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做空吉利汽車?
2019年01月18日09:19

  原標題:關注| 誰在做空吉利汽車?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吉利都是自主品牌的領軍者之一,而且或許會成為其中最好的一個。 這樣的吉利,“樹大招風”也不奇怪。

  文|比卡超 圖|來源網絡

  那些相信吉利減持戴姆勒股份傳言的人,真的是太小看李書福的格局了。人家投資戴姆勒走的是“戰略投資”,卻被傳言妖魔化為是“玩短線”的投機者,誰誤解了李書福?又是誰在做空吉利汽車?

  在吉利汽車最近的各種傳聞中,大投行摩根士丹利(大摩)的身影頻繁出現,而其每次出現幾乎都伴隨著吉利汽車(HK:00175)股價的大跌,壹姐覺得這不是個巧合。

  減持戴姆勒避免爆倉?吉利官宣:純屬謠言

  目前來看,吉利汽車2019年剛開年,便在資本市場遭遇一記“悶棍”。

  1月3日,大摩發佈報告調低吉利汽車投資評級,稱吉利車型庫存過高,由“與大市同步”降至“減持”,同時狠削目標價約47%,由15港元降至8港元,當天吉利汽車股價大跌8.17%,收於11.92港元;1月7日,吉利發佈銷量公告,稱去年12月主動降低庫存,未完成2018全年銷量目標,其股價大跌11.28%至10.22港元。

  1月8日,受2019年政府將刺激汽車消費消息影響,吉利股價大幅回升8.41%至11.08港元;1月10日,大摩在一份文件中披露,1月4日其在戴姆勒持股從0.34%增至5.39%;1月11日,根據這份文件和其他消息,彭博社報導稱吉利控股集團將其所持戴姆勒9.7%的股份減持過半,吉利迅速發佈聲明予以否認。

  但1月11日當晚,有自媒體迅速跟進,曝光吉利在收購戴姆勒股權中使用了高杠杆的“領子期權”金融工具,並作出所謂“吉利面臨爆倉”的驚悚論斷,引發了投資者高度關注。1月13日,吉利集團再度發佈聲明,承認在收購戴姆勒股權中使用了“領子期權”,但相關媒體報導對這一金融工具闡述存在常識性錯誤。

  然而,既定傷害已經造成,吉利股價仍受到了這一傳言的影響。1月14日,吉利股價下跌3.06%,收於10.76港元。

  梳理吉利汽車近期在資本市場的遭遇,以及吉利股價近半年來的持續下行走勢,壹姐感覺吉利股價變化真的可以稱得上是跌宕起伏了,但與之對應的是,吉利主營業務和自身業績其實表現相對穩定,那麼這些股價起伏從何而來?這背後出現頻率過高的大摩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

  是戰略投資,而不是“短線玩家”

  先從最近“吉利減持戴姆勒股權”的傳言來看,在這個事件里大家的注意力先是被吉利將減持戴姆勒股權吸引,隨後很快就有一篇非常詳實的自媒體文件來闡述其中的“內幕”,並第一次提到了“領子期權”這種普通人根本不懂的金融工具,唬住了不少人,而且發文時間選在了週五晚上,留足了發酵時間。

  在接下來的週末里,這一傳聞迅速發酵,引發了大量的討論,而且重點被迅速引向了吉利集團利用高杠杆盲目進行海外投資,被知名投行“忽悠”進坑的方向,直到1月13日,吉利官方再度發佈聲明,正面回應外界猜測和理性解讀“領子期權”這一金融“生僻詞”。

  官方回應稱,吉利集團併購戴姆勒股份案例,是迄今為止運用“領子期權”針對單一股票併購規模最大的交易,是中國企業跨國併購的經典案例。期權產品的保險功能及期權策略的靈活性、多樣性,保證了整個併購過程平穩順暢。

  吉利進一步解釋稱,併購期內,戴姆勒股價上下振幅已經超過20%,如若不使用期權,勢必導致併購行為虧損。通過使用並不複雜的期權策略,吉利集團有效地控製了股價波動風險,保障了長達一年多的股權收購計劃平穩落地。

  隨後不少業內人士也對“領子期權”作出解讀,強調其適用於長期看好並持有股票的戰略投資者,可有效控製無限下行風險。簡言之,購買者通過使用這一工具,將盈利上限和虧損下限鎖定,交易到期收益被在一個區間內徘徊,而這個區間通常並不大,就像一個領口或領結把人的脖子固定在一個範圍內。

