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誌玲,你的高情商我不喜歡
2019年01月18日07:13

  來源:談心社

  提到高情商,第一下想到的就是那些溫柔善良,總站在他人角度考慮問題的人。

  說起娛樂圈中高情商的人選,很多人都中意林誌玲。

  但蔡康永不這麼認為,他覺得林誌玲太累了。

  林誌玲屬於傳統定義中情商最高的一種,永遠在微笑,永遠好脾氣。

林誌玲 蔡康永

  在蔡康永眼裡,如果林誌玲再多分給自己一點心力,那才是他心目中的高情商。

  1

  別壓抑自身

  做個冷淡的人挺好

  之所以說林誌玲太委屈自已,是蔡康永認為,人一定會有大部分時候是冷淡的。

  這才是正常的情緒起伏。

  他反對一味熱情。

  只有這樣,才能顯現出差異,找出對哪些事情、哪些人有興趣。

  所以,他鼓勵大家做一個比較冷淡的人。

  如果被溫暖兩個字給綁住,會更吃力。

蔡康永
蔡康永

  他舉了小時候的例子:

  生活在典型的舊上海式家庭的蔡康永,父母好客,總不停應酬和招待來客。

  為了彰顯對客人的熱情,餐桌上的父親總是將好吃的給客人,這對還是孩子的他很痛苦的。

  雖然父親沒有刻意去教他,只是做給他看,但蔡康永承認,自身的養成裡面就有這個部分在:

  也就是客人開心“我”就開心了。

  這種養成最終變成了蔡康永的工作,主持人是一項很能隱藏自我的工作。

  人們對高情商的定義五花八門。

  到蔡康永這裏,和人們通常的看法相反,是希望能夠搞定自己。

蔡康永
蔡康永

  他早前談過,我們的文化過度推崇容忍。

  文人的房間里掛著“難得糊塗”,網絡上好多人說“認真就輸了”,好多婆婆勸她們的媳婦,進了婚姻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最後每一個人都活成了一尊大佛。

  於是搞不定,變成了一味的容忍、遷就。

  過度之後,人喪失了對生活的熱情。

  說到情商高的人,蔡康永提到了周杰倫。

  無論是決定結婚、當爸爸、做音樂的同時拍電影……周杰倫都沒掩飾需求和慾望。

  最終,這些目標都實現了,看到他情緒的人,也並不覺得被冒犯。

  在蔡康永看來,這才是高情商的表現。

蔡康永
蔡康永

  表達喜歡與不喜歡,做個適度冷淡的人,是很多人應該學會做的事。

  2

  過分熱情

  收穫白眼和滿身戒備

  離過年就不到一月,年節走街串巷已差不多免了,但親戚朋友相互拜訪還是必備節目。

  相信每個人都會有那麼一個親戚或者朋友,從進門開始就開始忙活兒。

  開門先“敬個大禮”拿拖鞋,坐下之後就把瓜子毛嗑兒往外一拿,茶水壺裝滿開始咕嘟咕嘟的燒,客人手裡先塞個橘子,剛吃完再添個香蕉……

  “沒事兒,客氣啥,就當自個家一樣。我再給你削個蘋果。。。。。。”

  這樣送到嘴邊的吃吃喝喝,看著主人忙裡忙外,客人反而會倍感壓力、坐立難安。

  這還是和我們有一定親密關係的人。

  《家有兒女》中鄰居,胖嬸自來熟的性格讓觀眾們一度煩得牙癢癢。

  第一次見到劉星就把劉星往懷裡抱。

《家有兒女》
《家有兒女》

  胖嬸主動抱劉星,劉星一臉尷尬

  家裡的小幺小雨,也難逃第一次見面被尬抱的命運。

《家有兒女》
《家有兒女》

  夏雨面對胖嬸的懷抱,嚇出表情包

  美國人類學家 Edward T.Hall,在探討人的空間關係時提出人有四種空間距離:親密距離、私人距離、社交距離與公共距離。

  胖嬸第一次見面就因過度熱情,侵入了劉星和小雨的親密距離。

  所以難怪倆孩子反應一度尷尬。

  在芬蘭漫畫家Karoliina Korhonen創作的漫畫中:

