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認為中國足球=中國男足國家隊
2019年01月21日12:12

國足贏了,中國足球贏了嗎
國足贏了,中國足球贏了嗎

  中國2-1泰國,國足實現了15年來的淘汰賽首次勝利。15年前,2004年亞洲盃,國足4強12碼大戰淘汰伊朗挺進決賽。巧的是,今年國足下一場的對手正是伊朗,可憑國足如今的實力對上伊朗只能說凶多吉少,伊朗是去年世界盃差點掀翻葡萄牙出線的球隊,小組賽積4分。

  所以,一場2-1的勝利除了可以說明我們邁出了15年來的一小步,但更加直接地證明的是,我們過去15年間的退的一大步。

  小編有幸經歷過國家隊輝煌的末段,親眼目睹了2004年亞洲決賽中國被日本的手球入球反超。那一年,我痛罵小日本的無恥卑鄙,同時也學會了決賽上李明的咬波衫慶祝。曾想過那一年是中國足球的起點,沒想到卻是20年來的終點。

  我們總是說國足不行,國足不行,國足又輸給了誰誰誰啦,國足連誰誰誰都打不過。。。所以上面開始整治國足,出各種政策,U23踢中超,U23中超出場保護政策,買外援交青訓培養費。。。這一切政策無論管不管用,都是來指向一個地方——改善中國男足國家隊的成績。

  但是,有些人是不是忽視了一個問題:國足是指男足國家隊,還是中國足球?

有多少人把中國足球當成中國男足國家隊
有多少人把中國足球當成中國男足國家隊

  中國足球不等於中國男足國家隊

  2008年春晚小品《火炬手》,桑治丹丹關於「什麼運動最揪心?」的回答,一句「中國足球」贏得滿堂彩,但這僅僅是為了語言邏輯排序的笑點而設計的並不嚴謹的詞彙,卻再一次讓大眾將中國足球與中國男足國家隊兩者之間徹底混淆了,同時也混淆了管理者的思緒。

  一些坐在位子上的人大喊要搞好中國足球,出台一系列辦法,那請問中超不算中國足球嗎?中國業餘聯賽不算中國足球嗎?中國學生體育足球課不算中國足球嗎?普通大眾踢得草根週末聯賽不算中國足球嗎?我們對於中國足球四個字的理解似乎有很偏差,而且是很大的偏差。

  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始建於1924年,於1931年加入國際足協。從1976年起參加亞洲盃足球賽,於1984年和2004年兩度獲得亞洲盃亞軍。而中超呢?中超的前身是甲A,創辦於1994年,2004年改名為中超。這樣看來從歷史的角度,人們對於中國足球的印象多於其他中國足球球隊的印像是正常,尤其是不看足球的人。

  中國足球說改革,改革了這麼多年為什麼不行?我們總說14億人口的泱泱大國找不出11個會踢足球的?如果這麼找,那還真找不出來。

中國職業足球起步晚於國家隊
中國職業足球起步晚於國家隊

  中國足球與男足國家隊的關係

  去年,微博上一條熱搜被刷爆,中國足協統計的中國足球職業球員註冊人口僅為8000人。什麼概念?德國的足球註冊人口為650萬,而整個德國才8000萬人。當然,這兩項都不是最新的數據,且不完整,因為光中超+中甲+中乙就已經將近2000人,算上他們的3-7級各級青年隊外加足球直接註冊的青年球員等。。。實際數據有個2-3萬沒問題吧?

