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林公司涉傳銷被查,電療法曾陷電死人糾紛
2019年01月19日07:14

原標題:華林公司涉傳銷被查,電療法曾陷電死人糾紛

權健“火療”之後,華林“電療”也倒下了。

在保健市場上,權健“火療”與華林“電療”的知名度曾不相上下,一個號稱“燒到哪兒治哪兒”,一個宣稱“通電調節身體酸堿平衡,抗百病”。然而,“火療”的功效一直備受爭議,官方甚至給出了涉嫌虛假廣告犯罪的通報,而“電療”的酸堿平衡理論,也早被證明為偽科學。

兩家公司的更大問題,還在於推廣模式。他們都以所謂“直銷”為主:明面上銷售保健產品,暗地裡發展下線會員抽成。

一名華林的經銷商透露,華林內部分為大大小小很多個體系,不同的體系之間,發展會員和獎勵的模式、金額都有所區別。以其所在的體系來講,發展兩個5萬元的下線,他每個人能抽5000元,兩名下線再發展下線,他還能抽他們下線的錢。“雖然說層級越高,我抽到的每個人頭上的錢更少,但是人數是越來越多,總數就非常大了,直到賺夠一千萬後自動退出。”

在權健因涉嫌傳銷犯罪和虛假廣告犯罪被查處後,華林公司也因涉嫌傳銷被查。1月15日晚,河北滄州黃驊市政府網站發佈通報指出,自聯合調查組進駐華林公司以來,初步查明,該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公司主要負責人和相關人員已被警方控製,對該案將依法依規,徹查嚴辦。

▲1月16日晚,北京朝陽區石佛營路一家理療店,技師正使用華林酸堿平生物電DDS 按摩器為記者疏通經脈,宣稱能提高人體免疫力。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華林周邊繁華不再

在2017年的直銷投訴排行榜上,華林集團居全國之首,超過“百億權健帝國”。

在聯合調查組通報查處情況的當天下午,位於河北滄州黃驊市的華林酸堿平公司,大門緊閉,這裏也是華林集團的總部。“公司停工了,員工都已經放假,正月初八再恢復上班”,“被查也很正常,我們都有證,不怕查”,兩名公司值班人員隔著鐵柵欄門告訴新京報記者。

一名華林員工拖著行李箱來公司取東西,“前幾天華林涉嫌傳銷的新聞報導出來,員工就分批放假了,我是最後一批,現在裡面已經沒有員工了”,他說。

1月16日下午,記者看到多輛警車和政府公務用車停在華林酸堿平公司門口,門衛告訴記者,公安和工商正在裡面調查。3名從外地趕來的經銷商被大門擋下,只得向門衛打聽消息。“我投了10萬,他投了15萬,沒什麼消息,只有回家等年後了”,一位中年男子指著自己和身邊的人說。

因為華林酸堿平公司曾經的火爆,在公司周邊,形成了餐飲、住宿、停車一條街。

華林公司周邊分佈著大小十幾家賓館,地圖顯示華林酸堿平公司內部還有一座華林賓館。

圍繞華林酸堿平公司,華林被調查以後,這條街上門庭冷落,商戶大多閉門歇業。

“我們賓館的客源全靠華林總部開大會,多的時候參會的有上萬人,這些賓館都住不下,出事兒以後幾乎都歇業了。”華林酸堿平公司旁邊一家賓館工作人員說。

公司對面有多家餐館,但大都關門歇業了,唯一開著的餐館內,臨近晚飯時間,也只有老闆一人。“就前幾天還很熱鬧呢。”餐飲店的老闆說。

距離華林酸堿平公司不足百米處有一個約足球場大小的華林停車場,由黃驊舊汽車站改造而成。“之前開會,這裏大巴車、小汽車停到滿,停車場外面的空地也停滿了車”,附近一位居民說,但現在停車場內空空蕩蕩。

距離黃驊市約30公里,位於渤海邊南排河鎮的華林食品廠也已停工。據相關介紹,這裏主要生產華林“營養代謝酸堿平衡調節劑”系列產品。

16日下午,記者來到華林食品廠,廠內靜悄悄的,只有一名老人稱是臨時被雇來看門的,隔著伸縮門可以看到建築頂部有酸堿平GMP車間的字牌。

附近三位南排河鎮的居民說,這是華林加工保健食品的一個工廠。“這廠有十幾年了,有百十號工人,這兩天看新聞才知道涉嫌傳銷”,一位居民說,“小鎮的產業主要是漁業,也不富裕,本地沒人買華林的產品。”

▲1月16日,位於河北黃驊市的華林集團總部大門緊閉,當地聯合調查組已經進駐。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抗百病”的華林“電療”

權健“火療”號稱“燒到哪兒治哪兒”,而華林“電療”,則宣稱“通電調節身體酸堿平衡,提高身體免疫力,抗百病”。

“電療”真如華林宣傳的如此神奇?

