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壟斷有多難?看一看微信和歐洲足協
2019年01月18日12:50

費切林與馬化騰
費切林與馬化騰

  在冬天經歷了短暫的休息後,歐洲球壇又恢復了活力,歐洲豪強們如火如荼的你爭我奪著。不過,其中有一家意大利的老牌豪門正在醞釀著一件大事情:推翻歐洲足協——的政策FFP。(全稱Financial Fair Play,即財政公平法案,是歐洲足球聯合會頒布的一項針對歐洲足協旗下賽事參賽球隊的財政法案。)

  FFP限制球隊的花銷,要求每三年內球隊的賬務實現收支平衡,各傢俱樂部都會儘量將花銷分攤到每一年來讓財報更好看。但每家球隊的情況不同,最終實施情況也五花八門。比如有從主體上動手的,曼城的員工與球員工資很多由其背後母公司城市體育集團發放,並不計入球會賬務中;為了抑製球會通過租借+強製買斷的方式分攤賬務,歐洲足協宣佈此形式和轉會同性質,所以巴黎買麥巴比為租借+選擇性買斷,選擇性條件為巴黎護級(對,是巴黎護級),成功分攤轉會費,買尼馬則是卡塔爾政府出面花2.2億歐元送給尼馬,而尼馬拿錢買斷了自己的合約後自由加盟大巴黎等等方式數不勝收。

  但也有繞不開政策的,最慘的就是AC米蘭,AC米蘭由於收支不平衡去年被剝奪了歐霸盃的參賽資格,可是李勇鴻剛剛入住球隊一年,前兩年的債務也被算進去了。最後,艾利奧特收走米蘭後進行了上訴,上訴成功。不過好事不長,今年在小組賽結束後,歐洲足協再次宣佈米蘭的賬務審查還是不合格,1200萬歐元的小組賽歐洲足協收入全部被歐洲足協沒收沒有發放,並且未來還有可能限制歐洲足協旗下賽事的報名人數以及罰款。

馬甸尼炮轟了歐洲足協FFP
馬甸尼炮轟了歐洲足協FFP

  受困於FFP,米蘭無法再冬季有大動作。米蘭背後的艾利奧特集團可不是好惹的,擁有超強法務團隊的他們,打算如果歐洲足協不和解,就上訴到仲裁法庭,推翻歐洲足協的FFP。艾利奧特認為米蘭被限制投資是有悖於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第十七條的相關條款的,該條款主要保證私有財產權利的合法性,而洛迪高伊利奧特認為FFP違反了其中:「每個人都有合法購買,使用合法獲得的商品,對合法所獲得受益的處置和遺贈的權利」以及「法律保護合法的使用已有合法收入來獲得其他受益的權利「。

  事實上,像FFP本身並不會縮小球會間的差距,反而會讓那些本身擁有優勢的球會優勢更大,其他球會很難追趕。除非你能人品爆發,連續5年隊內爆發數名現象級小妖,在短時間內完成球隊更替。否則想要列入豪門行業需要不斷持續的投資,但FFP限制了這樣有雄心的球會。而本身積累了優勢的球會,則不需要大改,他們輕輕鬆鬆就可以在不違反FFP的情況下維持或擴大優勢。

  FFP聽起來是為了足球的良性發展,避免金元足球,怎麼現在鬧成這樣?馬甸尼在採訪中的發言有些激進,但是道出了其中的問題:「歐洲足協的FFP完完全全沒有意義,你看看歐洲那些球隊(暗指皇馬),他們的巨額投資早於FFP的實行年,現在已經收到了成效,不需要更大的投資,而後來者想要居上,有這個FFP在根本不可能!」《milannews》報導,在一些歐洲各大媒體的對話中,艾利奧特認為FFP變成了歐洲足協的一種控制球會的工具,因為他們已經壟斷了歐洲最好的體育賽事,並且想繼續壟斷下去。

球會們有沒有第二選擇
球會們有沒有第二選擇

  壟斷?

