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受害少年患腎病用無限極 後確診尿毒症去世
2019年01月19日08:12

  原標題:三鹿受害少年患腎病用無限極產品當藥品,後確診尿毒症去世

購買的無限極增健口服液。
購買的無限極增健口服液。

  1月17日下午,河南新密市大衛鎮桃園村的梁起超向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台(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講述,他輕信當地無限極門店銷售人員鼓吹保健品能治好他兒子梁宏(化名)“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的病,讓其子服用無限極產品當藥品“治療”一年多,其子終因尿毒症去世。

  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部門一位人士就此對澎湃新聞稱,目前具體情況還在進一步瞭解中,“針對此事件,無限極在此懇請有關醫療、司法部門介入調查,還原事情真相”。

  梁起超告訴澎湃新聞,兒子小時候吃過三鹿奶粉,腎上出現問題,經國家安排統一治療,已基本痊癒。2014年2月,兒子又被確診為“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在2015年7月至次年8月,他經村衛生室醫生鄭某安介紹,從大衛鎮宋某霞經營的無限極門店處購買“保健品”超27次,花費超4.6萬元。

  這一年間,15歲的梁宏病情愈發嚴重。2016年5月,梁宏被診斷為“已接近尿毒症”;但梁起超夫婦礙於所購無限極產品昂貴,捨不得扔,仍繼續讓兒子服用。

  2017年7月,梁宏被診斷為“慢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腎結石”。後雖全力救治,但梁宏仍於2018年2月病故。

  梁起超稱,兒子患病期間,宋某霞曾多次向他們宣稱無限極產品無毒副作用,堅持服用能讓孩子的病早日治好。

  1月17日晚間,澎湃新聞多次致電鄭某安、宋某霞二人求證上述說法,但電話均無人接聽,也未回覆短信。

  1月18日上午,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部門一位人士向澎湃新聞發來情況說明稱,1月17日,無限極方面剛剛獲悉此事。經瞭解,2015年7月,梁起超開始購買無限極產品,並將部分產品用於幫助兒子調理身體;2018年1月,梁起超的兒子因尿毒症去世,後與無限極經銷商進行接觸,要求賠償,雙方協商未果。

起超所持有的無限極的優惠卡。
起超所持有的無限極的優惠卡。

  價值4.6萬多元的27張無限極產品“銷貨清單”

  梁起超稱當時妻子沒母乳,2000年左右,買三鹿奶粉讓倆個孩子服用。2001年左右,兒子梁宏兩歲多時尿不出來,到醫院就診,醫生說國家免費治療。經在新密市人民醫院就診二個月多月,經兒科主治大夫會診,康復出院。“當時新密市還給賠了2000元,這些醫院都有醫療檔案證明”。

  但在2014年,梁宏又被查出腎病。其提供的病例資料顯示,2014年2月,14歲的梁宏被鄭州大學附屬鄭州中心醫院診斷為“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

2014年2月,14歲的梁宏被鄭州大學附屬鄭州中心醫院診斷為“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
2014年2月,14歲的梁宏被鄭州大學附屬鄭州中心醫院診斷為“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

  梁起超聲稱,此後,通過中藥調理,兒子病情逐漸好轉。

  轉折出現在當年秋季。梁起超稱,2014年9月,村衛生室醫生鄭某安向他推薦無限極系列產品,稱服用無限極產品治好了自己的“骨癌”,療效不錯。

  梁建超稱,當時他並沒有相信,但此後,鄭某安和一位在鎮上開無限極產品銷售店的宋某霞多次上門向他推銷產品,鼓吹用無限極治好了自家親戚的宮頸癌,讓放心使用,並展示了一些康複案例。

  “最終使用無限極,一是因為鄭某安是醫生,他和宋某霞宣傳的康複案例很讓人動心;二是他們說無限極產品是中草藥,大學教授說過服用中草藥治療穩當。”梁起超說。

  2015年7月19日,鄭某安帶梁起超前往宋某霞所開的無限極門店,一次性購買了3088元無限極產品。梁起超稱,宋某霞當時還告訴他,這些產品是沒有毒副作用的,堅持服用孩子的病會早日治好。

  梁起超表示,其家境不富裕,帶孩子到處看病已花費不菲,但想著能治好孩子病,夫妻倆就咬牙寄希望於無限極。服用無限極產品期間,兒子沒有再接受任何專業治療,也沒服用藥物,只是會定期去醫院檢查。

梁起超初次購買無限極產品購銷清單。
梁起超初次購買無限極產品購銷清單。

  梁起超展示了保存的27張“銷貨清單”,從2015年7月19日至2016年8月23日,他前後在宋某霞處購買無限極產品超27次,累計花費超4.6萬多元。產品含“增健、靈芝皇、鈣片、海豹油”等9款產品,單價最貴的“靈芝皇”顯示為499元,“鈣片”最便宜,為99元。

