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資本張磊:誰的研究更深刻 誰就能為風險定價
2019年01月18日09:51

  “高瓴沒有什麼關係人脈,我們只是做研究。”——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張磊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投中網

  記者 / 劉素宏 陶輝東(特約)

  編輯 / 蘇琦

  1998 年,被譽為“中國風險投資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關於借鑒國外經驗,盡快發展中國風險投資事業的提案》,這就是後來被認為引發了一場高科技產業新高潮的一號提案,風險投資由此在中國真正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時期。

  從微光中出發,中國創投經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經曆傳統產業、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幾波浪潮,資本與技術越來越成為推動整個新經濟的兩股重要浪潮。

  在這期間,創投行業也湧現出一些具有影響力的人,我們記錄下那些值得記住的瞬間和需要反思的刹那。仰望浪潮之巔,也不迴避至暗時刻。

  馬化騰在高瓴資本年度閉門會上聽了整整兩天,在他看來,張磊和高瓴對於投資趨勢的把握要比真正浪潮的到來早上好幾年,這些乾貨值得他一場不落的傾聽。

  為人低調,但張磊帶領的高瓴資本和其投資的項目卻都使人如雷貫耳。2018年9月,高瓴資本對外宣佈,已完成一隻規模為106億美元新基金的募資工作,創下了亞洲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募資規模之最,一舉打破了此前全球私募巨頭KKR的一隻亞洲私募基金創下的93億美元紀錄。

  自創立之初,高瓴資本就走全階段投資的策略,覆蓋從天使/VC/PE到二級市場,更難得的是,它既能靠投資白酒、洗衣液、空調、冰箱等傳統行業賺錢,也能在電商、社交、O2O、短視頻、共享單車等互聯網賽道大殺四方。

  成立十四年,高瓴資本投出了騰訊、京東、美團點評、滴滴、蔚來汽車、Uber、Airbnb、百麗國際、普洛斯、百濟神州、君實生物和藥明康德等明星公司。

  這背後,離不開張磊超級充沛的精力。在國外時差也絲毫不影響工作,半夜跟天空之城CEO路偉聊電影,喜歡《岡仁波齊》,就在香港、矽穀找來創投圈大佬一起看片子,將自己的資源導給被投公司。“在外界看來,他是頂級投資人,但他其實非常享受創業和在路上的感覺”,路偉稱。

  如果說沈南鵬是“穿著西裝的鯊魚”,敏銳、聞到血腥迅速行動,那麼在路偉看來,張磊更像是“極速飛奔的駱駝”。他善於研究和儲備能量,一旦瞄準方向,便像駱駝一樣不吃不喝極速飛奔,走得很遠很快。

  冒險家與學院派,重視基礎研究

  "所謂風險投資,歸根結底是一門為風險定價的生意。誰能掌握更全面的信息,誰的研究更深刻,誰就能賺到風險的溢價。"

  張磊一貫以“冒險家”的形象示人,從衝浪和單板滑雪的個人愛好可見一斑,投資風格更以不走尋常路著稱。

  騰訊是高瓴資本投資的第一家公司。2005年的騰訊已在香港上市,信息公開,股票買賣自由,拚的是純粹的眼光,張磊幾乎押上了公司全部的資金。

  獲得高瓴投資之後,騰訊的股價一路攀升,一度上漲400多倍,而高瓴仍未清倉。第一筆投資的成功,為高瓴資本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在2018年10月接受央視財經節目採訪時,張磊對記者坦承,對騰訊的投資多少具有一些“賭”的成分。但他解釋,賭是建立在紮實研究基礎之上的。

  在投資騰訊之前,高瓴資本做了細緻的調研。張磊多次談到,團隊在義烏調研時發現,所有商家的名片上都印著QQ號,當地招商官員的名片上也印著QQ號。他們意識到,QQ在中國的滲透深度遠超想像。這顛覆了當時的商業精英們喜歡使用MSN所造成的對QQ的偏見。正是這種顛覆性認知,讓高瓴抓住了機會。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張磊並不排斥風險,甚至是擁抱風險。所謂風險投資,歸根結底是一門為風險定價的生意。誰能掌握更全面的信息,誰的研究更深刻,誰就能賺到風險的溢價。

  百麗是高瓴資本在投資京東之後最大的一次冒險。一年前,高瓴斥資近500億人民幣,聯合鼎暉併購了這家已經連續兩年業績下滑的昔日“鞋王”。張磊笑言,當時別人都問百麗會是高瓴的滑鐵盧嗎?