  在歐洲足協去年推出歐洲國家聯賽後,外界普遍很好看這項被整合的賽事,將帶來球迷更加出色的體驗。天津媒體《都市快報》發出聲音認為,歐洲足協這樣的行為,將歐洲球隊更加密切地捏合在了一起,但佔用了友誼賽的時間,非歐洲球隊想要與歐洲球隊比賽日後將難上加難。現代足球這項誕生於歐洲的運動想要推廣到全世界將更加困難,歐洲與非歐洲的差距將越來越大。這種聲音不無道理,在今年的世界盃比賽中,四強球隊全部來自於歐洲。

  在很多歐洲超級球會不滿歐洲足協的政策後,皇馬、巴塞、拜仁以及來自英超意甲的豪門有意組建歐洲超級聯賽來對抗歐洲足協。而那邊國際足協主席恩芬天奴(前歐洲足協秘書長)那邊馬上表示:「如果有球員退出本國聯賽參加其他聯賽,那麼他將在被世界盃中停賽,包括歐洲國家聯賽、歐國盃、世界盃等比賽。」

  先不討論歐洲超級聯賽的組建是否合乎球迷的利益,但是壟斷已經實實在在產生了,球會處於一個非常被動的狀態,他們沒有選擇權,包括我們。

  在任何一個團隊或一個組織在某一領域壟斷後,必然會出現壟斷所帶來的問題。該個體會更加註意自己的利益,而其他人將幾乎沒有與之迴旋的餘地,因為資源已經完完全全被人家控制,我們沒有話語權,只有任由擺佈的份兒。

恩芬天奴警告球員不要妄想脫離官方組織
恩芬天奴警告球員不要妄想脫離官方組織

  我們身邊有非常多這樣的例子。

  在2014年,滴滴與快的進行搶市場的大戰,用戶和司機成為了被惠的一方。可兩家公司合並為滴滴並收購了uber後,人們悄然發現滴滴的「殺熟」行為(使用頻率高的用戶計費價格高),和漲價行為。很多短程單,價格比出租車還貴。可這時,人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而想招手打出租車,也會被飛馳而過的空車一輛輛的拒絕,因為人家都是接了單的。

  2018年,滴滴和美團在上海開啟了搶地盤大戰,雙方都開出數千萬的補貼來吸引用戶,為什麼滴滴如此緊張?還不是怕被美團佔了市場,無法繼續壟斷的霸業。而事實上,2018年9月7日,滴滴創始人程維在一封內部公開信中公開了滴滴的營收情況,半年虧損40億人民幣,6年來從未盈利(整體業務未盈利)。而這也是如今互聯網公司的趨勢,前期砸錢購買用戶,後期壟斷再流量變現收割。

  現在的等外賣平台。開始向商家收管理費。小型的商家想要賺錢,就必須壓低成本,想要排名靠前讓用戶看到,還要進一步壓低成本。想想我們從高排名的商家買到的菜品質量。。。(連鎖品牌實體店可能要好一點)。這些問題都需要交給平台去解決,可是如果壟斷,我們沒有選擇,那麼龍頭企業則沒有動力去完善運營。

滴滴美團
滴滴美團

  我們使用了多年的運營商就是這樣的情況,早年間移動基站鋪設的好,大家被移動所控制,多次曝出「霸王套餐」的事件,後來聯通,電信後來居上。形成三國鼎立,各家運營商才出現了一些惠民的政策。可近幾年,三大運營商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一樣統一戰線,又在這三家合一形成的「新個體」上對行業進行了壟斷政策。直到2018年,工信部宣佈,允許包括阿里、騰訊、小米以及百度等大型網絡公司擁有自己品牌的手機卡,壟斷現象才有所減緩,而聯通、電信等家庭網絡供應商也是在國家的強製要求下,在2018年實現了降費,全國多家用戶用與以前相同的錢享受到了更高規格的套餐。