  澎湃新聞在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官網上查詢發現,上述“銷貨清單”中,含“增健”字眼的對應產品有“無限極增健口服液”和“無限極增健牌固體飲料”兩種;“靈芝皇”為“無限極靈芝皇膠囊”。

  除了前述9款產品外,梁起超所購還包括“無限極男仕口服液”、“無限極牌常欣衛口服液”、“無限極牌兒童口服液”等產品。

  澎湃新聞在國家藥品監管局網站查詢發現,“無限極牌常欣衛口服液”備案信息顯示“少年兒童為不適宜人群”。

  但截至2019年1月17日晚22時,無限極官網所有產品的“產品介紹”、“相關知識”、“使用指南”內容均為空白。目前尚不清楚未顯示該部分內容的具體原因。

  “無限極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還給兒子吃著”

  梁起超說,當時有宣傳稱購買一定金額產品,就會成為無限極“會員”,會給優惠卡,這時就可以拿著這張卡享受購買產品優惠,也可以推銷產品賺提成。

  2015年7月19日,梁起超拿到了一張編號為160049486的無限極“優惠卡”,但他說自己從來沒有推銷過無限極相關產品。

  梁起超說,“我始終相信無限極保健品是中草藥,能治療好我兒的病情”。兒子在服用無限極產品期間,並沒有出現特別症狀,但是經常感冒發燒。當時,他們以為是抵抗力差,未接受專業治療。

  2016年5月,梁起超發現兒子病情加重,遂去醫院檢查,結果被診斷“已接近尿毒症”。

  “當時醫生看了我們吃的無限極產品後,讓別再吃,但我和他媽覺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還給吃著,現在想想真後悔。”梁起超回憶,直到2016年10月,兒子吃完了剩下的保健品後,就再沒有購買過無限極產品。

  此後,梁宏病情繼續加重,開始出現“渾身疼痛”症狀。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被診斷為“尿毒症期”。

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顯示“慢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期。
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顯示“慢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期。

  梁起超提供的“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診斷證明書”顯示,梁宏被診斷為“慢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期;腎結石”。

  梁宏最終於2018年2月因病不治離世。

  孩子去世後這一年,梁起超沒有去找宋某霞,夫婦倆一直(因為用“保健品”給孩子治病)充滿愧疚、自責。“妻子得了乳腺癌,我每天都要服用精神藥物。”梁起超說,宋某霞的店仍然開著,不時還會聽身邊人說去那裡購買無限極產品。

  2019年1月17日晚,澎湃新聞多次致電鄭某安、宋某霞二人,但電話均無人接聽,也未回覆短信。

  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部門一位人士向澎湃新聞證實,梁起超所持的的確是無限極的優惠卡,但這張卡只能用在購買產品時享受相應折扣。持優惠卡的消費者並不是公司的業務人員,不能推銷公司產品。

  稍早前,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曾就此前澎湃新聞報導的“產品被指疑致西安女童心肌損害”發來一份《情況說明》,稱無限極(中國)公司一直將遵循國家的相關法律政策作為立身之本,明令禁止經銷商對公司產品進行誇大或虛假宣傳。

  無限極回應:懇請有關醫療、司法部門介入調查還原真相

  1月18日上午,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部門一位人士向澎湃新聞發來一份《關於商洛市消費者梁先生投訴的回應》,以下為回應全文:

  1月17日,我司400客服熱線收到消費者梁先生的投訴電話,表示其19歲的兒子因服用公司產品而離世。對於梁先生及其家人的遭遇,我們深表同情。由於此前我司並未收到相關信息,對於梁先生投訴的情況,我司正在緊急核查中,目前瞭解到的基本情況彙報如下:

  梁先生兒子小時因食用三鹿奶粉,被確診患有雙腎結石,多次住院治療。“三鹿事件“事發後,樑子獲得賠償2千元。此後,梁先生四處求醫盼能治好其子疾病。

  2014年2月,梁先生兒子時年15歲,因無故摔倒起不來被送院檢查,確診患有慢性腎臟病3期,雙腎多髮結石。

  2015年7月,梁先生開始購買公司產品,並將部分產品用於幫助兒子調理身體,共購貨12次,合計33562元,其中保健食品及食品23989元。2016年8月之後,梁先生所持優惠卡再無購買公司保健食品的記錄。

  2017年7月,梁先生兒子確診慢性腎功能衰竭,尿毒症後期。梁先生通過“水滴籌”向社會籌集捐款17651元。

  2018年1月,梁先生的兒子因尿毒症去世,梁先生與我司經銷商進行接觸,要求賠償,雙方協商未果。

  本月17日,梁先生撥打客服電話,我司才知曉此事,立刻讓分公司連夜核查。目前具體的情況還在進一步的瞭解當中。

  針對此事件,我司在此懇請有關醫療、司法部門介入調查,還原事情真相。也歡迎媒體及社會各界人士一同監督。我們願與消費者一起,促進事件的解決,並依法承擔相應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