華林集團酸堿平的理念,是基於“人體健康的根本在於體液的酸堿平衡,酸性體質則是百病之源。”

據華林公司經銷商內部流傳的宣傳資料顯示,生物電可以使不正常帶電的細胞正常帶電,從而使細胞恢復正常狀態。酸堿平含有大量的堿性元素,這些元素均帶有正電荷,而細胞內的酸性代謝產物磷、硫、氯等均帶負電荷,根據異性電荷相吸的原理,堿性元素會中和酸性負電離子,通過血液循環排出體外,從而糾正酸性體質。

DDS是經(透)皮給藥系統的英文縮寫,可透過皮膚隨時逐步給藥,避免了傳統給藥方式的諸多弊病。按照華林集團的介紹,酸堿平生物電DDS按摩器產生的生物電,能迅速打通經絡,使細胞正常帶電,激活細胞,排除體內風寒濕熱,糾酸排酸,活血化瘀,又稱為“無針點滴”,安全無痛。

據華林官網此前顯示,華林官方合作服務點有40家,遍佈河北、貴州、浙江、廣西、吉林等省區,在全國有5家分公司。

但在黃驊當地,很難找到華林生物電DDS理療的店。

黃驊一家理療店的老闆告訴記者,她也瞭解華林的生物電DDS理療,“就是腳下踩著電,伸出手導電給客人理療”,說著伸出手擺出電療的樣子。“但是我們店不做這個,在黃驊你很難找到做華林電療的店”,個中緣由這位老闆不願細說。

“生物電DDS那就是騙人的。”華林經銷商張先生告訴記者。

在華林酸堿平投資20餘萬元的經銷商張先生,是2014年開始接觸河北華林的,隨後在“老師”(上一級經銷商)的勸說下,開了理療店,並學習了“老師”的推廣技巧,向顧客介紹可通過酸堿平DDS按摩器釋放的生物電讓顧客快速吸收產品,起到“調節酸堿平衡,激發生物活性”的作用。

張先生稱,在實際操作中,通過操作電流大小讓客人產生誤解。“原理很簡單,就是用弱電讓人產生發麻的感覺,人一般在發麻之後會覺得涼颼颼的,你就告訴他身體問題。如果想讓他覺得問題嚴重,把電流調大一點讓他覺得更疼就好了,他們(客人)都看不見的。”

“電療”,也曾捲入致人死亡案件。

據裁判文書網相關判決書顯示,2017年5月23日晚,張某在使用酸堿平按摩器的過程中意外身亡,天津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對張某死因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符合電擊死亡。

法院曾對酸堿平生物電DDS按摩器產品電路及其他系統是否存在質量問題申請鑒定,上海華碧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對涉案按摩器給出的鑒定意見為:發現按摩器的按摩墊存在帶電電壓偏高、泄漏電流偏大的物證特徵,不符合相關標準要求。

▲1 月17 日,北京大興一家理療店內的華林酸堿平DDS 精油。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理療師稱“電療”能治癌

在華林公司被市場監管部門調查後,多地的加盟經銷商,也將“電療”轉入地下經營。

在某點評網站搜索“生物電”、“電療”等關鍵詞,在北京範圍內仍能找到多家有這些項目的店舖。

1月16日晚,北京朝陽區石佛營路的一家足療店仍在正常營業,但“特色項目”中的“電療”字樣,則被用白色的膠帶覆蓋遮擋。

詢問店內是否有電療項目時,一名女技師將記者拉入一個小屋介紹“電療”,價格為每200元一小時。“最近被曝光了,我們都不敢說有這個項目,才把原來的字也蓋住了。”

女技師將記者帶入內側的一個專做電療的小房間,拿出了華林酸堿平DDS理療儀。理療儀被裝在了一個小箱子內,包含三塊電板、一塊毯子,還有可調節時間長短和強度大小的按鈕。按技師說法,可通過此儀器排出人體毒素,調節人體的酸堿平衡。剛脫掉上衣,女技師就通過觀察身體得出記者“肝臟不好”的結論。

理療時,女技師將其中一塊電板踩在自己腳下,電板上鋪一小毯,另兩塊電板放在記者腹下。她拿出小瓶的膏體塗抹到記者身上,稱膏體不僅能導電,還能促進排毒。“我腳下就是電流正極,電流穿過我的身體,我用手來激發你的細胞。這麼一調理,你五臟六腑的毒都能排出去,什麼病都不會有,也不會胖。”女技師開大電流將手放到記者胳膊上,並連聲感歎記者的胳膊和肩膀有“風”和“寒氣”。

