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特別調查小組:睜眼就是性騷擾 壓力風險並存
2019年01月24日13:44

  來源:獵雲網

  1月24日報導(編譯:楊卟咚)

  獵雲網註:本文作者為CNN駐站作家薩拉·阿什利·奧布萊恩(Sara Ashley O'Brien),資深製作人內利·布萊克(Nelli Black)和記者德魯·格里芬 (Drew Griffin)。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able News Network,下文簡稱CNN)近日獲得一份機密內部備忘錄稱,負責保護Uber安全的內部調查人員工作負擔過重,工資水平較差,個人精神也飽受折磨,因為他們每週都要在約1200起安全事件中苦苦掙紮。這份長達26頁、由外部風險管理顧問編寫的備忘錄反映,就在去年五月,Uber的特別調查小組(Special Investigations Unit,下文簡稱SIU)每週都要處理數百起安全事件。當時,該小組由15名組長和60名調查人員組成,他們的任務是處理北美地區彙報給公司的嚴重事件,包括口頭威脅、身體侵犯、性侵犯、強姦、盜竊和嚴重的交通事故。

  Uber的發言人在媒體的採訪中表示,委託他人編寫這份備忘錄的目的在於,“讓調查小組更加專業、更加出色”。儘管備忘錄指出,小組成員更青睞與大公司及年輕群體共事,但也反映出調查人員存在心理健康風險,甚至有自殺的可能性,所以小組內部的實際情況也非常糟糕。

  Uber向CNN詳細描述了公司自備忘錄完成之後所採取的行動。Uber的安全通信主管布魯克·安德森(Brooke Anderson)在聲明中表示,“我們一直都把安全視作核心。Uber將在2019年繼續關注安全問題,有計劃發佈一份準確的透明度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

  調查人員肩負巨大壓力

  在過去一年中,Uber多次表示安全是其第一要務。但公司仍考慮積極推動全球範圍內的推廣活動。備忘錄指出,截至去年五月,SIU的調查人員大多是二三十歲。根據CNN對新老員工的分析,在處理受害者電話的調查人員中,有人曾經是星巴克咖啡師,也有人曾經是Chipotle餐廳的經理。備忘錄指出,SIU的許多調查人員都有 “執法、調查和軍事背景”。備忘錄還指出,“小組成員存在巨大的壓力和嚴重的焦慮”,而小組中的六名成員在“經曆了巨大壓力之後,需要進行臨床護理”。

  除了內部備忘錄外,CNN還與Uber的七位前僱員進行了交談,其中包括管理人員和調查人員。為了防止報復和職業影響,所有人都是以匿名身份接受採訪。Uber發言人在發送給CNN的電子郵件中表示,在“快節奏的危機處理工作”中,這類問題並不少見,他還補充說到,“我們現在正想法設法地支援安全事件處理人員,幫助他們應對這項重要工作中的壓力和挑戰,我們也希望確保這些人員具備必要的技能,有能力解決這些敏感而嚴重的問題”。備忘錄注意到,有些事件可能會重複發生,也有些事件在接受進一步調查後被證明是欺詐行為。備忘錄指出,“SIU小組每週處理近1200起事件,雖然SIU自稱大多數事件報告都有證據可以依據,但實際上部分報告毫無意義,甚至構成欺騙”。

  備忘錄表示,嚴重事件可能會對Uber在財務和聲譽方面造成損害。公司計劃2019年上市,但是公眾對Uber的信任也會“因(公司)定期遭受嚴重的不當或非法行為指控而遭到侵蝕”。CNN在去年四月的另一項調查中發現,根據包括警方報告在內的公開數據顯示,自2014年以來,有103名司機被指控對乘客實施了性侵犯或性虐待。在CNN追問有關性侵犯的問題後,Uber宣佈了更多的安全措施,這當中包括與RapidSOS(接入911呼叫中心的求救軟件)進行合作,當乘客點擊Uber應用程式中的求救按鈕之後,司機的位置和相關信息就會發送給當地警局。Uber還修改了背調規定,現已對司機進行年檢。在調查公佈以後,Uber宣佈將廢除此前對性侵受害者提出的強製仲裁條款和保密要求。

  Uber如何跟蹤投訴

  一年多來,CNN不斷敦促Uber在其平台上披露有關性虐待和性侵犯的指控數據,但Uber回應,這些指控數據要到2019年才能準備完畢。公司前經理表示,Uber一直掌握著指控內容,也在實時跟蹤投訴,但最初一直擱置著備忘錄。另一位前經理表示:“Uber是一家建立在數據基礎上的科技公司。這些數據一直擺在那裡。”Uber對這一指控表示抗議,稱公司正在接受審計。去年十一月,公司宣佈了新的分類方法,對“不正當性行為(Sexual Misconduct)”、“性侵犯”和“強姦”等投訴進行了分類處理。下一步是公佈數據。