  結果2018年“雙十一”,百麗僅用了3分49秒銷售額即破億,2017年這一數字是15分鍾。張磊用“令人驚喜”來形容這一成績。

  在過去的一年里,張磊親自出任百麗董事長,掌管這家擁有12萬員工的零售巨頭。他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鞋子,思考數字化轉型。他甚至還愛上了逛街,只為觀察女性如何買鞋。“百麗新的潛能正在被激發出來,並有望在未來創造更大的價值”,他表示。

  在高瓴資本成立的2005年,是中國風投的一個神奇之年。除高瓴外,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北極光創投、今日資本等一批日後聲名顯赫的機構都在這一年相繼成立。而與沈南鵬、鄧峰、徐新等人相比,張磊偏向於學院派。

  那時張磊的形象更像一個研究員。在創辦高瓴資本之前,張磊曾在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為他的導師大衛·史蒂文森工作。當時張磊被分派的工作是研究木材行業,幾週後,他交出了一英吋厚的研究報告。

  直到現在,張磊依然喜歡說的一句話是,高瓴沒有什麼關係人脈,我們只是做研究。當被新京報問到高瓴能投中百度、騰訊、美團等一批優秀公司的原因時,張磊的第一句話就是:“重視基礎研究,這是高瓴的核心。”

  堅持價值投資,和時間做朋友

  “價值投資要對自己通過深入研究做出的判斷抱有信心,保持定見。”

  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價值投資常常處於被供上神壇而下不了地的尷尬境地,但張磊和他的高瓴資本是個例外。

  張磊經常提到的四個字是“守正用奇”。

  如果說價值投資的理念是“正”,不害怕挑戰主流觀點則可以稱之為“奇”。高瓴資本的很多投資,在當時都不為主流所認同,京東如是,百麗亦如是。但張磊說,價值投資要對自己通過深入研究做出的判斷抱有信心,保持定見。

  投資京東時,京東依然燒錢。2010年高瓴資本以2.65億美元投資京東,成為當年中國互聯網最大單筆投資,2011年美國隨即爆發互聯網泡沫。

  投出這筆資金之後,有擔憂或者焦慮的時刻嗎?“價值投資要對自己通過深入研究做出的判斷抱有信心,並在市場波動中保持定見,與時間做朋友”,張磊這樣回答尋找中國創客。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高瓴資本投資的早期階段的項目,在獲得後續融資、估值翻倍式增長甚至IPO之後,高瓴不但不會對其套現,反而持續加倉。

  目前最炙手可熱的新藥研發企業百濟神州就是一例,從2014年的A輪到2015年的B輪,到2016年美國上市,再到2018年在香港二次上市,其間市值創下百億美元神話,高瓴全程投資,一路加碼。

  在A股市場上,高瓴資本也有著相似的風格,經常買進一隻股票之後就長期持有,直到清倉前都很少進行變動。目前高瓴資本在A股持倉最重的美的和格力,分別是在2015年和2016年買進,至今增值均超過100%。

  張磊深受導師、機構投資教父級人物大衛·史文森(David Swensen)影響,成為價值投資的忠實信徒。堅持價值投資,高瓴資本還會鼓勵優質企業把目光放長遠。

  其被投企業編程貓在非常早期時就請了之前在華爾街任職的CFO,有投資人覺得這樣的CFO對於一個初創企業來說過於資深,但張磊說得直接,“短期看用不到,企業正規化運營後就會用到,提前準備是很好的”。

