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路者”14載終圓夢:鋪就浙江沿海新未來
2019年01月18日18:42

原標題:“造路者”14載終圓夢:鋪就浙江沿海新未來

圖為:林建軍(左二)和同事們在施工現場 三門縣委宣傳部供圖

  中新網台州1月18日電(見習記者 範宇斌 通訊員 沈海珠 李貝妮)浙江三門灣上,跨海大橋臥龍出水,迎來川流不息的車輛。近日,浙江沿海高速公路寧波象山至溫州樂清段正式通車,圓了浙江沿海人多年的“高速夢”。

  18日,浙江沿海高速三門段工程建設指揮部常務副總指揮林建軍接受採訪時表示,“14年時間,5000個日日夜夜,三門灣‘四橋架南北、四海變通途’化作了現實。”

  造路如同見證“孩子”成長

  14年來,該工程指揮部人員更迭,今年59歲的林建軍是沿海高速三門段少數自始至終參與“圓夢”的人。

圖為:浙江沿海高速公路三門段 葛敏 攝

  “工程前期工作困難重重、步步艱辛。”林建軍回憶說,“當年,做完規劃選址、土地預審、環評等30項專題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堆起來足有幾人高。項目報批環節,一個章、兩個章、三個章……每份項目報批文件的“過關”都是指揮部各部門四處奔波的結果。”

圖為:浙江沿海高速公路三門段 葛敏 攝

  項目報批、資金籌措、土地徵用、政策處理……14年來,林建軍從未請過一天假,即使身體不適,也只是在辦公室或工地上稍作休息。每次遇到難題,感到頭疼胸悶時,就拿出隨身攜帶的白花油提神醒腦。

  別人總問:“老林,你年紀大了,身體又不好,還堅持在一線工作,圖啥?”

  林建軍卻答道:“不圖啥,只不過是老父親想親眼見證‘孩子’的成長罷了。”

  有一次,心絞痛持續一個月後,林建軍終於去了趟醫院。醫生在檢查後告知,由於壓力過大,他的心臟出現了問題。從此,林建軍的口袋里多了瓶速效救心丸。

  征遷為工程按下“快進鍵”

  “這邊原先是灘塗,那裡是養殖塘,還有個石料廠……”沿著三門灣跨海大橋,林建軍指著四周,對工程的點點滴滴如數家珍。

  因為資金問題,沿海高速三門段比“跨海會師”的寧波段晚開工半年多。採用PPP建設模式解決資金籌措難題後,土地徵用、政策處理等難題又接踵而至。

圖為:浙江沿海高速公路三門段 葛敏 攝

  據悉,沿海高速三門段需徵用土地4319畝,拆遷房屋約5萬平方米,徵收紅線內養殖塘1000多畝,遷移墳墓3000餘穴,政策處理量大面廣,時間緊任務重。

  談及啃下征遷這塊“硬骨頭”,指揮部副總指揮楊鬆表示,“真的十分艱難,我們的工作人員甚至帶病堅持在一線,十幾二十遍上門做工作。”

  2015年6月2日,三門灣大橋及接線工程順利打下第一根樁。

  2017年2月23日淩晨,伴隨著浦壩港鎮念寺塘村最後一戶房屋拆遷完畢,沿海高速三門段政策處理主體工作基本完成,工程建設按下了“快進鍵”。

  在1300多個日夜裡,數千名建設者奮戰在工程各條戰線上,晝夜施工趕進度,最終三門用3年時間完成了4年的工作任務,實現了全線同步建成。

  一座跨海大橋背後的斟酌

  “建橋跨天塹”是數代三門人共同的心願。如今,三門灣蛇蟠大橋猶如長虹臥波,躍然海上。這座大橋有如今的模樣,是指揮部反複溝通、多次爭取,設計圖紙幾經易稿的結果。

  “專家的設計主要是從資金、技術等角度考慮,但我們還要考慮三門的經濟社會發展、今後發展空間和民生問題。”林建軍說。

  按照最初的設計圖紙,三門灣蛇蟠大橋將經過蛇蟠島景區,一處剛建好的老年公寓也在規劃範圍內。

  “這可不行,公寓剛建又拆掉,老人們要去哪裡?”“大橋建設破壞了景區,應當優化線位方案。”帶著百姓的“心聲”和地方的期盼,指揮部多次邀請專家現場踏勘,與專家組進行了上百次溝通。

  最終,專家採納了指揮部的建議:青山港大橋增設一幅,避開老年公寓;蛇蟠大橋線路線位外移,繞開景區;原規劃的三門停車區,提升為三門服務區;蛇蟠鄉村民用水緊缺,在橋上加個供水管道。

  此外,從三門未來發展的長遠考慮,三門縣希望三門灣蛇蟠大橋的通航能力從1000噸增加到3000噸。

  “由於通航標準提高,造價超過了原計劃,起初,專家們不予採納。”林建軍表示,為爭取今後的發展空間,指揮部幾經波折,建議終於被納入最終方案,這才有了現在這座比原方案高12米的三門灣蛇蟠大橋。

  建造一條道路,帶動一方發展。

  14年時間,作為“造路人”的一份子,林建軍見證了沿海高速三門段從無到有的曆程。如今,路通了,他也年近花甲了。

  “退休之前,夢想成真,值了!”林建軍欣慰地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