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她花幾百萬換頭、戴千萬名表卻依然土掉渣?
2019年01月26日01:01

  (文 微信公眾號:新氧)

  不好意思,今天依舊是吳秀波和小三“木木”專場,為什麼還要炒剩飯嘞?畢竟小編整整寫了他們三天了!因為小編吃瓜太興奮,忘記寫小三的變臉史了···

  (對唔住,忘記了自己的老本行)

  其實之前也稍微提過一丟丟,在這裏

  變臉史,當時以為這隻是普通的小三上位不成,含恨揭穿渣男的真面目。誰能想到後續會這麼勁爆!從社會新聞切換到法製頻道。

  而現在重提也是因為她都這麼壕了,都找吳秀波要了幾千萬了,居然還整得這麼土!甚至是醜···

  就算是渾身大牌,天價手錶加身也掩藏不住微商花錢參加XX時尚盛典,使勁拍照發朋友圈吹噓的土和low。

  更加證明一張臉的廉價感是渾身大牌也救不回來的。(非人身攻擊,僅說明長相帶來的觀感)

  其實蠻難理解的,以陳昱霖買買買的豪爽程度,不可能對這張臉不仔細、不捨得花錢。結果這錢還不如不花···

  (左:陳昱霖舊照)

  美商高低影響著方方面面

  剛好藉著這個時機,我們來重提“美商”這個話題。美商—美麗商數,Beauty Quotient。是指一個人對美學和美感的感知和理解能力。

  可以理解成,在變美過程中,對於自己外在形象的把握,包括:外貌、儀態、風格、言行舉止、甚至於聲音,當然,這是更淺顯的。

  更高層次的是對美學的鑒賞能力和美在實際生活中的行動和創造能力。

  美商的高低在每一個方面都得以窺見。就算是買買買也是要有審美觀作為支持的,看看章小蕙買的,再看看這位買的···

  章小蕙描述高跟鞋:竟有人做得那樣潮氣性感,像歐洲文藝片女主角家裡穿著簡單線條的 housedress 圓頭鞋,跟人約會私奔逃亡之際大家不會替她雙腳難受。

  滿屏的畫面感和代入感。

  而陳昱霖只會發微博打tag,勢必讓所有人都知道她去參加了米蘭時裝周。她文筆最優的時候大概是朋友圈千字長文血淚控訴吳秀波的無情無義吧,也是帶了點真情。

  無需評判,高下立見。當然拿章小蕙跟陳昱霖比,也是辱蕙了。章小蕙憑藉一己之力還清過億的債務。最忙的時候接20個雜誌的約稿,每天寫到淩晨,開服裝店第一年盈利2500萬。

  而陳昱霖最大的辛苦是每天在劇組給吳秀波煮粥煲湯洗衣服,淘寶養生照顧了他接近一年的時間。

  獨立自主是女性最堅實的內核,也是美商的核心,這意味著不隨波逐流,不討好、不媚俗。不隨當下的潮流輕易改變自己的風格、長相、儀態,頗有種任你東西南北風,我自巍然不動的淡定和堅持。

  (54歲的章小蕙)

  其實也不難想到陳昱霖手捧著大把的鈔票依舊學不會優雅和美麗,各路名牌加身、華表在手依舊掩藏不住自身沒底氣的虛張聲勢。(有底氣就不會曬曬曬,也不會對著手錶來大特寫了,這曬的也太)

  失敗的變臉過程

  雖然陳昱霖是個錯誤示例,但她的變臉史依舊對我們有借鑒意義。她原生長相最大的特點是“土”和“糙”並存。短寬臉和微微凸嘴帶來的土,鼻頭圓鈍、鼻翼稍寬帶來的糙,還有點撞臉鳳姐。