  在與尋找中國創客分享自己的投資指導時,他說:“投資最重要的不是看股權形式,而是看被投企業有什麼樣的商業模式,是什麼樣的人在管理”。

  市場低潮期是直面內心最好的時候

  外部環境不佳的時候,往往也是真正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脫穎而出的時期。

  高瓴資本的名字來源於耶魯校園內的高瓴大道,以駐馬店市高考狀元身份進入人民大學學習國際金融之後,張磊也曾經循規蹈矩地在被分配的五礦工作,隨後選擇去耶魯大學深造。

  2003年非典時,國內互聯網正在經曆低潮,此時的張磊在一家全球新興市場投資基金工作,主要負責非洲尤其是南非和東南亞的投資機會,之後又擔任紐約證券交易所首任中國首席代表,並創建了紐交所駐香港和北京辦事處。

  這些經曆為他後來創辦高瓴資本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讓他有機會深刻理解中國正處於偉大變革之中,這樣的環境正是他能發揮最大作用的地方。

  2005年張磊創辦高瓴資本,把主要投資目標放在亞洲和中國,這也是張磊認為最驕傲的一件事。“找到一群同樣有激情的、靠譜的夥伴,大家從沒有投資經驗,彼此互相商量著一步步做出來”,張磊告訴尋找中國創客。

  如今回想2008年金融危機,張磊認為那是“大顯身手的機會”,當時所有的人都很恐慌,在那個時間節點,所有人都不敢做新的投資,都在賣股票。那一年,張磊帶領高瓴資本出資5000萬美元參與中國鐵建上市定增,投資藍月亮天使輪。

  “其實市場低潮期是直面內心最好的時候,真正去考慮什麼是最好的企業和企業家,什麼樣的企業真正在創造價值,讓我克服恐懼,收穫良多;同時,外部環境不佳的時候,往往也是真正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脫穎而出的時期”,張磊告訴尋找中國創客。

  根據清科私募通的數據,從2010年至今,高瓴資本投資案例數持續增長,尤其是在被視為資本寒冬的2015年和2018年,投資案例數均逆市增長。2018年也是高瓴資本的退出大年,共有17個項目退出,遠超此前每年1-3個項目的退出量。

  如今,寒冬仍在繼續。高瓴資本已完成一隻規模為106億美元新基金的募資工作,張磊需要在大顯身手與克服恐懼之間尋找平衡。

  對話

  尋找中國創客:高瓴一共投資過多少項目?你覺得他們身上成功的共同特質是什麼?

  張磊:目前高瓴共投資了200多個項目。這些企業家共同的特質我認為是“擁有偉大的格局觀、堅定的執行力、實踐價值創造的熱情、時刻擁抱創新的勇氣、洞察變化以及超強的同理心。”

  我們始終堅持“投公司就是投人,投團隊”的理念,真正有格局觀、有胸懷又有執行力的創業者是有限的。一個好的創始人、好的管理團隊比商業模式更重要,因為商業模式可以計算和設計,而人的潛力卻無法預估。

  尋找中國創客:能否講講你和被投者之間的故事,劉強東、馬化騰、李彥宏、藥明康德李革、藍月亮羅文貴等。

  張磊:Pony、Robin和強東這幾位是我們的長期合作夥伴,也都非常具有創造力和企業家精神。我和強東是人大校友,當時高瓴在研究電商,我們看到當時搞電商的大部分是輕資產模式,只有京東要做重資產,著重用戶體驗模式,跟我們理念一致,所以投資京東是水到渠成;Pony很溫和、真誠,既有長遠的眼光,又對技術細節非常關注,是個很有原則和同理心的企業家; Robin是我見過的極少的對“技術、產品管理、商業模式、資本市場”這幾個方面都很瞭解的人,很理智。他敢於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情,也敢於做取捨。

  我跟藍月亮老羅總的兒子羅秋平更熟悉。他本來可以過非常安逸的生活,不用冒這麼大的風險,但他的人生夢想就是成為中國日化的第一名,打敗跨國公司。市場變化給了他這個機會,他也抓住了關鍵機會。他願意放棄小富即安的一年一兩億利潤的公司,不惜在頭一兩年把公司做虧損,從而開闢出一個新天地,這是偉大格局觀的很好體現。

  尋找中國創客:在你投資過的案例中,“愛屋吉屋”在這幾年的市場表現並不理想,高瓴有進行過複盤嗎?

