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個大早趕個晚集 微軟移動操作系統巨敗
2019年01月23日09:43

  來源:正解局(ID:zhengjieclub)

  1975年,比爾·蓋茨創業時發下宏願,要讓“全世界每個人都有一台電腦”。鑒於微軟對電腦普及的貢獻,他確實做到了。

  但是,當時的比爾·蓋茨可能不會想到,40年後,人們的信息處理設備正在從個人電腦轉向移動終端。

  而他一手締造的微軟,遭遇了歷史上的最大失敗。

  1. 慘敗!放棄移動操作系統

  近日,微軟宣佈,將於2019年12月10日停止發佈Windows 10移動操作系統安全和軟件更新,並同時停止對相關設備的技術支援。

  一句話,微軟徹底放棄了移動操作系統。

  在移動操作系統上,微軟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可謂慘敗!

  早在1996年,微軟就推出了嵌入式操作系統Windows CE,並聯合HTC開發出了Windows CE掌上電腦。其時,喬布斯剛回到Apple救火,Google還沒成立呢。

  Windows CE可視為移動操作系統的祖師爺,搭載這一系統的Kangaroo、iPAQ等掌上電腦,風靡一時。

  2000年,微軟基於Windows CE開發出全新的Windows Mobile,正式進軍智能手機市場,一度成為僅次於Nokia塞班的第二大移動操作系統。4年後,Apple才召集了1000多名精兵強將,秘密研發iPhone。

  直至2007年1月9日,舊金山馬士孔尼會展中心,一身黑色襯衫和牛仔褲的喬布斯捧出iPhone,遠在華盛頓州雷德蒙德的微軟,感到了一絲隆冬的寒意。當年11月5日,Google正式發佈Android系統,更是讓微軟雪上加霜。

  為了應對挑戰,2010年10月21日,微軟發佈了新一代手機操作系統Windows Phone,希望與iOS、Android鼎立抗衡。

  現實卻事與願違——

  2013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份額中,Android、iOS分占79%、13%,Windows Phone只有區區3.7%。

  為了扭轉劣勢,微軟以72億美元收購Nokia手機業務。微軟的如意算盤是,利用Nokia在手機領域的經驗、渠道、品牌,做大自家的智能手機業務。

  無奈,“老司機”Nokia也是英雄遲暮。兩大巨頭未能形成合力,錯失了2014年開始的智能手機大爆發時代。

  IT行業瞬息萬變,不進則退。微軟手機業務雪崩式下滑,2013年第三季度,營收還有30億美元,現在只剩下500萬美元。Windows Phone市場份額也是每況愈下,據IDC數據,2017年已不足0.1%,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2014年,印度裔薩提亞·納德拉臨危受命,出任微軟CEO。當年,納德拉就反對收購Nokia。一朝大權在握,納德拉壯士斷腕,先是裁員2.6萬人,後又將功能機業務出售給富士康。

  實際上,微軟內部對移動操作系統早已放棄治療,這次只是“官宣”罷了。

  2. 可惜!那些年錯過的風口

  微軟在移動互聯網上的失敗,與其在互聯網上的失敗,可謂一脈相承。

  自互聯網興起以來,微軟接連錯過了搜索、社交、移動硬件、電商四大風口。

  搜索。早在1999年,微軟的一名員工就提出了關鍵詞搜索付費思路,比Google成型的商業模式整整早了3年。實際運作中,微軟卻陷入內鬥,關閉了這項業務。直到2009年,微軟才推出了搜索引擎 Bing,向Google宣戰。彼時大局已定,Google佔據了美國搜索引擎市場超64%的份額。今天,微軟費盡周折,Bing的市場份額也只有10%。

  社交。微軟在社交領域的探索,屢戰屢敗,屢敗屢戰。2005年,面對Facebook和MySpace等社交網站的崛起,微軟也適時推出了社交應用Wallop。可年僅3歲,卒。2009年,twitter、Instagram和Pinterest等重量級社交媒體紛紛入場,微軟再次出手,於2012年上線了Socl。這次長命一些,默默無聞活了5年。關閉Socl後,微軟又鍥而不捨地上線了一款新的社交APP Who's In。可惜依然是泥牛入海,沒有激起半點水花。連聊天工具MSN都能做死,就不要指望微軟做好社交了。

  移動硬件、電商,皆是如此。微軟要麼無所適從,要麼昏招連連。最典型的是IE瀏覽器,這個瀏覽器的霸主,被後起之秀Chrome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早已淪為互聯網界的經典笑話。

