絲在網上奔走相告,劇集播出第二天,相關新聞就登上微博熱搜榜。

《皓鑭傳》劇照。圖源網絡

但這樣的熱度未能持續,《延禧攻略》讓於正暫時擺脫了“ 於一星”的命運,《皓鑭傳》又讓這個稱號還給了於正,豆瓣《皓鑭傳》主頁成了大型一星現場,與此同時《皓鑭傳》的網絡熱度也始終被《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劇壓住。為什麼《皓鑭傳》無法複製《延禧攻略》的奇蹟?

自我抄襲還沒有“微創新”

《皓鑭傳》講述的是,戰國末期禦史之女李皓鑭(吳謹言飾)在呂不韋(聶遠飾)的幫助下,與嬴異人(茅子俊飾)結成同盟,曆經九死一生,合力登上先秦最高權力巔峰,李皓鑭最終成為大秦太后。雖然同樣為女性的成長史,但《皓鑭傳》的曆史背景和格局比《延禧攻略》更為宏大,在群雄紛爭的時代,複雜的國運與人物命運相交疊,人物的抉擇也影響著曆史走向,如果《皓鑭傳》拍得成功,那麼它有望比《延禧攻略》更精彩。

但《皓鑭傳》給很多人的觀感是:這是《延禧攻略》的“番外篇”,到處是熟悉的演員、熟悉的人設、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比如出演《延禧攻略》魏瓔珞、乾隆、明玉、高貴妃、李玉、舒妃、弘晝、愉妃、錦繡等角色的演員,在《皓鑭傳》中又分別成了李皓鑭、呂不韋、殷醫師、華陽夫人、丞相、岫玉、蕭紅葉、瑤姬……演員雷同並非不可接受,你看TVB翻來覆去也是那幾張老面孔。關鍵是,他們的人設如此雷同。李皓鑭像魏瓔珞一樣“不好惹”,愛懟人;李皓鑭與呂不韋的互動模式,和魏瓔珞與乾隆的互動一模一樣,時不時來個點額頭和捏臉殺;舒妃和錦繡陷害魏瓔珞,換了馬甲變成岫玉和瑤姬,繼續陷害李皓鑭;殷醫師只不過是醫師版的“明玉”……

《延禧攻略》中的皇上在《皓鑭傳》里化身呂不韋。圖源網絡

《皓鑭傳》雖然有複雜宏大的曆史背景,但它的整個劇情設定與《延禧攻略》是相似的,曆史不過是一塊幕布,其內裡依舊是“爽劇”,依舊是受盡磨難的女主角的打怪升級史。《皓鑭傳》的節奏很快,像前三集李皓鑭就經曆自己被投河、母親被殺害、被情人拋棄、被賣身等苦難,但從第四集開始她就迅速成長,並送出三連殺,接連“剷除”了瑤姬、蕭紅葉與蜀侯婦。

熟悉的配方和味道,《皓鑭傳》卻沒有給觀眾帶來《延禧攻略》那種酣暢淋漓感。其癥結在於:魏瓔珞從弱到強的逆襲,並不依靠男人,就像魏瓔珞的一句著名台詞“我魏瓔珞,天生脾氣暴,不好惹”說的,女性性別意識、權利意識、自主意識等的萌芽和生長,並不依靠乾隆皇帝、富察傅恒等男性愛慕者,她既是魏瓔珞的自覺,也來自於富察皇后等女性的影響。人設和劇情上的“微創新”,讓《延禧攻略》從已經陳詞濫調的大女主戲套路中掙脫出來。

《皓鑭傳》有“ 爽劇”的模式,可本質上又回到大女主戲的套路去了。皓鑭的一路成長,全靠呂不韋的提點,她與呂不韋雖是合作關係,但也像是“養成關係”。這一處理既套路化,也嚴重影響觀眾的“ 爽感”:女性的成長路徑為什麼總離不開男性特權階層的教誨和庇佑?

觀眾不買賬“戰國宇宙”

《延禧攻略》走紅後有諸多分析文章,但鮮有人提及的一點是:《延禧攻略》設定的乾隆年代,是中國觀眾最熟悉的朝代之一,觀眾對於劇中呈現的“清宮宇宙”有親近感。

《康熙王朝》劇照。圖源網絡

去年底,二月河先生去世引來了很多人的追思,他創作於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是“清宮宇宙”的文學根基,既有最基本的曆史事實,對清朝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人文生活等又有體系性的刻畫。1999年改編自二月河《雍正皇帝》的《雍正王朝》播出,創下了當年的收視紀錄,紅遍全國,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一系列以清朝為背景的電視劇紛紛上陣。

2001年,改編自《康熙大帝》的《康熙王朝》播出,影響力空前;2002年的《天下糧倉》,講述的是乾隆登基之初圍繞糧食治理國家的事;2003年鄧超、郝蕾主演的《少年天子》聚焦的是曆史夾縫中的順治帝……這些電視劇都偏正劇色彩。

