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有個澱山湖 | 諸光路上的機器人生意
2019年01月18日09:54

原標題:長三角有個澱山湖 | 諸光路上的機器人生意

長三角地區看重大企業對稅收的貢獻,使得政府對創新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關注度不夠。澎湃新聞 張澤紅 製圖

2018年12月27日下午2點,大雨滂沱,在上海理工大學的先進製造大樓,澎湃新聞記者見到了一臉倦容的喻洪流,他拎著一份餐盒,引著一位來參觀的新加坡理工大學訪者。這位曾經為企業技術負責人的博導,見到記者連連致歉,“久等了,最近日程實在太忙。各種評比和研討會不斷,昨晚趕一個報告,淩晨3點才睡,今天上午一直開會,”安頓好訪客,喻洪流把沒來得及吃的中飯放進冰箱,開始接受記者的採訪。

上海理工大學教授喻洪流的另外一個身份是上海康複器械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在康複機器人領域,很多從業者視喻洪流為中國康復工程行業的一座碼頭。

如果康複機器人企業能夠圍繞已經成型的供應鏈,加上政府引導得當,長三角地區有機會出現康複機器人全國龍頭企業。 澎湃新聞 龔唯 製圖

康複機器人嘯聚虹橋

康複機器人是個新產業,是康複醫學、機械、控製、計算機及人工智能等學科跨界融合的產物。“目前這個行業還處於起步階段,但發展非常迅速,國內外不斷有大企業進入,我們一方面希望行業大發展,但另一方面又不希望行業過熱。”這是喻洪流幸福的煩惱,“行業有很多需要突破的瓶頸,如康複體系、支付體系的建立等,其中一大瓶頸是人才缺乏。我們的畢業生無論本科還是研究生每年供不應求。”喻洪流領銜的上海理工康復工程學科,最先在國內開展康復工程的本科教育,目前有教師21人,在讀碩博士研究生約100人左右,是國內高校該領域最大的研究團隊質之一。

由於上海的人才優勢,一批企業在虹橋聚集。由上海市民政局和青浦區政府主導的上海市康複輔助器具產業園設立於諸光路上的虹橋世界中心,2018年下半年剛剛揭牌。短短半年時間,產業園便聚集了30多家來自長三角地區的康複機器人企業,其中常州市錢璟康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錢璟康複”)是行業規模較大的一家。據錢璟康複BD顧問陸誌華 介紹,錢璟康複2018年銷售額近3億。顯然,現階段這仍是一個小行業。

陸誌華稱,康複機器人產業的人才,上海相對其他地區有明顯優勢。此外,上海具有很多實力雄厚的三甲醫院,可以做前沿研究。

陸誌華每週在上海和常州兩頭跑,據他介紹,錢璟康複為吸引優質人才及項目,於2012年設立了上海璟和機器人有限公司,承擔部分研發工作,以及創新項目的孵化。其中一個項目從張江吸收過來,“這個項目在張江曾經拿到過比較大的獎勵,獲得科技支撐500多萬元。張江的研發氛圍很好,技術支撐也強,但一旦往下遊走時,市場端的資源不足,所以項目整合到我們這裏。”

吸引錢璟康複到上海的重要因素中,還有政策因素。康複機器人行業在解決技術之外,還需要醫院和臨床支持,如果他們的產品想進入醫院,那就更需要政策的支持。

以腦中卒為例,當病人過了危險期,進入恢復期後,需要做神經康複,醫師往往人手不足,這就需要康複機器人介入做智能康複、平衡訓練,當病人進入穩定期後,三甲醫院和二甲醫院對康複機器人的需求更多。而這些器械進入醫院就需要衛計委和民政支持。所以醫療資源雄厚、老年人口多的上海對康複機器人產業有強大吸引力。陸誌華坦言,這個行業最重的一端還是服務端,但服務端的規範並未建立。

另外,在康複機器人企業引進海外技術時,上海對外籍人士的吸引力,使得合作項目落地上海成為不二選擇。“我們與西班牙的研究院已經合作過好幾個產品,他們每年要孵化出來約15個項目,其中,與我們合作完成的有3個,還有正在籌劃的。如果要深度合作,外方要設立機構,上海在這方面有差異化優勢。”陸誌華說。

但在康複機器人的製造端,上海並無優勢。錢璟康複醫療、康複機器人的新品製造是在深圳完成。

據陸誌華介紹,深圳的精細化分工比長三角好。公司開發出樣品,因為涉及到軟硬件開發,需要很多支撐,有些工作需要外包,如果在長三角,企業要針對產品的模塊逐個找人合作,但在深圳不一樣,按照企業研發出樣品和產品構想,深圳的服務商可以把所有模塊全部串起來,從芯片設計到做板子,以及後面的工業設計都不用操心。

由於技術產品功能不足,目前康複機器人產業市場容量有限。但隨著AR/VR、人工智能、柔性機器人等新技術的發展,市場的外延在不斷擴展。譬如,原來用機器人先要根據病人的動作特點編製機器人程序,現在隨著柔性技術的進步,不用事先編程,機械手被醫師手把手“教”一遍,就可以自動編程,加上視覺和其他AI技術的應用就更加智能。