  頭戴著芬蘭帽的圓球人馬蒂(Matti)十分生動地詮釋了,這種距離感在芬蘭人生活中的日常體現。

《芬蘭人的噩夢》
《芬蘭人的噩夢》

  KaroliinaKorhonen 漫畫/《芬蘭人的噩夢》

  這並不是不友好;相反,他們為了照顧對方的感受,寧願選擇犧牲自身利益。

  Ed瑞士心理學家 Edward Bullongh 又提出“心理距離”的概念。

  即審美主體與對象間保持一定“心理距離”,形成一種若即若離,不即不離的狀態,以此獲得最好的美感。

  《陀槍師姐》中的娥姐一出場就塑造了一個“東北馬大姐”的形象,事事都管,同時還會不分場合的寒暄。

《陀槍師姐》
《陀槍師姐》

  娥姐在警員探討分工部署時搬風扇送飲料 / 《陀槍師姐》

  熱情本是好意,罵又罵不得,被入侵的人只能獨自膈應。

  待客熱情的親戚,關心同事的娥姐,他們都沒有預估好不同對象的“距離”,於是一個收穫了親戚的表面奉承,一個收穫了上司的白眼相向。

  電影《登堂入室》中,16歲少年克勞德將偷窺到的他人生活寫進作業。

  他的文學老師吉爾曼也受好奇心驅使,縱容學生暗中介入他人生活的創作方式,還與妻子一同分享克勞德的作文。

  直到克勞德將好奇的腳步踏入老師吉爾曼的家門,關係發生了變化。

  吉爾曼不再是故事的讀者,而成為故事走向悲劇的重要一環。

  最後妻子珍娜毅然離開了丈夫。

  這並非因她對婚姻的種種不滿,而是因她不期然得知,丈夫居然連她不能生育的事都說給克勞德聽,那種被人僭越了隱私的憤怒與羞恥。

《登堂入室》

  進入他人的生活,人總是有方法的 /《登堂入室》

  正因為“人們總是有辦法進入別人的生活”,去維護一份界限感,選擇不去介入的“冷漠”,才是真正的慈悲與溫暖。

  3

  戴著“面具”好好活一次

  你可以冷淡一點

  熱情的人,大多是可愛而敏感的。

  希望工作上能得到認可,渴望多一點點人脈關係,擔心身邊的朋友感到冷落。。。。。。

  生活的表演中,人的精力與能量有限,極度熱忱後出現的必然是極度的疲憊。

微博
微博

  過分熱情,可能本人並不舒服 / 微博

  經濟學角度上看,當我們在一件事情上傾注熱情,我們付出的成本也就相應提高,對結果效用的期望值也越大。

  有時,需求和供給不匹配,換來的只會是耗盡自身、推遠對方。

  其實,世界上無非三種事:自己的事,別人的事,老天的事。

  人的煩惱,往往把別人的事當“你”的事,替老天操心整個世界。

  所以我們必須與生活保持距離,只有這樣,才不會被生活綁架,活成別人鏡頭中的一件裝飾品。

  史匹堡,27歲因《大白鯊》成為炙手可熱的導演。

  當時《時代》週刊用他做封面,做了一期對他的稱讚。

  那本雜誌送到片場時候,他沒有把雜誌接過去。

  製片人很驚訝:“整本都在講你,你怎麼不看一下?”

  可史匹堡說,“我現在如果相信他們對我的稱讚,我接下來就會相信他們對我的攻擊。”

  這是一種霸氣,也是一種實力。

  我們不僅要能做生活的主角,把控生活;

  而且要能夠適時跳出來,用一個清醒的態度去做一個觀看者。

  觀看自身與他人的關係、觀看整個世界。

  在人生的戲台上,學做一個冷漠的人,並不是因為對他人漠不關心。

  恰恰相反,正是因為知道,親密無間容易翻船,涇渭分明又了無意趣,只有誠懇而不踰矩,尊重但不幹涉,才是真正成熟的相處方式。

  在這個意義上,做自己的演員不累的,演別人的劇本才累。

  承認面具的存在,也許才能容許自己更好地呼吸。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