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亞首都一家酒店遇襲致21死 中國公民快速獲救
2019年01月21日19:04

  原標題:內羅畢都喜酒店恐襲案始末

  參考消息網1月21日報導(文/王小鵬 盧朵寶 丁蕾)位於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市中心附近的都喜酒店“大隱隱於市”,它是內羅畢頂級豪華酒店中的一家,但是人們卻無法從主幹道上一睹它的風采。此前,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它會遭遇襲擊,但恐怖襲擊卻真實地發生了。

  當地時間1月15日下午,酒店所在的商業綜合體傳出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戰鬥結束的16日,由索馬里“青年黨”製造的這一起恐怖襲擊事件,已造成21名無辜人員喪生,其中包括16名肯尼亞人、1名英國人、1名美國人和3名不明國籍的非洲裔人士。另有多人在醫院接受治療。

  中國駐肯使館17日向本報記者證實,襲擊發生時,有兩位到肯尼亞出差的中國公民在酒店當中,他們被成功解救。目前暫未收到中國人在襲擊中傷亡的消息。

1月15日,恐怖襲擊發生後,人們從都喜酒店所在的商業綜合體撤離。(王騰 攝)
1月15日,恐怖襲擊發生後,人們從都喜酒店所在的商業綜合體撤離。(王騰 攝)

  襲擊者蓄謀已久

  根據警方和當地媒體《民族日報》和《旗幟報》17日的爆料,這次襲擊早有預謀。警方抓獲的一名犯罪嫌疑人維奧莉特·肯蒙托與她參與實施此次恐怖襲擊的男友阿里·薩利姆去年3月底在位於內羅畢旁的基安布郡一個小區租下一所房子,並買了一輛套牌小轎車。這輛車正是恐怖分子15日使用的汽車。

  據小區的鄰居介紹,這對情侶很少在小區露面,也很少與居民交流,維奧莉特一般都戴著頭巾出門,而開車的阿里一般只使用小區後門,而不是人來人往的正門出行。在小區的業主聊天群裡,這對情侶也從來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當地媒體報導,在恐怖襲擊發生的前一天,維奧莉特用一個網名在社交媒體平台臉書上發了帖子,出售傢俱和家電。“我們這周就要搬離內羅畢,急售傢俱家電,價格還可商量。”帖子這麼寫道。

  15日襲擊發生後,一位在酒店附近路口擺攤賣衣服的小夥子恍然大悟。他聲稱在此前的一兩個星期多次看到過阿里的銀色豐田車。“這輛車只是停靠在路邊,除了偶爾有人下去買咖啡,一般沒有人出來。”他說。

  15日15時左右,阿里再次與同伴把車開到了靠近都喜酒店的路口。觀察一段時間後,他們端著衝鋒槍衝了出去。

  根據目擊者口述,當天下午,襲擊者驅車至該酒店所在的商業綜合體入口處停下,向綜合體內通向酒店的第二道安檢口處投擲了手雷,三輛汽車被手雷擊中爆炸起火。隨後,襲擊者一路開槍衝向都喜酒店,其中一名襲擊者在酒店門口引爆了身上的炸藥,方圓5公里可以聽見爆炸聲。其餘襲擊者則衝入酒店。

  清潔工伊諾克·基貝特說:“就在換班的時候,我聽到巨大爆炸聲,人們尖叫起來……難以想像我還活著,爆炸聲巨大,震動了整座樓。”

  事發後,肯尼亞反恐部隊和警察趕赴現場,清剿匪徒、解救受困人員。

  當地媒體報導說,有6名武裝人員參與襲擊。監控視頻顯示,4名穿深色衣服、全副武裝的襲擊者闖入商業綜合體。經過約18個小時的戰鬥,肯尼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16日宣佈圍剿結束,警方擊斃了所有襲擊者。

  中國公民快速獲救

  新華社非洲總分社外籍員工詹姆斯·阿桑德在15日15時40分左右,突然收到一條短信:“你知道在河畔地區發生了什麼事嗎?我聽到一聲巨響,然後是激烈的槍聲。”這是在都喜酒店所在商業綜合體上班的一位朋友發來的。

  16時許,阿桑德和同事趕到商業綜合體後,發現有警察在戒嚴,他們禁止帶照相機等設備的記者進入現場。只帶手機的阿桑德被認為是一名安全人員,得以進入大院。

  他說:“當時,我看到入口處有兩個遇難者的遺體。汽車在熊熊燃燒,路上有幾個未引爆的手雷。逃生的人們正尋找安全的避難點,而警察和持槍的公民正在營救那些在綜合大樓辦公的工作人員。”他回憶說,當時警用直升機在上空盤旋。警方正試圖找出恐怖分子所在的確切位置,同時儘量拯救儘可能多的人。

  17時左右,在都喜酒店阿桑德看到了若干名中國人。他說,後來在警方強大的火力支援下,中方人員被成功營救。

  中國駐肯使館17日向本報記者確認,襲擊發生時,有兩位臨時到肯尼亞出差的中國公民毛先生和紀先生正在酒店當中。襲擊發生後,他們緊急聯繫中國駐肯使館求救。在中國使館以及當地警方的共同努力下,兩人在被困兩個多小時後成功獲救,目前已經安全離開了肯尼亞。

  毛先生表示,當時看到中國駐肯使館的防彈車,非常感動。“中國使館的車輛是第一時間到的,在異國他鄉感受到我們強大祖國的支持和保護,給了我們很多的勇氣和鼓勵。”他說。

  據瞭解,此次肯方行動中,共有700多人成功獲救。

  令人唏噓的是,在襲擊中喪生的美國人傑森·斯平德勒2001年僥倖躲過美國9·11恐怖襲擊,這一次卻不幸遇難。他的父親約瑟夫說,兒子是美國舊金山一家國際企業的聯合創始人,正在肯尼亞開拓市場。9·11恐怖襲擊時,他供職於紐約世貿中心內一家金融機構,因上班遲到躲過一劫。