電流會使人產生疼痛感,但在女技師口中,疼痛感是因經絡堵塞造成,通過理療儀電流,就能將記者體內的“風”和“寒氣”疏通出去。

“只要把風疏通出去,經絡打通,什麼病都能給你調理。”女技師介紹,自己的妹妹去年曾被診斷為乳腺癌且癌細胞已開始擴散,準備手術時被她阻止,堅持用電療給妹妹調理了一週。“一個星期後去檢查,醫生說不用做手術了。我又給她調了一個月,都好了,現在她也開店做這個。”

在這位女技師口中,做電療不僅能讓乳腺癌痊癒,還能治療近視、癲癇等多種疾病,經過她手,“一位股骨頭壞死的老人免遭10萬餘元的手術治療,花幾千塊調理,好了。”

位於大興黃村的另一家生物電理療店,市場監管人員剛走,店員就開始商量如何規避市場監管部門對“電療”的查處。

據女技師介紹,她已做了四五年電療,常有醫院無法調理好的病人到她的店來調理。“人為什麼得癌症,就是因為酸性體質。這是研發幾十年得出來的結論,我們現在把這個排酸的技術已經推廣到了全世界。”

女技師在敷按摩膏使用酸堿平DDS理療儀理療後,還拿出不同種類的精油敷在記者背上按摩,稱在調節酸堿平衡後先清理血管垃圾,再補充營養。這些材料的塑料包裝袋上均印有“華林”的字樣。

“用電療,直接把營養通到你五臟六腑。”每個精油上邊都標明數字和療效,其中4號精油治療腹痛、便秘,5號精油適用於心肌梗塞,7號精油能夠改善三高,9號按摩油能夠補鈣。新京報記者發現,幾乎每一種精油上標明的主要成分中,都含有“生物堿”這一項。

▲理療店牆上掛著的生物電宣傳內容,稱其可疏通經絡、治療宮寒等。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花5萬買個抽成的位置”

在兩家理療店體驗時,理療師都向記者提到了會員加盟。

“自己交了5萬,除了可以購買多種產品、學習技術加盟外,每次發展一個人都有提成,如發展的下級會員交12500元可抽成500元,下級會員交50000元可提8000元。”大興黃村這家理療店的理療師告訴記者。

另一名加盟商則明確表示,很多經銷商並非通過給顧客做理療來賺錢,而是通過推廣技術的方式發展下線,“要讓他們覺得這個東西真的有效果,加入進來之後你就可以抽成。”

在華林公司投入20餘萬元的經銷商張先生,向記者介紹了華林內部的發展、獎勵模式。他說,華林內部分為大大小小很多個體系,不同的體系之間,發展會員和獎勵的模式、金額都有所區別。

以他所在的體系來講,交5萬元,他就可以給自己發展兩個下線,再由下線發展下線,不斷抽成,直到賺夠一千萬後自動退出。“雖然說層級越高,我抽到的每個人頭上的錢更少,但是人數是越來越多,總數就非常大了。”

張先生說,不管對方信不信,基層的經銷商負責拉人到會場開會,公司開會時會用成功、暴富的樣本來“打雞血”,打著“大愛”、“弘揚健康文化”、“酸堿平衡”的相關旗號拉人加入。“要講究技巧,你一和新人說分層抽成,他可能就會懷疑是不是傳銷,會牴觸。”老張說,只有在人員已經投資加入後,經銷商才會以發展模式來激勵底層的經銷商去拉更多人入會。

以張先生自身來說,最初接觸華林時花5萬元開始做理療店,發現並不賺錢,之後就開始專心發展下線。

“等你清楚裡邊的門道後,你就會意識到拿5萬塊只不過是在裡邊買個位置抽成而已,不少人會把機器和產品幾千元反售給上級,因為他根本不需要。”張先生說,其實發展下線也很睏難,很多人投錢後發現自己無下線可發展,就變成了“死線”、“斷線”。

加入一年後,張先生說自己已輕車熟路,拉人入會“就是演戲”。他告訴新京報記者,面對不同前來聽會的人,他都能夠自如地變換身份配合其他經銷商演出。“我同伴說我是小老闆,我就和新人說我是小老闆,同伴說我是醫生下海,我就是下海的醫生……”

▲廣受爭議的華林產品。 受訪者供圖

“鄉賢典範”劉德林

華林集團的崛起,關鍵人物是董事長劉德林。

公開資料顯示,劉德林是河北黃驊人,清華大學MBA畢業,曾獲選河北省優秀企業家。劉德林早年發家的經曆,起始於鄉鎮企業。

1957年,劉德林出生在黃驊市黃驊鎮劉謀莊村。村里一名70多歲的老人告訴記者,他比劉德林年長幾歲,是一路看著他長大的。“劉德林有弟兄五個,他排老大,小時候家裡比較困難,有幾年隨他父親‘闖關東’到了東北,後來家裡條件好一些了才回村。”