  拿8000的註冊球員人口、3萬的準職業足球人口,去拚南韓的35萬,日本的70萬?去拚法國、德國的上百萬?平常人想想就知道可不可能

  德國足球的註冊人口之所以能有650萬人如今龐大,是因為在德國,擁有各級別25000傢俱樂部比賽,青少年足球比賽,以及32歲以上人員足球比賽,40歲以上人員足球比賽等等。在德國,只要你參基比賽,就必須註冊,所以德國足球註冊人口才這麼多。在中國,註冊成職業或業餘球員不是強製的,但要求你有參加相關比賽的證明,一般人最終不從事足球運動的是不會註冊的。這是中德足球註冊人口差距的一個原因之一,但請注意德國成年男人足球註冊人口仍有400萬人,球會足球人口高達18萬人(2017年德國足協官網數據)。

  現在想想國足為什麼上不去?你從幾千人里(更多的是從中超的幾百人里)選中年輕的球員,培養他們然後去國家隊比賽,就覺得男足水平能上去了?

這一邊訓練著u23,另一邊練著足球操
這一邊訓練著u23,另一邊練著足球操

  朽木你再雕,它還是朽木

  我們不可否認,專項對待u23球員確實能提升這批年輕球員的水平,但提升不了男足的水平。這些年輕球員是你從幾千人的矬子裡拔將軍拔上來的,跟人家真正的將軍能比嗎?你去培養他們,你培養到最後也確實能提升他們自身的水平,但提升不了國足。別說和鄰國,和世界國家的足球隊踢球了,練了兩三年,能不能達到我們國家30歲球員的水平還不一定呢。

  看看球會應對u23的政策,規定必須上u23球員,好,那我先派u23球員上去,再換下來;規定u23球員出場時間,好,那我比賽鎖定勝局了,提前把球員換上去。球員能力不行,就是能力不行,你強行讓我們培養,我們也培養不了。球員是好苗子,不用你規定政策,我們自己就用了。

  為什麼球會覺得不行的人,規定非得要強上?

  以下是歐洲金童獎設立以來的獲獎者名單

  2003年 拉斐爾·雲迪華達

  2004年 韋恩·朗尼

  2005年 里奧·美斯

  2006年 法蘭西斯科·法比加斯

  2007年 沙治奧·阿古路

  2008年 安達臣·安達臣

  2009年 亞歷山大·柏圖

  2010年 馬里奧·巴洛迪利

  2011年 馬里奧·葛斯

  2012年 伊斯高

  2013年 保羅·普巴

  2014年 拉希姆·史達寧

  2015年 安東尼·馬迪爾

  2016年 連拿度·山齊士

  2017年 基利安·麥巴比

  2018年 馬泰斯·迪列治

  除了08年曼聯的安達臣之外,剩下的多多少少都成為了在全世界範圍內的明星球員,2016年以後的球員由於還都太小,我們無法評估。再讓我們隨便挑一挑現在的世界級球星,哪一個不是從年輕時起就是優秀的苗子,大器晚成的有幾個?年少成名的球員不一定成長為頂級球員,但頂級球員幾乎都是年少成名。

  說白了,一球員未來行不行,20多歲就看出來了,不行的話你再怎麼練也沒用

哪球星不是年少成名,就算沒成名,也是年少得水平
哪球星不是年少成名,就算沒成名,也是年少得水平

  為什麼我們會有這麼畸形的政策?大概就是急於求成的功利性心態的最好體現了吧。足球這樣複雜的高水平運動,不是你挑個人隨便封閉練一練就能達到了,可是政績三四年內就得出效果,誰願意靜下心來去從根上去培養足球運動呢?

  我們總是期待5年後,10年後,國足能成長。10年後?那你看看現在這幫15-16歲的青少年踢得怎麼樣就知道了,別說看了,我們都不知道去哪兒看,幾萬人里刨去成年球員,有多少是少年球員?