  張磊:還是要對基本原則和規律有所敬畏。互聯網進入傳統行業不是“顛覆”那麼簡單,不能忽視傳統行業的規律和特點,而應該是以“+互聯網”的心態去學習傳統行業的優點和長處。互聯網新技術應坐副駕給傳統行業賦能,而不是搶傳統行業的司機座位。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張磊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尋找中國創客:對你而言,被投企業變成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是一種什麼感受?

  張磊:我把投資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零和遊戲”,一種是“正和遊戲”,即共同把蛋糕做大。我個人不相信零和遊戲是有價值的,有更多的人跟我們一塊把蛋糕做大才是很好的事情。我們主要關注的還是我們的想法、資本能不能創造價值,這也是我們投資決策的關鍵問題。

  尋找中國創客:你會為錯過哪個項目而感到遺憾?

  張磊:談不上遺憾吧。“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首先要選準自己的那一瓢,要有定力,投資要有選擇性。很多時候,成功不在於你做了什麼,而在於你沒有做什麼。世上的錢是賺不完的,還是要堅守長期價值的投資理念,在風險與利潤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在市場上經常瀰漫的“貪婪”和“恐懼”的情緒中保持平常心、謙卑心和敬畏心。

  尋找中國創客:在招聘投資經理時,你看重他們哪些能力和特質?你能否分享一下組建投資團隊的優秀做法和心得?

  張磊:主要看重的特質:好奇(intellectual curiosity),誠實(intellectual honesty)與獨立(intellectual independence)即堅持價值投資的理念,同時對主流觀點保持質疑和求證的精神;既能清醒地認識到能力圈的邊界,但同時不斷地挑戰自我,去開拓新的未知世界。

  我希望把高瓴資本打造成這樣一個組織:

  第一,學習型組織。我們以學習為基礎,以學習為取向。

  第二,行動型組織。在學習而有所得之後,團隊要思考如何將學習成果轉化為卓越的投資。

  第三,組織要為個體賦權,要讓每個人都有實現自己最大價值的機會。為此要讓組織變得儘可能扁平化,尋求精益管理,將個體變成支援整個公司高效運轉的力量,讓高瓴資本變得更好。

  第四,要有好的企業文化。這樣的企業文化,既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家文化也不是時刻提心吊膽、視身邊所有人為競爭對手的狼性文化。好的企業文化應該是運動員文化,有運動員的比賽精神,有團隊的協作精神,失敗之後能站起來,總結經驗教訓,不斷提高自己。

  尋找中國創客:如果讓你挑選未來最值得投資的行業,你會怎麼選?商業邏輯是什麼?

  張磊:我們現在越來越重視基礎科學和原發創新(比如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這方面的突破也會創造出很多機會。其次技術與傳統產業進行融合還有很多機會,要找到還有哪些消費者的根本需求沒被滿足,看能否滿足消費者個性化的需求和體驗改善等等。

  尋找中國創客:現在處於金融去杠杆的階段,國家也出台了“資產管理新規”,這對你在投資決策方面有什麼影響?

  張磊:資管新規加上杠杆降低,金融體系進入一級市場的資金量短期確實會有所降低;資金選擇投資機構時也會更加謹慎,更關注管理人的專業性和管理能力,這個時候,注重長期、專業的成熟穩定的機構其實會更受益。長期來看,讓投資機構回歸尊重信託責任的本源,有利於防範風險,行業規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