  優點在於:沒有太大的骨骼、頜面上的硬傷(比如骨性嘴凸、面中凹陷、顴骨顴弓突出),原生的眼睛長得不錯。

  她對於變美的改動上非常能看出她的隨波逐流,進行了鼻子加高、下巴加長的常規操作。

  下巴的加長大概是明星、網紅們最容易被忽悠的部位了。因為下巴加長的即時效果非常好,立竿見影肉眼可見的臉變小(臉部形狀改變),而玻尿酸打下巴又方便,花費對於明星們來說也是九牛一毛,所以經常能看見某某明星一出現就頂著能戳到脖子的尖下巴。

  動鼻子的思路倒是沒錯的,錯的審美。她本來就是骨骼平平、立體度一般的長相,一味的去折騰山根的高度,追求鼻子的高度增加,除了顯假沒有別的效果。

  為什麼我們覺得山根過高除了不自然,還會自帶一種low的觀感?因為太氾濫了,如何增加鼻子高度,大眾普遍的意識都停留在山根,但鼻中下部高度的增加才是決定鼻子高度的關鍵呐!

  山根的加高對於不缺錢的人來說跟喝水一樣容易,無論是塞假體或者是打玻尿酸都好做,難做的是鼻頭。

  換頭寶為什麼能夠換頭成功?別的不說,審美十分超前,同樣是鼻頭不高,在國內還在折騰山根的時候,她已經聰明的把眉心也一併加高,成功營造出高眉骨的立體眼窩,也讓山根不再突兀。(誰能想到換頭寶的鼻頭其實也不高嘞)

  (有優秀學員看出了玻尿酸的痕跡咩?)

  說回陳昱霖,再時不時來個脂肪填充,整張臉的塑料味就更重了,人工雕刻而又毫無美感。

  她變美的正確思路:就只改善鼻頭的糙與鈍,把鼻頭拉高,做得更精緻一些,再結合自身風格往可愛、鄰家上靠。她倒是也走對過一段時間,雖然鼻頭表現點可以更清晰一些。

  但後續沒有扛得住誘惑,不斷的把注射山根、下巴,來來回回大概搞了數十次吧。以為是在變美,實際是在“整醜”,就好像她以為是在享受揮金如土、侈靡的生活,實際上每一份饋送的禮物早已暗中標好價格。

  (左:第一次隆鼻;右:第N次)

  所以,這就為什麼她手捧著大把的鈔票,明明可以找到很多技術好、審美佳的大拿,整出來的效果跟低級網紅沒什麼兩樣。(沒有diss網紅的意思)

  因為她不動腦子。她太習慣不勞而獲了,做功課搜索整形相關的知識,對於她來是件很麻煩的事。她寧願聽從周圍朋友、諮詢師的意見,她也更追求快、立竿見影的即時效果。

  硬件決定上限

  但港實話,就算她按照上述變美方案,她依舊只會停留在小美女級別,頭骨的硬件好壞是無法踰越的鴻溝。這會兒已經動過鼻子、下巴的她被女二的趙麗穎吊打。(是的,吳秀波給她還安排過女一!)

  這依舊對我們有借鑒意義,因為變美的橫向對比無意義,縱向對比才能體現一個人的美商高低。我們都是大部分人,沒有明星極佳的硬件,比如優秀的頭骨,足夠飽滿圓潤頭包臉隨時都能脫穎而出。

  我們只能在有限的條件下,把自身美貌程度發揮到極致,悅人悅己。變美其實是個讓人上癮的過程,這代表了你對自己又瞭解一分,同時對自己的接納度又多一分。美商極高的人一定是平和且內心堅定的,而她的美也一定是日久彌堅,能經過時間考驗的。

  (俞飛鴻年輕時被說顯老,試想她如果去推顴骨或者做脂肪填充會怎麼樣)

  希望大家看完這篇能有收穫,能停下來思考,對於整形更加審慎,修復需要付出時間和精力遠超想像。整形是件好事,只是它被濫用了。讀書讓我們明智,拉低和站在高起點的選手之間的距離,整形也能某種程度上拉低和先天顏值高的人之間的距離。相信讀完這篇的你們能明白,整形不是不勞而獲,實際上這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承受非常大的壓力和代價。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醫美(微博)

  聲明: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