  公司根據嚴重程度對投訴進行了分類。當投訴提交到內部時,SIU小組處理最高能處理三級事件(L3),包括人身攻擊和交通碰撞。據消息人士透露,四級事件在內部被稱為L4,包括強姦、性侵犯和死亡事件。備忘錄還表示,如果SIU小組處理的事件被公開,Uber的收益將遭受全面打擊。備忘錄表示,“我們從CNN和其他媒體的報導中可以看出,一個事件給Uber的品牌和聲譽所造成的損失或達數百萬美元,也會令他們失去乘客的信任”。

  備忘錄指出,薪酬是員工衡量自我價值的途徑,因此建議Uber提高時薪來“吸引、留住優秀的調查人才”。根據該備忘錄,Uber在已籌集了220多億美元風投資金的前提下,卻只給調查人員發放18.5美元的時薪。而在備忘錄中提及的航空公司和公交公司,他們分別給調查人員發放26美元和21.8美元的時薪,與此相比,Uber的薪酬水平較低。備忘錄稱,三家公司的調查工作皆屬於非工會職位。

  在Uber,調查人員在招聘期間會接受一些專門培訓。Uber發言人說,SIU小組的所有人員都接受了長達八週的培訓,包括敏感調查、偏見與同理心培訓。這位前經理說,調查人員會被指定的工作人員分配投訴事件。雖然工作人員試圖將涉及性侵犯的案件分配給經驗豐富的調查人員,然而有的投訴幾乎沒有任何有效信息,有時最對口的調查人員正在忙其他工作,甚至全員忙線。調查人員通過與報案者和被指控的肇事者交流,評估乘客或司機的說法是否有效。他們能決定每個投訴事件的最終結果,甚至可以禁止司機或乘客今後使用Uber的服務。

  鳳凰城辦公室內情

  備忘錄指出,調查人員“喜歡在Uber工作”,但“調查小組成員”正遭受“疲勞、睡眠不足和許多問題”的干擾。“為Uber工作的調查人員面對著那些情緒不穩定的、喋喋不休的投訴者,每天至少要處理幾十起投訴事件。他們與肇事者和受害者直接交流,對性侵犯和其他攻擊進行歸責,但討論當中不乏肮髒語言和直接/間接威脅”。

  一位前員工表示,他們雖然覺得自己在公司得到了公平的待遇,但升職加薪的機會卻比較渺茫。這份備忘錄同樣提出,“Uber並未給調查人員製定標準的職業規劃”。幾位前員工也表達出這樣一份心情,當入職美國最有價值創業公司的激動心情過去之後,他們在工作中遭受的精神損害逐漸顯現。

  辦公室本身就是讓部分SIU調查人員感到沮喪的因素。兩名員工表示,公司拒絕了在開放空間中採用隔音手段的建議,因此,如果辦公室談話漏入了電話中,調查人員就很難進行敏感對話。兩名員工都表示,在電話中,對方有時會因背景噪音而質疑調查的嚴肅性。有一次,當另一個小組的人開始對同事唱“生日快樂歌”時,調查人員正在與一名性侵犯受害者通話,受害人當即掛斷了電話。Uber發言人說,根據這份備忘錄,SIU小組的工作區域增加了門,提高了安靜程度,也保護了調查人員的工作隱私。這位發言人說,辦公室還設立了兩個專門的敏感電話室。

  備忘錄還提出了其他的改善建議,例如職業規劃與培訓。還有更簡單的改善建議,比如在辦公室增加La-Z-Boy軟椅和健身車。“這隻需適度的預算,當員工與受害者/肇事者進行交流、考慮解決辦法時,只要花幾分鍾時間釋放壓力,事情就能有所不同”。

  Uber表示,目前正在或已執行備忘錄中的“所有核心建議”,包括提供建議、調整工作時間表、改善工作條件和提供額外培訓。公司目前仍在聘請更有經驗的調查人員。公司多次拒絕具體說明何時公佈在其平台上發生的性侵犯和其他事件的數據,只表示將在2019年的某個時候公佈。安德森在聲明中提出,“在安全問題上,我們認為數據必須保證其正確性,這也是未來改進的基礎。我們已經公開承諾今年會發佈數據,為了對發佈內容切實地負起責任,我們正在與專家審計安全事故數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