  你家公司難吃的食堂、學校里傲慢的小賣部、甚至是地鐵口旁的早點攤都懂得壟斷的意義,這背後就代表著收益。所以,反壟斷的問題一直也是老生常談,中國最近一次談的人就是羅永浩。

  2019年1月15日,羅永浩的聊天寶、王欣(原快播創始人)的馬桶mt以及多閃上線,但馬上就被微信平台封殺。所有通過微信訪問的相關頁面都被打上了「該網址被投訴過多,已停止訪問」的字樣。三款社交軟件剛剛發佈上線就被眾多用戶舉報?顯然不是這樣的,這是騰訊方面的操作,而頁面下面的申訴恢復訪問也就僅僅是個擺設了。這三家社交類應用要說撼動微信那不至於,或者你可以嘲笑他們的軟件做的如此之爛,但反壟斷是個獨立的立場問題。

羅永浩調侃,他和微信聊不了
羅永浩調侃,他和微信聊不了

  羅永浩在記者會上專門提到了這個問題,他表示:「這不是騰訊的錯,是中國商業環境的問題。中國的反壟斷法還不夠完善。」也有非常多的聲音表示,人家自家的軟件,想幹嘛就幹嘛,你管得著嗎?不過這就涉及一個公平的問題,為什麼非常多的軟件可以內鏈到微信中,唯獨社交類的就不行呢?這是否公平?然而事實上,不光是社交類軟件,包括淘寶、支付寶紅包、天天動聽、網易音樂、蝦米音樂、微軟小冰、來往、Uber 、易到等眾多官方微信號都微信被封殺。涉黃、犯罪的東西該封殺就封殺那是必須合理的,但是對競品的打擊是否還合理呢?

  微信支付、滴滴(微信系)、王者榮耀、刺激戰場等產品的火爆讓我們普通民眾也在思考一個互聯網人思考的問題:是不是只要我在某一領域取得了壟斷,就可以借此後來居上直接KO掉其他人花了很多年做的優秀產品。如果說,用戶的主觀選擇無關微信,那麼你作為一個平台有差別的進行封殺是否能給出合理理由?

  壟斷看似帶來了短期的繁榮,但對未來長期發展來說是不利的。歐美這方面的法律比我們要領先很多,Google近年在全球的搜索引擎中有著霸主地位,而在Google引領的AdSense搜索廣告平台中,其他公司開發的搜索引擎廣告被禁止投放,這涉嫌違反了歐盟關於反壟斷法相關的條款,歐盟委員會宣佈已展開調查,2019年Google可能面臨來自歐盟高達70億美元的罰單。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圖片來源於網絡

  反觀我們國內的龍頭搜索引擎,在你輸入留學、xx病、旅遊等詞彙後,前3-4條,甚至5-6條搜索信息全部被廣告霸佔,你幾乎無法利用這個搜索引擎搜索到有用的信息,使得留學、影視、醫藥等行業變得更加不透明,民眾對此方面的瞭解少之更少。同時,投放廣告多的企業則佔據流量主導權,口碑好的公司則得不到曝光,「莆田醫院」等事件層出不窮。事實上,現在非常多的網民在搜索非科普類信息時,更傾向於用其他知識類公司的內置搜索。

  米蘭目前解決的方案是尋求法律的保護,就像當年著名的波士文條例。1990年波士文合約到期,他被標準列治大幅降薪,敦刻爾克希望引進他但無力支付轉會費。最終波士文告到了歐盟法院,他認為球會和比利時足協違反了歐盟「關於歐盟各國公民有權自由選擇居住地和自由擇業」的《羅馬條約》。最終球會和足協敗訴,之後所有歐盟球員在與球會合約期滿之後,有權在不支付任何轉會費的情況下轉會到歐盟另外的任何國家踢球。

  在反壟斷的道路上,我國還有漫長的道路要走。這其中需要我們的努力、企業的爭氣和行業領頭者的自覺,但最有效的辦法還是得更多的依靠法律。

  (查威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