  中國足球與中國足球環境

  想提升國足水平,總說搞青訓搞青訓,這個思路沒錯,關鍵是我們怎麼搞得?首先青訓不等於中超u23,青訓不等於那8000里的年輕球員,其次青訓更不是僅僅給青少年球員上所謂不倫不類的足球課。

  一個國家的運動員水平,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家的經濟水平和人口水平。像巴西、阿根廷這樣經濟不行,但人口行的國家,人家平民窟的小孩踢足球可以改變命運,改變不了命運也影響不了生活。經濟發達國家,社會福利好,平均教育水平高,踢足球踢不好也有其他保障。像南韓和日本呢?他們介於一個中間位置,不過人家各級梯隊同樣鋪設廣泛,「沒踢出來」的人選擇方向也很多,社會保障也大體也可以接受。而像日本,高中聯賽的職業化如此專業,決賽到場觀眾多達上萬人。這些高中生在進入大學前就擁有了很高水平,完全可以自己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本田圭佑、長友佑都等日本海外效力過豪門的球員都是從高中聯賽走出來的。

  另外一個不可避免的原因是我國的計劃生育制度。目前我國開放了二胎才沒幾年,什麼時候開放三胎還不得而知。總有些人喊著:你們罵國足,卻不送你們的孩子去踢足球!可是這種情況你讓家長怎麼送,家裡就一個寶貝孩子,誰願意把唯一一個孩子的未來交給不透明的足球?這還不算給各級教練塞的紅包錢。

  我們國家呢?初高中搞個足球賽要遭到各科老師的反對,抱個足球出門會被家長責問。有多少孩子中學時期是偷偷摸摸踢球的?現在又出來個鬼不鬼的足球操,中國足球的生存環境在哪裡?

李金羽表示中國足球的基礎設施太差
李金羽表示中國足球的基礎設施太差

  硬件與軟件

  幾年前大學時期我曾經參加過國內某足球APP的記者會場,前國足前鋒,前中超金靴作為嘉賓到場,李金羽談了談關於中國業餘足球的現狀:「現在孩子們,包括成人業餘足球的環境太差了,孩子們在場邊換球鞋球襪連個凳子都沒有,更不要說更衣室了,飲水,教練,醫療各方面的支持想都不要想,我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提高中國業餘足球的硬件水平。」

  李金羽談到的僅僅是硬件,還沒說到軟件。2017年,北京彙佳學習被曝出聘用了在加拿大有過多次性侵經歷的外籍教練,教授課程包括足球、排球。最終事件被曝出後,雖然彙佳聲明該外籍教練並未在學校發生違紀違法行為,但教師本人提出了辭職。事實上,《溫哥華太陽報》的報導顯示,該教練在(1974年至1976年)被發現性侵後,便離職一走了之,此後1976年至2006被發現有性侵紀錄後,仍然是辭職。2016年,他仍被人指控有性侵行為,而2017年這一次他又選擇了辭職,他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而是選擇辭職逃避。很明顯這也許是他的一種管用方式。我們很難想像,充斥在北京乃至全國各家學校的外籍教練是什麼質量。

  目前中國青少年足球課的現狀是,大量冒牌體育大學學生、濫竽充數的所謂外籍教練,所謂擔任多少多少年的職業退役球員擔任5-10歲孩子的足球啟蒙老師,你還能指望我們的孩子能學到什麼?光是小編所在的大學,有多少運球都不會的學生被各種培訓班機構拉走被當成足球老師教小學生,這些被教出來的孩子,未來能幹啥?他會跟你說:哦,我在小學上過足球課,但我不知道什麼是越位。

  歸根結底,足球是一種由上到下的長期投資活動,需要環境的建設、師資力量的培養、從少兒時期完善的足球知識技術普及、以及透明的行業情況,這才是中國足球。我們要得是提升中國足球的實力,這種實力是持續十幾年,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你不可能說你開採一個油田,選用只能用幾年的鑽油機器吧?你開辦一個學校,不可能只培養幾年孩子去拿獎別的都不管吧?

  中國足球不只是中超,不只是中國足球國家隊,是中國生個足球生態的問題,這個我們球迷都懂的道理,有些從業者甚至是擁有很大權力的從業者卻不知道。

  可悲的是,這一現象不僅僅存在於足球領域。

  (查威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