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等11城市試點 中選藥品價格平均降52%最高90%
2019年01月18日07:54

  藥價降幅52%!北京等11城3月起實施這項國家試點

  北京日報

  《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方案》昨日正式公佈,將在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和瀋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11個城市(下稱4+7)開展試點。

  北京日報(ID:Beijing_Daily)記者從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獲悉,目前企業正在跟試點地區之間進行對接,實行掛網,備貨,然後進行簽約,預計3月中下旬開始實施,為期一年。

  國家醫保局已於2018年底公佈了招采中選結果,25個產品中選,降價幅度在52%,最大降幅在90%多。

圖表來自北京醫藥集中採購信息網
圖表來自北京醫藥集中採購信息網

  何為帶量採購?

  所謂藥品“4+7”帶量採購,即首先在11個城市做試點,將醫保藥品目錄製定、醫保支付價的確定和藥品採購價的談判三者合一,以國家為單位進行藥品的集中採購。試點的行政區劃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重慶4個直轄市,以及廣州、深圳、瀋陽、大連、西安、成都、廈門7個城市。

  和以往不同的是,過去藥品招標,只招標價格,而沒有數量,中標企業還需要進醫院做工作來促進藥品使用。而帶量採購則是,在招標的時候就承諾藥品的銷量,目的就是為了“以量換價”。

  據統計,25個中標品種在治療領域上涉及心腦血管、癌症、精神類疾病、鎮痛麻醉以及哮喘腹瀉等常見病。

  其中包含的心腦血管類藥物最多,數量為10種,其中光治療高血壓的藥物就多達7種;腫瘤相關的藥物共有3種;乙肝藥物2種;精神疾病類藥物4種。

  從降價幅度上來看,心腦血管疾病類藥物的讓步較大,據不完全統計,該品類的平均降幅為64.57%,較整體降幅高出了12個百分點。

  這或與心腦血管疾病的市場空間最大有關。市場規模最大的急性襲擊梗死藥物——氯吡格雷口服2017年的銷售額達到了114.79億元。數據顯示,本次帶量採購目錄31個品種中,銷售額超過30億元的有8個品種,分別是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厄貝沙坦、氨氯地平、奧氮平、恩替卡韋、培美曲塞注射劑、氯吡格雷,有5個都涉及心腦血管疾病治療。

  以量換價,有效實現藥品降價

  國家醫療保障局副局長陳金甫介紹,這次改革的目的就是堅持問題導向,著力解決招采領域的一些突出問題,主要是實現:

  第一,通過改革機製的轉換擠出水分,有效實現藥品降價。

  第二,通過量價掛鉤,完善招采機製,解決招采領域一些不規範的行為,消除招采領域的體製障礙,淨化行業生態,也就是減少不必要的一些費用,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

  第三,支持引導醫療機構規範用藥、優化用藥的結構,提升用藥的診療水平,促進公立醫療機構改革。

  第四,探索完善藥品的招采機製和以市場為主導的藥品價格形成機製。

  這次招采跟以往相比有四個方面的基本要求:

  第一,嚴格要求帶量採購,以量換價,給企業市場的承諾。

  第二,嚴格要求招采合一,保證使用。

  第三,確保質量,保障供應,4+7地區的藥品使用量占了全國大概30%左右,涉及到廣大人民群眾用藥的可及性和質量保障,所以必須要確保質量。

  第四,必須保證回款,降低效益成本,因為以往的招采欠款很多、壓款很多,無端增加流通企業和生產企業的交易成本,所以必須保證回款。在保證回款方面,醫療機構作為結算貨款的第一責任人,同時醫保基金拿出30%作為預付款緩解醫療機構在還款上的壓力。

  保證中標藥品降價不降質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監督管理司司長袁林表示,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本著兩個基本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配合做好有關工作。

  一是保障中標的產品降價不降質,二是防止一致性評價變成一次性評價。對所有中標的產品,現場檢查的同時要進行抽樣,由專門的藥品檢驗機構進行全面的質量的檢驗。對於中標的產品,要重點監管其原料、主要的輔料,並加強中標不良反應的監測。

  要求公立醫院將中標藥品納入處方集

  藥價降下來了,如何保證降價後的中選藥品能夠順利進入醫院並且得到優先的使用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局長張宗久表示,如何讓中選的藥品進入醫療機構,國家衛健委有幾項對衛生健康部門和醫療機構的要求。

  第一,不能以費用控製、藥占比和醫療機構品規數量等要求影響中選藥品的合理使用與保障供應。

  第二,要求公立醫療機構優化用藥結構,將中選藥品納入醫療機構藥品處方集和基本用藥供應目錄,嚴格落實按通用名開具處方的要求,確保在同等條件下優先選擇用中選藥品。

  第三,因為公立醫療機構主導性比較強,要求衛生健康部門加強對公立醫療機構指導和監督,督促公立醫療機構按約定的採購量優先採購和使用中選藥品。

  52%的降幅主要擠走的是藥價水分

  這次集中採購試點方案出台之後,在醫藥界引起了極大反響,很多藥企對此非常焦慮,醫藥股遭到重挫。

  對此,陳金甫表示,在整個“4+7”初選結果出來以後,對於降幅過大會不會影響質量的問題,有關部門也做了分析,這種降幅主要擠的是藥價中的水分。

  眾所周知,在製藥企業的終端銷售價格中,有大量的中間公關費用和“帶金銷售”費用。按行業內的初步估算,中間費用占了藥品價格相當大的比例。這次能夠降價52%,實際上就是因為企業認定了,藥品直接進醫院,這些費用都可以不要了,所以原則上不影響企業的製造成本和合理利潤,而是減少流通中尋租、交易成本、占款這些費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