  恐襲或有多種動機

  索馬里“青年黨”宣稱製造這起襲擊。肯方先前接到情報,稱武裝人員可能針對內羅畢一些主要目標發動襲擊。2018年2月,警方稱在肯尼亞東部地區逮捕了多名正計劃前往內羅畢的武裝分子,成功挫敗一起襲擊圖謀。據悉,武裝分子此前在內羅畢市區的一處警察局對面租了一間房屋蹲點。

  此次事發地距離5年多前遭遇嚴重恐怖襲擊的韋斯特蓋特購物中心不遠。2013年9月21日,“青年黨”襲擊這座購物中心,致死67人,170多人受傷。

  外界對此次“青年黨”發動襲擊的動機有種種猜測。襲擊當天恰是埃拉德襲擊事件的三週年紀念日。2016年1月15日,“青年黨”對索馬里埃拉德軍事基地發動襲擊,重創非盟部署在該基地的肯尼亞駐軍。

  就在這次襲擊前一天,肯尼亞一家地方法庭裁決,檢方指控3名男子涉嫌參與韋斯特蓋特購物中心襲擊事件的證據充分,嫌疑人應當接受審理。

  “青年黨”16日晚發表聲明說,此次襲擊是對美國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及“對巴勒斯坦穆斯林進行有組織迫害”的回應。“青年黨”是與“基地”組織有關聯的極端組織,近年來在索馬里及其鄰國多次發動恐怖襲擊。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紅認為,這些年索馬里“青年黨”在肯尼亞發動恐襲最主要的原因是報復。自2011年肯尼亞加入非盟聯索特派團之後,肯尼亞在索馬里南部部署了3600多名軍人。這激起了索馬里“青年黨”的報復心。自2011年開始,“青年黨”累計在肯尼亞發動了100多次襲擊。在過去三年里,肯尼亞有100多名安保人員死於反恐。

  東非恐怖威脅不容忽視

  肯尼亞有很多國際組織非洲總部,還是旅遊勝地,外國人尤其是西方人較多,襲擊產生的效果和曝光度要遠高於烏干達和埃塞俄比亞等國。

  肯尼亞周邊國家中,埃塞俄比亞和索馬裡邊境線較長,東部部分地區也是索馬里族聚居地,但埃塞俄比亞軍警在邊境防控很嚴,而且除了派兵參與非盟部隊外,埃塞俄比亞還單獨派軍進入索馬里反恐,就是為了將威脅抵禦在國境線外。

  遇襲的內羅畢都喜酒店於2014年開業,共有101間客房,距內羅畢市中心僅3公里左右。

  肯尼亞《民族日報》17日刊登文章《為什麼恐怖團夥選擇河邊商業體襲擊》。文章說,都喜酒店緊鄰澳州、荷蘭和德國三國駐肯使館,很受西方國家外交官和肯尼亞高端人士青睞。

  文章援引國際危機集團研究員阿卜杜拉希·阿卜杜拉的分析說,都喜酒店的這種地理位置可能是恐怖分子選擇攻擊的重要原因,攻擊一家處於三大使館附近的賓館很容易吸引國際社會關注。

  他說,自韋斯特蓋特恐襲以來,恐怖分子沒有對內羅畢發動大型襲擊,而選擇在曼德拉等肯尼亞北部地區進行攻擊,但這些攻擊沒有引起很大關注,所以他們開始選擇在內羅畢行動。另外,都喜酒店是單車道設計,兩車無法並行,安全力量到達現場後進去速度較慢,能給恐怖分子更多的時間實施行動,這可能也是恐怖分子選擇都喜的原因。

  不過安全專家姆溫達·姆比基韋表示,恐怖分子選擇都喜讓他感到驚訝,他認為都喜不是一個很好的實施恐襲的目標。此次襲擊造成21人遇難,肯尼亞安全力量設法疏散了700多人,這對一次恐襲來說算是失敗的。

  分析人士認為,此次內羅畢恐襲案表明,東非地區的恐怖主義威脅不容忽視。

  不過,這次恐襲也證明“青年黨”實施襲擊的能力已被大大削弱。一方面,近年來,五角大樓已加大了對索馬里境內宗教極端勢力的打擊。2017年,美國對索馬里“青年黨”實施了30次打擊,2018年無人機打擊次數增加到40餘次。“青年黨”受到重創,現在正撤退到索馬里南部和中部的鄉村地區。另一方面,肯尼亞警方的反恐能力已大大提高。與2013年韋斯特蓋特購物中心襲擊案長達4天的對峙相比,肯尼亞警方此次依靠統一指揮,只用約18個小時就圍剿了襲擊者,救出了絕大部分的人員。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方面是,此次襲擊事件中,肯尼亞的公民力量表現搶眼。最早趕到現場的救援人員包括一位名叫伊納亞特·卡薩姆的射擊教練。卡薩姆拿著手槍帶領綜合體內工作人員避難的照片被各大報紙廣為刊載,一時傳為佳話。襲擊發生後,一位熱心的女士開了一輛貨車到綜合體附近,為救援人員提供茶水和零食。16日上午8時許,內羅畢一個獻血點排起了長隊,市民踴躍為襲擊事件中的傷者獻血。

  肯尼亞被譽為“觀賞野生動物的天堂”,旅遊業是其主要支柱產業之一。分析人士認為,此次襲擊對肯尼亞旅遊業的衝擊有限。肯尼亞旅遊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到肯尼亞的國際遊客超過202萬人次,比2017年增長了37%。其中,來自美國的遊客超過22萬人次,來自中國的遊客也正逐年增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