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羅倫斯投票「誤差」里的缺憾與希望
2019年01月18日09:32

朱婷遺憾落選佳女候選
朱婷遺憾落選佳女候選

  上一次進入羅倫斯「佳男」或「佳女」候選序列的中國運動員,還是2015年的網球運動員李娜。

  新華社巴黎1月17日電(記者 蘇斌)2019年羅倫斯世界體育獎各獎項候選名單17日公佈。和去年一樣,份量最重的年度最佳男、女運動員獎候選者中仍沒有中國運動員的身影。上一次進入羅倫斯「佳男」或「佳女」候選序列的中國運動員,還是2015年的網球運動員李娜。

  此前投出一票的我,在名單出爐後拿來與自己做出的選擇一一進行比較。摩迪、咸美頓、拜爾斯、萊德茨卡……僅就入圍羅倫斯「佳男」「佳女」候選的12位運動員而言,多數人的名字與自己當初投票時的選擇「匹配」成功,但對於此前進入被推薦範圍的兩位中國運動員朱婷和武大靖沒能「現身」候選名單,還是感覺有些遺憾。

  2015年羅倫斯頒獎典禮在上海舉行。退役不久的李娜憑藉2014年澳網收穫的女單冠軍,成為羅倫斯「佳女」獎項六位候選者之一。那一年李娜沒能當選「佳女」,但她獲得的羅倫斯學會特別成就獎,還是給這位中國女子網壇標誌性人物帶來了一些安慰。

  2017和2018年,羅倫斯頒獎典禮回到了起點摩納哥。與羅倫斯緣分始於四年前的我,已在巴黎作為新華社專職體育記者,對這兩年的獲獎情況進行了報導。羅倫斯世界體育獎包括「佳男」「佳女」在內的五個獎項候選名單由全球媒體的記者或者編輯投票產生,「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我榮幸地第一次得到以媒體代表身份進行投票的資格。

  羅倫斯官方提供的各獎項推薦人選數量不盡相同,以「佳男」和「佳女」為例,投票者可在20名左右的被推薦人選中,依照心目中的排名依次選出六位運動員,獲得青睞的候選者將得到1-6分不等的分數。六位候選者的選擇不具備強製性和排他性,投票者可進行低於六人的選擇,還可列出不在被推薦人選範圍內的其他選擇。

  進入被推薦序列的運動員2018年均在各自項目中取得了一定成績,顯然這是一道艱難的選擇題。參加投票的中國媒體自然對朱婷和武大靖兩個名字倍感親切,一個在女排國家隊和球會里連奪冠軍,一個在冬奧會上以破世界紀錄的成績摘取短道速滑金牌,兩人有進入被推薦人選乃至候選名單的充分理由,也在我的選擇里被放在了較為靠前的位置。

  不過,兩位中國運動員還是沒能通過「20進6」的選擇。再看獲得「佳男」「佳女」提名的12位運動員,高度職業化運動不出意外地成為加分項,男子網壇世界第一祖高域、摘得網球大滿貫冠軍的賀拿普和科巴爾、美職籃巨星占士以及一級方程式賽車總冠軍咸美頓紛紛入圍。

  2018年是體育大年,冬奧會和世界盃輪番上演,兩項世界大賽上表現突出的運動員無疑受到更多關注。候選名單就包括了世界盃上大放異彩的摩迪和麥巴比,以及首位單屆冬奧會拿到兩個不同分項金牌的女子運動員萊德茨卡。

  不僅如此,職業化運動以及冬奧會、世界盃也成為其他獎項候選名單產生過程中的重要考量因素。世界盃冠軍法國隊、冬奧會獎牌總數最多的挪威代表團入圍年度最佳團隊獎候選名單,日本首位大滿貫網球單打冠軍大阪直美與環法單車賽冠軍托馬斯獲得年度最佳突破獎提名,冬奧運動員羽生結弦和林賽·沃恩成為年度最佳復出獎候選者……

  中國運動員再度無緣羅倫斯「佳男」「佳女」候選名單,固然有缺憾,但也有希望。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運動員在賽場上向著更高榮譽發起衝擊,也在賽場內外勇於展現自我,成為中外體育交流的使者。

  去年加盟巴黎聖日耳門女足的王霜不斷用入球與助攻引領球隊前進,樂觀開朗的性格讓她成為「大巴黎」擴大影響力的「名片」。帶領土耳其瓦基弗銀行隊數次捧起冠軍獎盃的朱婷前往土耳其駐華大使館作客時,因對中土兩國友誼做出的貢獻,受到土耳其駐華大使盛讚。

  隨著中國體育在世界體壇的影響力與話語權不斷提升,人們有理由對中國運動員再度入圍羅倫斯候選榜單抱以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