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三號人物:聯儲需耐心 如需要會重估縮表
2019年01月18日22:37

  美聯儲三號人物、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認為,美聯儲需要在進一步收緊貨幣的行動上拿出耐心。一旦環境有變,他會重新評估縮減資產負債表(縮表)的進程。

  美東時間18日週五,威廉姆斯在新澤西發表講話時指出,當前形勢不同於一年前,利好經濟的影響在失勢,聯儲的任何行動都應該有耐心。

“2018年年初,經濟增長遠高於趨勢水平,利率還相當低,那時循序漸進加息顯然是必要的選擇,12個月之後,順風形勢失去了勢頭,利率更接近正常水平,通脹平平,我們需要一種審慎、耐心和有良好判斷的方式。”

  威廉姆斯提及,歐洲和亞洲對全球經濟增長樂觀情緒的拖累最大。美國聯邦政府部分關門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驟然成為逆風。

  不過,他認為,在一定程度上,經濟高速增長將保證利率上行。他預計2019年美國GDP將增長約2.0%-2.5%,略低於2018年3%的增速,但仍符合一個增長的健康經濟體。美國勞動力市場強勁,與美聯儲的充分就業目標吻合。沒有看到“任何有關通脹壓力累積的令人擔憂的跡象”。

“如果增長繼續遠高於可持續水平,很可能在某個時候一定程度上加息。但如果事實證明環境不那麼強勁,我會相應調整我的政策看法。”

  他指出,金融市場的指標是反映投資者看待經濟的重要即時信息源,此外,股價和利率影響家庭和企業支出的決定,美元的價值影響進出口的需求,因此,這些是決定經濟發展軌道的重要因素。

  對於縮表,威廉姆斯強調靈活性:

“到目前為止,這個計劃進展良好,但值得強調的是,一旦環境有變,我會重新評估我們的貨幣政策選擇,包括資產負債表正常化的路徑。”

  威廉姆斯此次講話提到的耐心和靈活性也是最近其他美聯儲高層和聯儲會議紀要不止一次釋放的信號。

  美聯儲一二把手+四位票委集體呼聲:耐心

  上上週五,鮑威爾在自去年美聯儲加息當天的新聞發佈會後首次表態。他一改對市場的“冷漠”,對縮表的態度明顯不同於去年12月聯儲決定加息時。除了重申政策不是預設的,上上週五鮑威爾還說,聯儲在仔細傾聽市場對風險的擔憂,若縮表的確是擾動市場的主因,不會猶豫去調整縮表,同時表示對加息有耐心。而在12月加息後的新聞發佈會上,鮑威爾說,處於“自動駕駛”狀態的縮表步伐不變,縮表未明顯干擾市場。

  上週二公佈的會議紀要顯示,去年12月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的政策會議上,“多位與會者表達的觀點認為,FOMC可能承受得起對進一步穩固政策有耐心,尤其是在通脹壓力不慍不火的環境下。”

  上週四講話中,鮑威爾在幾分鍾內四次提到“耐心”一詞。他說沒有看到美國經濟衰退風險加劇的跡象,但指出,若美國政府關門持續更久,經濟數據可能體現影響。對於縮表,他說,未來資產負債表規模將明顯低於當前水平,高於過去水平。

  上週三,今年有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投票權的芝加哥聯儲主席Charles Evans表示:“我們有能力等待並仔細評估即將出爐的數據和其他進展。” 本週四,此前預計今年加息三次的Evans又說,美國經濟表現不錯,讓“我們能輕易拿出耐心”。聯儲“處於暫停的好時點”,2019年加息兩次的預期完全合情合理,但加息次數也可能少於兩次。

  另一位今年有FOMC投票權的偏鷹派立場波士頓聯儲主席Eric Rosengren上週三也表示,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貿易摩擦和市場波動等因素的影響下,美聯儲應該“靈活且有耐心”。如果預期的更好的經濟結果是正確的,去年12月美聯儲預計的今年加息兩次可能無誤。

  同在上週三,今年有FOMC投票權的聖路易斯聯儲主席James Bullard警告,美聯儲瀕臨政策過頭的邊緣,如果進一步加息,可能造成經濟衰退。他認為,沒有任何需要再加息的緊迫性。

  本週一,美聯儲二號人物、美聯儲副主席Richard Clarida:“一些全球經濟增長數據變得疲軟。在評估適當的政策時,我們今年能夠保持耐心。” 他也強調評估政策更依賴經濟數據,而非預設路徑。

  本週二,今年有FOMC投票權的鷹派立場高官堪薩斯城聯儲主席Esther George也發表鴿派講話,稱在加息上需要更耐心、謹慎,以免扼殺經濟增長。她說,經過兩年幾乎不間斷的季度利息後,借貸成本已經接近“中性”。這是George態度的大改變。2016年,在其他美聯儲官員決定暫停加息時,同樣握有FOMC的投票權的George曾投出反對票,希望加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