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亞到重慶,一雙鞋子有多溫暖
2019年01月19日20:28

原標題:從三亞到重慶,一雙鞋子有多溫暖

1月12日,馬雲鄉村教師獎頒獎前一天的晚上10點,重慶土家族獲獎女教師塗婭參加完活動返回酒店的途中,發現一隻鞋子的鞋跟壞了。

離開家的時候,她只帶了腳上這雙鞋。

13日一早,她還要參加“重返課堂”環節的排球課,跟著世界冠軍惠若琪學打排球。

塗老師任教的酉陽縣板橋鄉水車壩村,四面被大山環繞。那是一個直到2014年才通上電的村子。她的學生,是一個由孤兒、單親、殘障的留守兒童組合的集合體。

她是第一次從大山深處來到遙遠而美麗的三亞,滿心想的,是把看到的美麗的風景、經曆的美好的事物,帶回她堅守了15年的山村學校,分享給她的孩子們。

鞋子壞了,走路都不好走,更別說打排球了。這可把塗老師急壞了,她不想錯過這個一生也許只有一次的機會。

在確認了買不到鞋子之後,心急如焚的塗老師想到向自己家鄉的記者求助。

她聯繫了重慶晨報記者林祺,但是林祺的鞋碼跟塗老師不一樣。和林祺同住一間客房的廣州信息時報記者黃鶯,剛好備了一雙運動鞋,並且,鞋碼和塗老師相同。

13日一早,黃鶯穿著酒店的拖鞋,把運動鞋送給塗婭,讓她沒有錯過惠若琪的課堂。

在三亞的那幾天,塗婭老師穿著黃鶯的運動鞋,參加了頒獎典禮,現場觀看了三亞千古情表演,來到了天涯海角。她見到了馬雲老師,也看見了大海一望無際的蔚藍。

那兩天,她還為孩子們買了一大堆椰子糖,在餐桌上收集了一大袋子吃飯留下的貝殼——因為她的孩子們從沒見過。

其實,就在13日的晚上,她兩次去找黃鶯,要歸還鞋子,但黃鶯說什麼都不讓她還。

等到馬雲公益基金會為老師們安排的所有活動都結束了,要離開三亞的時候,她再次聯繫黃鶯還鞋。黃鶯說,你要帶那麼多行李,回去還要趕山路,鞋子你穿著吧,就當留個紀念,也是廣州媒體人向你們的工作致敬。

凃婭老師說:那我回去快遞給你。

黃鶯說:快遞的錢好貴,留著給鄉村孩子!以後你有什麼困難還可以找我。

黃鶯在微信里還說:“我是20多年前畢業的師範生,雖然做了老師隊伍的逃兵,但對鄉村教育的情懷還在!我的很多同學還在鄉村做老師,我對他們也心懷敬意!每次鄉村教師獎,我的師範同學群討論最激烈,你們都是他們的楷模和榜樣!”

黃鶯覺得貝殼很重,她給塗婭發了個紅包,想讓她把貝殼快遞迴去。塗婭沒有領那個紅包,她說,你給我這雙鞋就夠了。

這個發生在三亞的故事,到這兒就結束了。跟那些老師堅守的故事相比,這件事兒,顯得微不足道。

但在我剛剛聽到它的時候,我的內心,就被溫柔地觸碰了一下。在和已經回到家鄉的塗婭老師通話的時候,她跟我說,有的孩子已經拿到了貝殼,她給孩子們看視頻和照片,看到了手機沒電。

信息時報是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的合作媒體,作為公益新聞部總監,黃鶯在雙方共同執行的諸多公益行動中,已經從媒體人轉型為一位公益人。她跟我說:“其實我在廣州做公益,都是隨手幫,不管是公益組織還是困難戶,我都習慣性第一時間本能地伸援手,這真是件非常小的事,不值一提啊!”

“如果要感謝,其實應該感謝馬雲公益基金會,找到了這麼一群讓我們感動的鄉村教師,每年晚會我都感動得稀里嘩啦的,做這件小事是被他們感召的!”她說。

獲得馬雲鄉村教師獎的教師們,他們來自祖國各地高原的角落、大山的皺褶、荒漠的邊緣,來自中國地形圖密密實實的等高線的褶皺里。在和他們接觸的這幾年里,我經常想,正是因為他們日複一日平凡的堅忍和堅守,那些褶皺在日漸一日地被撫平。

我說的不是物理形態的褶皺,而是精神形態上的褶皺。

今天,我又為我的想法找到了一個新的小小的註腳。我想,撫平那些褶皺的人,還有黃鶯,還有你,還有我,還有更多更多在不經意間,做了一點什麼的人。

這雙鞋子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