雖然目前市場有限,但前景遠大,據2016年,國務院發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康複輔助器具產業的若干意見》的規劃,到2020年,行業規模要突破7000億元。

因而,傳統工業機器人巨頭們也逐漸進入這個行業,譬如庫卡已推出康複訓練的機器人。另外,像安川這樣日本企業針對養老使用的服務機器人推出新概念,機器人從老人醒來就開始服務,服務範圍包括照料日常生活,提醒吃藥等等。

長三角機器人產業的潛力

康複機器人只是機器人產業中一小塊,而青浦區的傳統機器人產業規模並不大。哈工大人工智能產業園位於青浦新城,註冊於其中的上海機氣林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家產業鏈上的貿易公司,代理著庫卡等大牌機器人的銷售業務。雖然剛剛於2018年6月成立,但公司已經是園區里較大的企業,總經理趙勇希望2019年的營業額可以達到一億。由於位置太過偏遠,企業用工等方面多有不便,趙勇計劃2019年將辦公室搬到市區核心地帶。

對於機器人產業的長三角融合趨勢,趙勇認為這早就開始了,尤其那些早先搬離上海的公司,公司雖然搬到嘉興、崑山,但是員工的家在上海。“每天在高速公路上可以看見很多跑嘉興、崑山的班車,甚至在蘇州、無錫、常州也有,聯動早開始了。”

2018年機械行業遭遇行業嚴冬,自動化設備採購大幅下滑。2018年12月20日,日本機床工業協會發佈11月機床訂單額顯示,日本機床對華出口訂單額同比減少了67%。

但對未來,趙勇並不悲觀,他認為機器換人將在各行各業鋪開,比如以前機器人想把一個花生從筐里拿出來,那是不可能的。現在,隨著三維視覺等技術手段的實現,機器人想拿哪個拿哪個。

另外,工業機器人的價格逐年下降,“一台165公斤的點焊機器人,汽車上用的點焊機器人,2013年的價格是30多萬元,現在就15、16萬元,幾乎下降一半。”

更重要的是,機器換人將成為各行各業的剛需,“不是人工貴賤的問題,而是很多工作沒有人願意幹。前兩天我到印尼,那邊3000元的工資算高工資,但就是找不到人來做。”

孔兵曾出任過庫卡機器人(上海)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目前他已離開上海南下廣東,出任深圳李群自動化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 作為業內資深老人,他對於長三角機器人產業的晉級有多個方位的觀察。

他認為,長三角的經濟體量大、人才儲備雄厚、交通便利,這些優勢是其他地區沒法比擬的,而且長三角社會財富分配相對均衡,有承載大產業的潛能。而在華南,大型城市同中小型城市的差別較大。 廣東地區的許多公司以出口加工起家,發展到了一定階段必然受到人工成本、人才資源的限製,深度發展受到限製。後來隨著區域產業的淘汰升級,進入電子行業,但現在電子也面臨人工成本瓶頸,這些都是人力資源製約的行業。

孔兵進一步指出,長三角地區的企業注重規模,有長期發展戰略。如果長三角地區圍繞已經成型的供應鏈,再加上政府引導得當,康複機器人產業有機會出現龍頭企業。

不過,孔兵提到,長三角一些決策觀念、政策支持力度不如珠三角。比如,珠三角機器換人上推動自主品牌使用的政策比長三角更有優勢。而且,長三角地區看重大企業對稅收的貢獻,使得政府對創新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關注度不夠,而珠三角更靈活,不管大型企業還是小型企業,都有相應的政策支持。

陸誌華也認為,長三角的機器人產業要在政策上融合。譬如上海正在試點醫療器械上市許可持有人製度。之前一款醫療器械研發成功後,要有自己合規的生產基地,所以保有生產體系的成本非常高。而改革後這個發明的生產可以外包給合格的醫療器械製造公司,如此創新成本就會很低。

但這項新政,目前只在上海執行,如果醫療器械上市許可持有人製度延伸到長三角其他地區,以後製造載體可以在上海以外,而研發和臨床以及註冊證在上海,這樣就可以各自發揮優勢

另外,孔兵強調,做零部件的企業不用一窩蜂做機器人,從機器人四大家族(日本的安川電機、發那科,德國的庫卡,瑞士的ABB)的發展路徑來看,控製系統是最重要的,其他關鍵零部件去採購就行了。關鍵零部件的國產化不是不重要,而是要依託工業總體水平,譬如機床工業、材料工業的發展水平。長三角地區真正缺的是先進的機床行業。機器人產業的總部、研發、金融放在上海,而生產、製造基地分佈在江蘇和浙江,甚至到安徽。這樣一來,長三角的製造加工實力就不可限量,無論工業機器人、民用機器人、醫療機器人,以及所有先進製造領域的優勢就可以確立起來。

在記者對喻洪流的採訪結束時,隔壁會議室響起陣陣掌聲,新加坡客人的訪問也結束了。喻洪流對這幾年來訪的海外學者如數家珍,“雖然我們的工業機器人不領先,但中國的康複機器人十年內有希望引領世界,現在幾十家企業在做這塊業務,哪個國家能投入這麼多人力和資金去做一件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