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持續停擺如何影響股市和經濟?
2019年01月18日14:45

  美國政府史上最長停擺仍在繼續,幾無跡象顯示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國會議員能夠就政府重新開門達成一致。

  或許大家已輕易忘記,去年12月19日,為避免這次政府停擺,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以口頭表決方式通過了一項臨時撥款措施。當時特朗普同意撤回50億美元修建南部邊境牆的撥款要求。

  但他後來改變主意,稱政府的撥款法案必須把他的標誌性競選承諾所需資金包括在內。去年12月22日,多個政府部門和機構撥款到期,雖然當時共和黨仍掌控參眾兩院,但聯邦政府大面積關停,直到民主黨掌控眾議院時仍未恢復辦公。80多萬名聯邦僱員被迫休無薪假或無償工作。

  停擺期間,美國股市基本上表現不錯,近期的公司利潤消息推動股價上揚。停擺開始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里,道瓊斯指數和標普500指數分別累漲8%左右,納斯達克指數大漲11%。不過,白宮已將停擺對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的預估影響值提高了一倍。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首席執行長Jamie Dimon近日表示,如果停擺僵局持續下去,整個季度的經濟增長率可能會拖累至零。

  以下是投資者需要瞭解的政府關門對股市和經濟的影響。

  政府關閉如何影響了股市?

  從曆史上來看,股市並不太在意政府停擺。LPL Financial的一項分析顯示,股市在政府停擺期間平均下跌0.4%,回報率中位數為零。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自1976年當前的聯邦預算程序成為法律以來,政府關門已經司空見慣:過去40年時間內,已經出現了20次政府停擺事件。停擺時間通常較短,往往在週末發生。

  到目前為止,此次政府停擺期間股市上漲4%左右,不過相對而言,投資者似乎更為擔憂美聯儲的利率政策。

  但是,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是,如此次政府停擺時間遠遠超過目前的四周大關(這是有可能的),市場會發生什麼?這可能將取決於政府關門在廣泛的經濟低迷氛圍中對企業造成多大影響。如果你指望市場下跌將影響特朗普的談判立場,那麼可能會大失所望。

  政府停擺將給經濟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Dimon認為,政府停擺肯定會傷害經濟。他在摩根大通業績電話會議上指出,如果美國政府停擺貫穿第一季度,估計美國經濟增速將被拉低至零。不過他強調,在他看來,全球經濟依然強勁。

  他說:“這在更大程度上是政治問題,而不是別的;雖然有人擔心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但眼下消費者狀態不錯,他們在花錢、存錢,新建家庭數量增多,工資水平也在攀升。”

  《巴倫週刊》(Barron‘s)經濟評論員Matthew C. Klein大致認同Dimon的看法,他寫道,政府停擺可能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前提是停擺時間夠長。首當其衝的當然是80多萬名聯邦僱員,他們正被迫無薪休假,並將繼續受到衝擊。研究報告顯示,被迫休假的聯邦僱員已將他們的開支削減了20%。據Klein估算,政府停擺將直接拉低GDP增速約0.1個百分點,這將為停擺結束後的開支所抵消。但是,撥款僵局拖得越久,情況就可能越糟,尤其是如果維持經濟運行所需的各種政府服務停頓的話。而正如我們所知,那些服務正在減少。

  如果政府繼續停擺,航空類股會遭遇什麼情況?

  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簡稱TSA)的安檢人員和空管人員都在無薪工作的群體之中。打電話請病假的僱員比平常多,但安檢通道排長隊的情況目前只是零星出現,而且是可控的。

  只要這種狀態得以維持,航空類股的表現可能就不會有多差。達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 Inc., DAL)首席執行長Ed Bastian稱,政府停擺令該公司1月份收入將損失2500萬美元,如果停擺繼續,每月收入都會減少2,500萬美元。不過,與達美航空逾100億美元的季度收入相比,這一數字微不足道。

  但如果TSA僱員打電話請病假的比率開始升高——目前的缺勤率為7%,平常為3%——美國各機場的狀況可能會迅速變糟。消費者可能會取消或推遲航空旅行。

  就連這種衝擊可能也會是短暫的,因為航空旅行的嚴重中斷以及隨後肯定會被點燃的公眾怒火,或可迫使停擺走向終結。

  (本文譯自《巴倫週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