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線”上的網紅:直播先培訓 打賞賣貨套路多
2019年01月19日00:10

原標題:“流水線”上的網紅:直播先培訓 打賞賣貨套路多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19日電(王嶸)一部手機、一個話筒、一張能說會唱的嘴……近年來,網絡主播成為一種網絡現象被人們關注,“網紅”也成了流行詞彙。直播鏡頭下,有些光鮮亮麗的網紅其實經過了專業的培訓,出自“流水線”上的他們,求關注、要打賞、賣貨物……他們的工作套路滿滿。

資料圖:網絡聊天室里的主播。 渝友 攝 圖片來源:CNSPHOTO

  “紅人學院”:

  從素人到“網紅”的造夢基地

  2016年12月,長沙大學大三學生小黛抱著“玩玩”的心態去一個知名直播APP上註冊了賬號。想不到,剛播滿兩個月,就有“星探”找上門來。

  懷著好奇心與難以啟齒的明星夢,小黛踏入了這家公司在杭州舉辦的第一期“紅人學院”培訓班,正式開始了網紅之路。

  在借上直播這陣“東風”之前,該公司的本業僅有服裝生產一項。如今,在公司官網的簡介中,主營業務這一欄顯示為“主打紅人電商綜合服務運營的社會電商,建立並運營多個網絡紅人的社交電商網店”。

  小黛正是“紅人學院”的學員之一。她透露,公司專門設立了新人發展部,每天在各大社交平台物色有發展潛力的主播,並引入公司進行統一培訓。

  最終能出道的網紅必須有“帶貨”能力,因此,培訓就顯得尤為重要。

  出道前的工序:

  練嗓、下腰、維持人設

  網紅的培訓班,教的都是什麼課?

  按照小黛的介紹,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是有一張上鏡的臉。臉型小、眼睛大、鼻樑高、下巴尖……為了上鏡,有些經濟公司鼓勵旗下的網紅去整容,輕者打個瘦臉針,重者做填充、削骨,直到變成一張複製黏貼般的標準臉。因此,面對鏡頭時,小黛總是化著誇張的鏡頭妝。

  有一張網紅臉只是流水線上的第一道工序。

  接下來的培訓課程中,還包括如何佈置直播間,如何挑選麥克風和聲卡,以及化妝課、禮儀課、塑形課和才藝課等等。

“培訓班”第一課:網絡直播概論。受訪者供圖

  與觀眾互動也有大學問。最基礎的互動包括跟新粉打招呼、感謝打賞者、打廣告催觀眾訂閱等等,更高級的互動則包括維護自己的“人設”、進行適當的自我暴露(粉絲會覺得你跟他說“心裡話”了)、打造專屬於自己的梗和口頭禪……

  有些主播只唱歌,有些可以說粗口;有些主播的直播間充斥著大尺度段子,有些直播間只允許正面評論;有些主播“寵粉”,有些主播“懟粉”……這些都是 “人設”。

  按照形象條件,公司給小黛貼上了“甜美可愛”的標籤。在這個標籤之下,無論是在直播間、微博還是公眾號上,小黛都努力扮演好一個小公主般的人物,配圖常常是大片粉色。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截圖

  網紅的歸宿=淘寶店?

  靠直播難維持生活,流量變現是目的

  培訓數月後,學員們迎來了最終考驗:微博粉絲漲粉12萬,時限兩個月。

  只有完成任務的學員才有機會開淘寶店。曾經兼職電商模特的經驗幫助小黛輕鬆過關,在公司扶持下,她有了自己的店舖。此後,日流水一直保持在八九萬元。

  幾年間,小黛從光線晦暗的直播間走了出來,過上了令人豔羨的瀟灑生活。為了拍出幾套棉服的上身效果,她在日本的甜甜圈店裡手捧一杯奶茶,在巴黎街頭的奢侈品商店打卡。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不光是小黛這種電商模特出身的主播,許多遊戲類、搞笑類主播成名之後,為了有更多收入來源,也紛紛轉戰電商。

  小黛說,主播每天收到的打賞,相當一部分已經被直播平台分走了。如果背靠公司,收入來源會更穩定,公司也會為主播提供培訓、包裝、推廣等服務。

  但簽約公司,意味著伸向主播禮物的手又多了一隻。公司越大,抽走的比例越高,如果想省下這筆錢,就要承擔單打獨鬥,“自生自滅”的風險。

  12月21日,記者向位於北京朝陽的一家網紅孵化基地諮詢簽約後的條件。該孵化基地給自家網紅的待遇為:如果每月能收到價值5萬元的打賞,能獲得8000元底薪和60%的打賞提成。但如果只能收到1500元左右的打賞,底薪則只有1000元,禮物提成也只有30%。

  大部分主播的收入非常不穩定,很多人甚至拿不到底薪。大部分人都達不到經濟公司的考核標準,只會被後者迅速拋棄。

  小黛說,在短暫的“保鮮期”內迅速把粉絲轉換成買家,才是最實用的選項,但線上店舖的運營成本並沒有比實體店低到哪裡去。

  成本之外,公司自然也要抽成。畢竟,“人設”是公司打造的,熱度是公司維繫的,店舖運營團隊來自公司,一整套流程下來,主播變成了網紅電商產業鏈上的螺絲釘。

資料圖:蒼雁 攝

  往何處去:

  吃完年輕飯,未來在何方?

  剛開始直播時,小黛還會瞞著思想保守的爸媽,後來店舖也穩定盈利,父母的反對聲才小了下來。

  但網紅收入雖高,卻沒有五險一金,這件事偶爾還會被父母拿出來念叨一下,父母覺得,這份工作是“年輕飯”,不夠“穩定”。

  小黛說,在她之前成名的網紅中,“上遊”網紅憑藉包裝和炒作進軍影視圈,成為真正的明星;“中遊”網紅憑藉做微商、淘寶店賺錢;而我們看不見的那絕大多數,則是銷聲匿跡,帶著失落回歸平凡生活。

  2018年秋天,小黛看到了一句讓她印象深刻的話:“每個買網紅衣服的女生都知道自己買的是仿大牌,就像每個網紅都知道自己的臉是整容臉一樣。”

  隨著越來越多的“00後”網紅湧現出來,小黛也有了憂慮:“我們這個年齡在直播界已經算大的了。”

  據易觀智庫預測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網紅產業規模將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2015-2018年復合增長率為59.4%。(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