2004年,TVB 製作的《金枝欲孽》播出後引起巨大的轟動,掀起一股“金枝熱”。精彩的劇情、經典的對白、精湛的演技及獨有的“後宮爭鬥”風格是此戲取得高收視的重要原因,堪稱宮鬥戲的“始祖”。《金枝欲孽》以嘉慶後宮為背景,開啟了“清宮宇宙”的另一個分支“ 宮鬥宇宙”。這一股宮鬥熱潮在2011 年以雍正後宮為背景的《後宮·甄嬛傳》達到頂峰,2011年至2013年的兩三年內出現的宮鬥劇達20多部,並且多部以清朝為背景。

《鐵齒銅牙紀曉嵐》劇照。圖源網絡

除了正劇和宮鬥劇外,清宮劇里還有像《還珠格格》《李衛當官》《鐵齒銅牙紀曉嵐》等戲說曆史劇,以及《步步驚心》等穿越劇。總之,經過十多年的搭建,觀眾對於“清宮宇宙”非常熟悉,多多少少都知道乾隆、雍正,說起養心殿、禦花園、九龍奪嫡也不陌生,與清宮劇的心理距離近,也就更喜愛收看。

影視劇中的朝代,清朝最多,明朝次之,唐朝、秦朝、漢朝等大一統年代也有不少,宋朝零零散散有一些;天下紛爭的亂世,比如春秋戰國、南北朝時期則最少,因為曆史距離遠,曆史背景太複雜,不僅是觀眾——也是主創者的“曆史盲區”,很多人都很陌生。

《皓鑭傳》以戰國為主體背景——而戰國一直是影視劇中比較冷門的曆史時期,除呂不韋因《呂氏春秋》而知名,觀眾對於李皓鑭、嬴異人很陌生,對於戰國時期的社會、曆史、文化、生活等也有很深的隔膜。

《皓鑭傳》劇照。圖源網絡

雖然《皓鑭傳》在服化道等方面下了功夫,官方微博也一直在普及曆史常識,但觀眾對此興趣寥寥——觀眾更傾向於接觸熟悉的東西,而不是經由一部曆史劇枯燥地學習曆史。這不能全怪《皓鑭傳》,在一個“二倍速”以及追求“ 爽感”的年代,觀眾也更為浮躁。20年前正劇可以成為“國劇”,但在今日,“宮鬥套路千千萬,打胎分隊永流傳”或許更具噱頭。

由此,從心理距離和接受程度而言,《皓鑭傳》就落後《延禧攻略》非常大一截。

天不時,地不利

《延禧攻略》的走紅,除了劇情本身,掐準播出時點也非常關鍵。古裝題材一直是電視劇市場不可忽視的力量,為播放平台輸送著穩定可觀的收視,亦出現過一批耐人回味的經典作品。但在2018年,古裝劇長期缺席衛視黃金檔,各大視頻網站推出的古裝劇數量也比往年少,但市場對於古裝劇還是有著強勁的需求。這樣的背景下,《延禧攻略》趕在暑期檔播出,可謂是占盡了“天時地利”,它恰巧填補了市場的空當,也給觀眾“解了渴”。

李皓鑭和呂不韋。圖源網絡

《皓鑭傳》佔據“ 人和”。於正憑藉《延禧攻略》好不容易翻了身,《延禧攻略》的爆紅讓觀眾增加了對《皓鑭傳》的期待值,聶遠和吳謹言再續前緣也多了看點。但在播出時間點,卻不占優勢。

《皓鑭傳》原定檔於2018年11月15日,因為種種原因延期兩月才得以與觀眾見面。而此時市場上風頭正勁的是正午陽光製作,趙麗穎、馮紹峰、朱一龍等主演的宅鬥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知否》播出正酣,觀眾入戲正深,一部同類型的古裝劇要分割市場並不是那麼容易。何況此時市面上還有《絕世千金》《小女花不棄》等中小製作古裝劇瓜分市場,《皓鑭傳》能夠砸出水花已屬不易,想要像《延禧攻略》那樣成為國民大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從播出平台的編排來說,因為政策的變動導致了諸多不確定性,愛奇藝為了讓《皓鑭傳》趕緊落地為安,在重點影視劇和綜藝的編排上出現了“紮堆”現象。重點青春劇《獨家記憶》才剛播出幾天,《皓鑭傳》就走馬上陣;《皓鑭傳》才剛播出,頭部綜藝《青春有你》也播出了,這還不算《知否》《天衣無縫》等也在愛奇藝播出的電視劇。編排上重點紮堆,就容易出現觀眾分流的現象,本來冷門檔期每一個拿出手都是重頭戲,結果一塊上了,觀眾反倒會撿了這個,丟了那個。

《皓鑭傳》想要像劇中的皓鑭那樣逆襲,難了。

□曾於里(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