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一句對不起溫暖人心!這就是成長的意義
2019年01月18日15:51

艾榮與占士
艾榮與占士

  *本文細節純屬虛構,都是我編的

  酒足飯飽之後,占士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愜意地把自己埋進了沙發。跟克利夫蘭的寒冷相比,西海岸的冬季要溫和的多。

  想約的地點是家意大利餐廳,占士總是格外鍾情意大利風情的菜餚。他跟路夫面對而坐,身邊還有里奇、蘭迪,跟一些相知相熟的好友,嘴裡不停絮叨著過去幾年里發生過的事。即便隔著些距離,你還是能聽到“金州”、“決賽”之類的字眼,偶爾還發出陣陣笑聲。

  那是個氛圍歡樂的夜晚。絲毫不會讓人惦念起湖人不敵騎士這樣的煩心事。對占士來說,這樣的狀況早已稀疏平常,他的球隊一向離不開他。跟這相比,與老友短暫的歡聚,更令他在意。

  “等我一下,有個電話。”占士拿起了原本扣在桌上的手機。

  “誰啊?”路夫低著頭切著牛排,隨意問了一句。

  但並未等到答覆,好奇心的驅使讓他抬起了頭。占士拿著手機,屏幕正對著他,“KI”的字樣印入他的雙眸:“他打電話來幹什麼?”

  占士搖搖頭,按下了接聽的按鈕:“喂?”

  “喂,Bron,我是凱里。”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嗯,我知道。”

  -

  “我得跟你們說個事,這事對我來講很重要,”正在接受媒體群訪的艾榮突然賣起了關子,“我給占士打了個電話,為我當初的年少無知道了歉。”

  沒人能在這一刻真正發生之前預想到這一切,當他們從艾榮的嘴裡聽到“Bron”的瞬間,驚歎聲清晰可聞。

  “當時我渴望奪冠,渴望去領導球隊,想要承擔一切去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也就是那個時候,勒邦回來了。他向我們展示了該如何奪冠,那一切很不容易,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註定能夠做好這件事,”艾榮沒有議論聲而停下自己的講話,“所以我覺得他是最合適的那個人選。因為他曾遇到過類似的情況,而他遇到的那個年輕人,就是我,一個渴望一切的22歲的年輕人。我剛剛成為全明星,想要收穫一切,但他回來了,我得為了他去調整我的比賽。你可能會有自己的想法,但他總會想要最好的,也的確拿出了他的最佳表現。而現在,我能夠體會他當初的感覺了。他們(指塞爾特人球員)在上賽季打出那麼好的表現之後,我該如何激發這個團隊最棒的狀態呢?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意識到贏得冠軍需要些什麼呢?”

  話音剛落,記者們嘈雜的提問聲便淹沒了整個房間,關於“勒邦”的聲音不絕於耳……

  一會新聞頁的頭版頭條會是什麼,每個人都很清楚。

  -

  “在洛杉磯的生活怎麼樣?”艾榮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拘謹。

  “除了球館里的事,看上去沒什麼值得我不順心的。你懂的,哪兒都比克利夫蘭的冬天強。”

  “那就好,那就好。”

  “就這些?”占士從艾榮的話中聽出了欲言又止的困惑。

  “什麼?”

  “你打電話過來就只是為了問我過得好不好?”

  “不是。”

  “還有什麼?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占士聽到的是一陣沉默,抬頭看了眼路夫,正衝著他使眼色,像是在問“他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是想幹嘛?”

  “好吧,Bron。我打電話給你,其實…是為了道歉。”

  “道歉?”

  占士臉上的困惑,順著他的聲音,傳遞給了身邊的每一個人。

  “是的,道歉。我希望能為過去我做過的那些事向你道歉,”艾榮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鼓足了勇氣後的突然爆發,有些急促和激動,“你知道麼,那會我才22歲。剛被選入全明星,就捧起了MVP的獎盃。站在台前的那一刻,讓我覺得我的未來擁有著無限的可能。我想贏,不只是冠軍,我更希望能夠攔盡世間萬物。那種野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驅使著我。”

  “我能理解。奇雲(路夫)就在我身邊,我想我們都能理解你當時的心情。”

  “直到你選擇回歸克利夫蘭,我都無法完全說服自己。我有自己的想法,想要成為那支球隊的領袖,但你的回來阻止了那一切。我很清楚地感覺到了自己的叛逆,但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內心。你還記得那場‘沒有助攻的比賽’麼?”

  “當然記得。”

  “那時候,我太想證明自己了,我想告訴所有人我比你強,哪怕我明知那一切並不是發自內心的舉動,可我依舊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我明白,我們都明白。你不需要將這些放在心上。”

  “直到現在,我才開始慢慢明白你當時的感受。這兒(波士頓)有太多年輕人了,在沒有我跟哥頓(希禾特)的情況下,他們打進了東岸決賽,還跟你們僵持到了最後一刻。我相信他們現在的心境跟我當初是一樣的,對自己無比自信,希望能夠成為這座城市、這支球隊的主宰,去統治未來的每分每秒。有什麼理由不這麼相信呢?這是一支被所有人認定能夠統治東岸未來的球隊。可他們之中,很少有人能夠領悟,想成為一支冠軍球隊,究竟需要些什麼。”

  “凱里,我很高興你能夠給我打這通電話。說真的,在這個時間聽到這番話真讓我感到詫異,”占士不自覺地笑了起來,“能看到你的成長,我很欣慰。我早就說過,你會在未來捧起MVP獎盃的,這可不是我在刻意吹捧。只要你沿著正確的路走,你就能夠做到這些。”

  “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

  “團隊。你得明白團隊的意義,凱里。籃球不只有炫酷是果凍上籃和Crossover。當你站在領袖的位置上,需要思考的東西就會變得很多。該如何讓隊友們參與到比賽中來?怎樣調動他們的積極性?怎麼在正確的時間像他們展示籃球最正確的那一面?你只有不斷地在這個過程中協調整體,並不斷的提升自我,才能更好地完成這一切。”

  “就像你當初所做的那樣?”

  “你覺得我做到盡善盡美了麼?我不這麼認為。我也會感到浮躁、焦慮,無論是在邁阿密,克利夫蘭還是現在的洛杉磯,都有過。但到最後,似乎結果總不算太糟。認定一件事,堅持下去,我就相信他會收到應有的回報。”

  “我會變得更好的,是麼?”

  “當然。我在電視上看到了你在防守端的努力,也看到了你渴望通過傳球去為隊友們創造機會的決心。這些都是好的變化,凱里,你要做的,是堅持下去,3年、5年,你還年輕,你總會等到花開成熟的那天的。”

  “能再次聽到你說這些,感覺很特別。”

  “格外的親切麼?”占士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大概吧。”艾榮也跟著笑了。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