“劉德林年輕時給生產隊趕馬車,也種莊稼,後來隔壁村辦磚瓦廠,他駕車給拉磚,有了點兒積蓄。”老人說,上世紀80年代劉謀莊村分田到戶以後,他就出去搞企業了。

據公開資料顯示,這期間劉德林相繼擔任過生產隊長、鄉鎮企業保健醫生、公社磚瓦廠廠長、公社綜合廠廠長、市屬企業無壓鍋爐廠廠長等職務。

“黃驊市辦鍋爐廠,劉德林參與了籌建,企業辦起來以後,他就很少回村了,之後搞的酸堿平,我們就弄不清楚了”。多位村民在受訪中的說法都一致。

據黃驊市委市政府官網“黃驊在線”文章記載,1994年,無壓鍋爐廠進行改製,劉德林買斷企業產權,將企業更名為河北華林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劉德林說:我們的目的是想把企業有序經營,打造百年老店的指導思想,本著這個目的,我們確定了目標,具體的方面就是把鍋爐產品做大做強。”黃驊在線的文章寫道。

在村民口中,劉德林經營無壓鍋爐廠致富後,為村里辦了不少事。“出資給村裡通自來水,鋪水泥路,村里辦大事小事,慰問貧困戶,他都出錢”,一位40多歲的村民說。

據記者查詢,在2016年2月17日召開的黃驊市三級幹部大會上,劉德林因“勇於承擔社會責任,出資600萬元支持美麗鄉村建設,積極讚助文體、公益活動”,得到高度讚賞,與另外數人一起被黃驊市委授予“鄉賢典範”榮譽稱號。

▲官方通報稱華林公司主要負責人已被警方控製。 黃驊在線網頁截圖

為華林站台的“酸堿平之父”

從經營無壓鍋爐廠,到大跨步地邁入保健直銷行業,劉德林的經商路線為何突然變道?

對於這段轉折,“黃驊在線”的一篇文章中有所記錄:我市(黃驊市)苜蓿產業的發展使劉德林產生了濃厚興趣。2003年非典期間,他得以靜下心來,開始研究如何進行苜蓿產品的深加工。他帶著幾種苜蓿樣本多次進北京,到國家權威研究部門進行營養學化驗,發現我市出產的紫花苜蓿的堿性度為52%,略懂醫學的他馬上意識到苜蓿具有很好的研究價值。隨後,劉德林與南開大學生命科學院的專家教授取得了聯繫,經過多次實驗,最終研製出苜蓿營養健康食品,定名為營養代謝酸堿平衡調節劑,即“酸堿平”。

此後,南開大學教授李建民經常出現在華林酸堿平公司的宣傳中,他也被稱為“酸堿平之父”。

在一段公開的宣講材料中,李建民稱自己在出國留學期間,做實驗時發現pH值與細胞的生長相關。回國後將之前的實驗做完,發表了一篇論文叫《弱堿性是基因調節的最適條件》。“恰恰在這時候劉德林總裁叩響了我的大門,我們從此就打開了酸堿平衡的健康大道。”李建民說。

1月17日,新京報記者從南開大學黨委宣傳部瞭解到,李建民今年已經80多歲,確實曾經為南開大學生命科學院教授,已退休近20年。在校期間,李建民研究的專業是生物化學。工作人員介紹,學校並不允許職工打著學校名義進行宣傳,如果李建民的行為被認定違法,學校也肯定會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南開大學生命科學院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對於李建民退休之後的情況,學院方面並不掌握。

對劉德林創立華林酸堿平公司來說,另一名關鍵人物,同樣是大學“教授”。

據黃驊在線的文章記載,劉德林說:這個產品研發出來以後,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走入市場,這個困惑了我很長時間,我通過我清華大學的老師給我指點,目前我們國內的銷售,傳統的銷售是不科學的,不能很好地建立市場網絡,得借鑒國際先進的銷售模式,那就是指直銷。

面對人們對直銷的種種議論,劉德林認為直銷這種銷售模式不只是推銷產品,而是展示企業自身的能力和價值,他不願去進行“直銷到底能不能搞”的爭論,只是認準了一個理,去做,並且做得儘可能好、更好、最好。

“外地人都把劉德林的酸堿平當成好東西,但我們本地沒人買,都知道是騙人的。”黃驊一名網約車司機如此評價“酸堿平衡”。

新京報記者 陳奕凱 康佳 實習生 蔡賢傑 編輯 甘浩 張太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