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申城名醫|巧用中藥,“逆轉”卵巢癌晚期患者化療耐藥
2019年01月21日14:53

原標題:尋訪申城名醫|巧用中藥,“逆轉”卵巢癌晚期患者化療耐藥

圖說:馬慶良在病房裡和患者交流 左妍 攝

  腫瘤耐藥是一個世界性難題,而對於婦科腫瘤中最致命的卵巢癌來說,耐藥更是成為晚期及複發患者跨不去的一道檻。數據顯示,六成以上患者確診時已到中晚期,幾乎所有患者最終都會複發,且間隔時間越來越短,也正因此,卵巢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尚不足30%。“面對化療耐藥,西醫也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曙光醫院婦科主任馬慶良教授說,“直到我們偶然發現,中藥的某些成分可以讓耐藥的癌細胞再次‘活躍’,對化療再次敏感。這或許可以給部分卵巢癌晚期患者帶來一線生機。”

  杜女士2016年被診斷為卵巢癌晚期,儘管做了手術和多次化療,腫瘤還是複發了。去年,杜女士的腫瘤標誌物CA125指標不斷攀升,越來越多的腹水更是讓她生不如死。兩個多星期沒有進食,杜女士奄奄一息。更棘手的問題在於,她產生了化療耐藥。不僅如此,起初有效的靶向藥物也很快產生了抗藥性。也就是說,杜女士只能姑息治療了。兒子帶著飽受折磨的母親走出某三甲醫院,路過家門口的曙光醫院時,他不甘心地說,“媽媽,也許中醫還能試試?”

  當初正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找到上海市名中醫、曙光醫院婦科齊聰教授,又在齊聰的介紹下找到婦科主任馬慶良教授,誰也沒有料到,半年後,杜女士竟然重回工作崗位,還去杭州旅遊了一回。“給患者服用中藥後,再進行化療,奇蹟般地‘逆轉’了腫瘤的化療耐藥性。”馬慶良介紹,主要手段還是化療,只是利用中藥輔助治療後,重新“喚醒”了那些已經耐藥的癌細胞,一旦賦予它們活性,那麼再使用化療,又能產生效果了。此後,杜女士慢慢恢復,腹水不見了,精神也好了許多,她逢人就說,“沒有馬主任,我只有死路一條。”

  在婦科病房裡,記者還遇到一名江西來滬治療的李女士。她說,自己2014年確診卵巢癌晚期,來曙光醫院東院婦科時已經化療耐藥,腹大如鼓,無法平躺,疼痛難忍。在接受中藥治療後,化療竟起了效。“每做一次化療,我的床板就放下去一些,直到完全躺平,順利出院。”李女士說著,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如今的她和當初判若兩人,根本看不出是曾經瀕死的病人。

  馬慶良教授形象地打了個比方:如果將化療當做“軍隊”,腫瘤是“敵人”,千軍萬馬需要過橋到對岸去“打仗”,而耐藥就好比橋斷了,大家都過不去。現在,用中藥“修復”了這座橋,軍隊能順利過河,又可以繼續戰鬥了。這就是某些特定的中藥成分對耐藥癌細胞的“激活”作用;在西醫里,也就是類似促組織增生的藥物。

  馬慶良教授是西醫出身,擅長婦科惡性腫瘤、盆底功能障礙治療。自從幾例卵巢癌晚期患者因中藥而扭轉化療耐藥局面後,他和團隊抽出了更多時間對卵巢癌腫瘤晚期患者的中西醫協同治療進行研究,破譯中藥“逆轉”腫瘤耐藥的“密碼”,造福更多類似患者。

  新民晚報記者 左妍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