  換言之,吉利使用這個工具收購戴姆勒股份,不會損失太多,但也賺不到高額利潤,而這正符合“吉利對戴姆勒是長期戰略投資”的說法,吉利還表示希望助力戴姆勒成為電動出行和線上技術服務領域的佼佼者。

  去年10月,雙方宣佈在中國組建合資公司,提供高端專車出行服務,適用車型包括但不限於奔馳品牌轎車、邁巴赫轎車,未來也將使用吉利集團旗下高端純電動車。同時,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曾多次強調,單打獨鬥沒有未來,吉利願意與所有優秀企業協同發展,尋求更廣泛地合作機會。

  機構投資者複雜角色:邊做空邊買籌

  吉利減持戴姆勒傳聞的迅速發酵,讓人似乎忽略了大摩最開始披露出的那份文件。在這場收購中,美銀美林集團和大摩為吉利提供投資諮詢,也為吉利代持戴姆勒股份,可以說傳聞自大摩而出,但事件被廣泛關注並被闢謠後,大摩始終未發一言。

  那麼大摩做了什麼——趁低吸籌。今年一開年,大摩就發佈了減持吉利汽車的報告,並將目標價大幅下調至8港元,而在這之後又陸續有不少外資機構下調吉利目標價,一時間市場上充斥著看空吉利的聲音。

  然而,頗為諷刺的是,大摩在看空吉利的同時,反而在趁低買入,壹姐查詢了富途牛牛上最近5日淨買入/賣出的十大投資機構,大摩出現在淨買入的前十榜單里;而在1月15日、1月16日吉利股價連漲兩天后,大摩又登上了16日淨賣出前十機構排行的亞軍位置。

  一位長期關注港股市場的投資人表示,自從金融海嘯爆發,大投行們的目標不再是為客戶服務賺錢,而是直接賺客戶錢,在客戶業績波動時,製造煙幕,打擊客戶已經不是什麼個例。大摩等外資投行是否在惡意做空吉利尚無法確認,但大摩的種種動作以及由此達成的客觀效果,確實很難排除借做空吉利“狂撈一筆”的嫌疑。

  就在大摩1月3日大幅下調吉利目標價的一個月前,大摩還發佈報告稱看好吉利汽車未來業績,將評級從減持上調至持有,目標價由10港元升至15港元,而其在報告中給出的一個理由就是“行業庫存下降”。但在1月3日的報告中,大摩直指吉利汽車博越庫存過高,可事實上,根據汽車流通協會的數據和吉利官方的說法,其經銷商庫存在12月明顯下降。

  為了避免給經銷商增加不必要的庫存壓力,吉利放棄了年初製定的158萬輛銷量目標,僅以150萬輛的銷售業績收官全年。而在2019年的全面銷量目標的製定上,吉利也相當謹慎,公佈其今年全年的銷量目標僅為151萬輛,相對於去年全年實際銷量僅增加一萬輛。由此可見,大摩在調低吉利股價預期前,所釋放出的吉利庫存過高的風險警示,並不符合實際。

  做空套路不深,但收益前景穩定

  吉利汽車確實在去年最後一個月銷量大幅下滑,但吉利在減輕經銷商庫存也是事實,而即便如此,吉利去年全年銷量仍保持了20.3%的增長,達到150萬輛,市場占有率由2017年的5%提升至6.3%,而且吉利是自主品牌里少有的SUV、轎車平衡發展的企業。

  2018年吉利控股集團旗下各品牌累計銷量達215萬輛,從2015年的100餘萬輛提升至200餘萬輛,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同時,吉利集團旗下各品牌協同效應、整體研發實力等也都不斷加強。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吉利都是自主品牌的領軍者之一,而且或許會成為未來3-5年里,其中銷量增長和盈利業績最好的一個。這樣鶴立雞群的吉利,放在資本市場上“樹大招風”一點也不奇怪。

  而在短期里如果能做空吉利股價,並通過趁低買籌的方式大肆建倉,在不遠的將來一旦吉利股價強勢反彈(這極有可能是大概率事件),收益最大的那個當然是包括大摩在內的機構投資者。

  來源:車壹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