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陳黎芳:我們與美國技術還差兩萬五千里
2019年01月21日16:07
陳黎芳  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成員、高級副總裁
陳黎芳 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會成員、高級副總裁

  來源:中融聯  

  出生於1971年,畢業於中國西北大學,1995年加入華為,曆任公司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國際營銷部副總裁、國內營銷管理辦公室副主任、公共及政府事務部總裁。

  華為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陳黎芳,近日在華為新員工座談會上講話說到:

  我們要正視美國的強大,看到差距,堅定地向美國學習,永遠不要讓反美情緒主導我們的工作。在社會上不要支援民粹主義,在內部不允許出現民粹,至少不允許它有言論的機會。全體員工要有危機感,不能盲目樂觀,不能有狹隘的民族主義。

  為什麼我們要堅定的向美國學習?真正的美國製造,你瞭解多少?

  我們不要小富即安,我們不要以為手頭有幾個活錢就了不得,如果產業沒有增長潛力,沒有附加值,沒有精鋼鑽,光做牛仔褲和運動鞋,不管做得多好,做得多大,都不可能趕上美國。現在都還是農民工進城。

  想趕上美國,不但要有中國自己的通用電氣,波音,也要有中國自己的諾斯洛普格拉曼,霍尼韋爾,洛克希德·馬丁,雷神,湯普森·拉莫·伍爾德里奇,聯合技術,利頓工業,達信,CSC,ITT ,聯合防務,休斯電子,L-3通信,艾連特技術系統,哈里斯,羅克韋爾,阿爾康工業,韋里迪安,西利康圖解計算,布茲·阿倫·哈密爾頓,普利邁克斯技術,米特里......EGG,DRS,泰里達因技術,列·謝格勒,裝備支援系統,蒂坦,安特翁,AM General,電子數據系統,奧什科什,庫比克等等;

  更要有中國自己的通用汽車,陶氏,亨斯曼,PPG ,伊士曼化工,孟山都,道康寧,惠普和安捷倫,IBM,泰科,英特爾,卡特彼勒,德爾福,杜邦,江森自控,思科,3M ,迪爾,固特異,施樂,艾默生,惠而浦,Motorola,朗訊,輝瑞、羅氏、禮來等等。

  上述這些企業加上普林斯頓,哈佛,耶魯,斯坦福,伯克利,加州理工,麻省理工,芝加哥,哥倫比亞多等等大學才是美國綜合國力的支柱,才是美國驕傲的本錢,才是美國強大的原因。

  經過我們這30年奮力追趕,我們與美國距離雖然不是差十萬八千里了,但是還差得遠,二萬五千里總是有的。

  舉例來說,在復合材料領域,杜邦積累的工藝數據,就是目前我國已經掌握的數據25倍以上,在渦扇發動機領域,我國做完的材料和工藝試驗數量,不過GE的5%而已。

  其他領域差距同樣大,尤其是微電子,精密儀表儀器(現在國內大企業沒有安捷倫儀器的實驗室都不好意思給別人打招呼),傳感器,精細化工,復合材料,特種金屬材料,精密陶瓷材料等等,差距不可以道里計。

  單單是機械製造領域,我們在高檔數控系統,數字化工具系統及量儀,高檔DCS、FCS和PLC,渦扇發動機智能控製系統與美國就有20年的巨大差距。

  在精密和智能儀器儀表與試驗設備方面差距更大,在高精度、高穩定性、智能化壓力、流量、物位、成份儀表與高可靠執行器,智能電網先進量測儀器儀表(AMI),材料分析精密測試儀器與力學性能測試設備,新型無損檢測及環境、安全檢測儀器,國防特種測試儀器等各類試驗設備我們基本全部依靠進口,被瓦森納協定禁運的,只能依靠隱蔽戰線同誌們冒險。

  至於高可靠性力敏、磁敏等傳感器,新型復合、光纖、MEMS、生物傳感器,儀表專用芯片,色譜、光譜、質譜檢測器件;高參數、高精密和高可靠性軸承、液壓/氣動/密封元件、齒輪傳動裝置及大型、精密、複雜、長壽命模具;高檔(尤其是軍品級別)電子器件及變頻調速裝置等等都只能依靠進口或特殊手段取得。

  美國製造業目前結構的優化程度是超出大家想像的,石油煤炭這種依賴資源的產業佔比很低,消耗能源的汽車產業佔比也不高,讓人意外的是化工和機械這兩個產業,佔比非常高,而且這兩個產業,美國在技術上有絕對領先優勢。2013年,化工產品(包括製藥)+塑料橡膠占全部製造業產值的19.5%;食品飲料占10.8%;電腦電子占9%;金屬材料占8.7%;機械產品占7.8%;汽車產品占6.1%;航天運輸5.9%;其他產品4.5%;石油煤炭4.4%。

  不要小看美國的製造業,沒有美國製造業,我們的數控機床,電子工業,能源工業,精細化工業和部分軍工產品全部或部分要歇菜或性能大減價扣。”

  真正要愛國愛民,為民族爭光爭氣,唯有學習加實幹!

  偉大而不屈的中華民族,是不斷學習,不斷創新,不斷為人類文明做貢獻的優秀民族。

  而靠嘴喊、耍花招、噴怨氣,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