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提名的又一名美聯儲理事從名單上消失
2019年01月18日10:35

  在參議院碰壁了整整一年後,特朗普的“好朋友”Goodfriend進入美聯儲的可能性仍然成謎。

  據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隨著總統特朗普加強對美聯儲的審查,及其對美聯儲信任程度的下滑,前里士滿聯儲經濟學家、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Marvin Goodfriend擔任美聯儲理事的提名或將被重新考慮。

  此前,特朗普曾在2017年11月提名時任卡內基梅隆大學經濟學教授的Goodfriend為美聯儲理事,以補上美聯儲的空缺席位(目前,美聯儲FOMC仍有兩個位置空缺)。但Goodfriend的提名在2018年整整一年的時間里都未能得到參議院的批準,直至2018年底國會選舉後該提名徹底失效。

  目前美聯儲理事的兩個空缺職位始終未能得到補足,華爾街見聞在本月早些時候提到,另一名由特朗普提名以填補空缺的前美聯儲經濟學家,民主黨人士Nellie Liang表示主動退出,隨後白宮應其要求撤回提名。

  如今特朗普若仍想Goodfriend出任理事,將不得不重新向國會發起提名。不過,知情人士稱,在本週三晚提交給新國會的包含數十人的名單中,並沒有出現Goodfriend的名字,不過他仍然有可能再次被提名。

  Goodfriend的觀點是,為保證政策能夠傳導到美國經濟,控製長期通脹至關重要。貨幣政策應主要圍繞通脹率目標,借助數學模型來製定,甚至提出應將2%的通脹率目標永久列入美聯儲使命之中的一部分(目前的美聯儲雙重使命:最大就業與穩定物價)。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的這位“好朋友”以“負利率的狂熱擁護者”著稱。在美聯儲實施量化寬鬆期間,Goodfriend曾多次公開對該政策提出批評,認為通過控製利率來調節經濟比調整資產負債表更加直接有效,並且認為負利率不失為應對經濟下行的一個有效方案。

  即便是美聯儲結束量寬之後,Goodfriend也鍥而不捨地與當時的美聯儲“唱反調”,他曾在2015年建議美聯儲延遲加息,認為在通脹恢復2%的目標之前不應該急於緊縮貨幣政策。

  彭博社評論稱,Goodfriend從一開始就面臨著一些民主黨人士的反對,因其觀點過分強調維持目標通脹率,而不是達到就業最大化。

  但Goodfriend卻可能深得共和黨,特別是特朗普的青睞。除了對緊縮的反對態度之外,他與特朗普最接近共識的一點在於,Goodfriend長期以來呼籲國會對美聯儲加強監管力度,認為美聯儲對於貨幣政策目標的解釋應當得到國會的正式授權。

  儘管這種行為被一些美聯儲官員認為是立法者過多幹預央行,但這實際上正是特朗普不斷在Twitter上所做的事情。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