  犯錯是要付出代價的。微軟的在線部門以每年虧損20億美元的速度不斷燒錢,2013年一度虧損了110億美元。其中,Bing從2009年到2011年,累計虧損了55億美元。

  互聯網的風口猶如一道稍縱即逝的門縫,一旦錯過,便再也無法進入。微軟打盹之際,Google、亞馬遜、Facebook等快速崛起,成為與之抗衡的新興力量。

  3. 基因?錯失互聯網的真正原因

  早期的微軟,實際上處於“雙重”壟斷地位,既控製著人們使用計算機時無法繞過的接口——操作系統,又控製著人們使用互聯網時無法繞過的接口——瀏覽器。加上無比雄厚的財力,微軟比任何競爭對手都有優勢稱雄互聯網。然而,它卻一再錯失時代機遇之門。

  扼腕唏噓之餘,不禁讓人好奇,微軟何以至此?原因可能有點弔詭,微軟在互聯網領域太失敗,是因為在個人電腦領域太成功了。

  這就是所謂的“基因決定論”——

  企業在某個領域取得巨大成功,由此塑造的企業文化、做事方式、商業模式猶如基因一般,讓其很難適應新的市場。

  “基因決定論”絕非是宿命論,而是一個普遍規律。微軟如此,Google又何嚐不是。這個互聯網領域當之無愧的巨頭,也多次折戟社交。基因決定論同樣適用於國內互聯網巨頭,百度做不好電商,騰訊做不好搜索,阿里做不好社交,早已是不爭的事實。

  循著這個思路,我們確實能找到微軟錯失互聯網的一些蛛絲馬跡。

  微軟對互聯網業務不夠重視。自從壟斷了PC操作系統,微軟幾乎是躺著賺錢了。互聯網當然重要,但對微軟來說,沒有那麼重要。這就導致,微軟的互聯網業務缺乏足夠的緊迫性和戰略定力,大多在淺嚐輒止,不斷調整策略,最終一無所獲。

  微軟無法理解互聯網思維。微軟的商業模式是收費,互聯網的思維卻是開放、免費。微軟無法理解互聯網思維,喪失了反應力和敏銳性。哪怕是投身互聯網,微軟還帶著濃厚的傳統PC痕跡。

  以移動操作系統為例,微軟Windows Phone對標GoogleAndroid,但又不肯開源。最後,封閉安全性不如iOS,開放可玩性不如Android,顯得不倫不類。

  實際上,移動操作系統最大的仰仗是由硬件廠商、應用開發者、消費者等構成的生態系統。

  微軟不願開源,本就錯失先機。失誤之二,是沒有像Google找到Samsung一樣找到靠譜的同盟者。最大敗筆則是無視消費者和應用開發者,先是Windows Phone 7手機無法升級到Windows Phone 8系統,後又不肯在分成上讓利開發者,寒了人心,最後成了孤家寡人。

  長坐霸主寶座、享國已久的微軟,在本行業耍橫還情有可原,但在互聯網行業這樣幾乎是致命的。

  基因造成的思維差異,註定了微軟一開始就輸在起跑線上。

  4. 隱憂!贏了現在,輸了未來

  令人驚奇的是,接連錯失互聯網風口、四十不惑的微軟,正在煥發第二春。

  2018年11月30日,微軟成功超過Apple,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

  這得益於微軟押寶雲計算、AI以及“去Windows化”的成功。數據顯示,Office和雲計算兩塊業務就佔據微軟7成以上利潤,成為名副其實的現金牛。曾經的賺錢主力Windows業務,已逐漸退居二線。

  站在現實經營的角度,“去Windows化”當然是正確的,能夠讓微軟輕裝上陣。事實上,正是跳出了操作系統的“執念”,微軟才得以煥發了新的生機,重現往日榮光。

  但是,即便重要性一降再降,Windows依然是微軟安身立命、之所以成為微軟的根基。

  同理,放棄移動操作系統,是一種解脫,卻也意味著,微軟徹底失去了掌控下一代操作系統的話語權。

  早在2017年,Android就以37.93%的市場占有率,首次超過Windows(37.91%),成為全球市場份額最大的操作系統。

  現在的Android,當然無法完全取代Windows。但從長遠來看,一旦大多數用戶處理信息的設備從個人電腦轉到了移動設備,Windows就會變得無足輕重,微軟的根基也將被徹底洞穿。

  重返第一的微軟,贏了現在,輸了未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