癲癇病患者停藥吃無限極8天后離世 法院判推銷員擔責
2019年01月18日23:37

原標題:癲癇病患者停藥吃無限極8天后離世 法院判推銷員擔責

新京報訊(記者 張靜姝 孫釗)自13歲起就患上癲癇病的王勇,隨父母四處求醫多方治療後,終於在2015年有所好轉。但2016年5月,還差兩個月就要年滿29歲的王勇被自稱是“醫生”的趙鑫告知,他患的並非癲癇病,而是腎病。結果王勇放棄了吃醫院的免費癲癇病藥,改服“趙醫生”的“藥”。兩天后,王勇的癲癇病開始頻繁發作,8天后不治身亡。王勇去世後,他的母親喻可會才知道,這名“醫生”連名字都是假的。

王勇去世後,其父母王天國和喻可會多次與趙繼勇(趙鑫)協商賠償事宜未果,便向重慶涪陵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此後又自願申請撤訴,經法院準許。王勇的父母要求趙繼勇就其子死亡一事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但對方只願意給予一定的補償,雙方多次協商未果,王勇的父母再次將趙繼勇起訴到法院。

涪陵區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趙繼勇作為保健品銷售人員,明知王勇患病多年,多次住院治療且需長期服用治療藥物控製癲癇病發作,稱王勇本系腎虛服用無限極產品即可取得療效,博得王勇及家人信任,提供並要求王勇同時服用多種無限極產品,且在產品標註上均刻意加大服用劑量。趙繼勇在王勇服用無限極產品而停服治療藥物致癲癇病頻繁發作時稱,系正常反應,致使王天國、喻可會等人錯失將王勇送醫治療時機,應對王勇的死亡承擔次要的民事賠償責任。

此外,涪陵區法院認為,王勇因病死亡的主要責任在於死者自身疾病及王天國、喻可會照顧護理失責。

涪陵區法院判趙繼勇賠償王天國、喻可會因王勇死亡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交通費等損失5萬元,並賠償王天國、喻可會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合計6萬元。

此後,趙繼勇向重慶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7年6月29日,二審法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維持原判。

今天(1月18日),新京報記者多次聯繫王天國和喻可會的訴訟代理人熊天順律師,但電話沒有接通。

1月18日晚 ,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媒體事務部就此事回覆新京報記者稱,因短時間接收到的投訴信息數量陡增,事發時間、地點各異,訴求不一,且公司對其中的大多數情況未曾知悉並瞭解,故無法在第一時間予以即時解決。公司正在盡全力核查事實真相,會尊重相關法律法規和調查結果,如確有問題與錯誤,造成侵犯消費者權益的事實,不逃避任何法律和經濟責任。

對話 死者母親:推銷員隱姓埋名自稱是醫生

新京報:無限極產品是從哪裡買的?

喻可會:不是我買的,是別人介紹那個人(趙繼勇)到我家裡,說他是賣藥的醫生。他看了看後對我兒子說,你媽媽給你檢查錯了,這不是癲癇病,是腎病。

新京報:趙繼勇說了什麼讓你兒子相信了他?

喻可會:他對我兒子說,你別聽你媽媽的,你這不是癲癇,不用吃國家那個免費藥。說了好幾次,我兒子就相信了。以前我們帶他到北京、重慶等地看醫生,他一直很聽話,按時吃藥。

新京報:王勇吃了幾天無限極?

喻可會:總共六七天時間,吃了兩天后就犯病了,給他(趙繼勇)打電話,他說這是正常反應,越犯病好得越快。

新京報:吃保健品前王勇的病情如何?

喻可會:在北京治療效果很好,醫生說他的病情基本好了百分之七八十,但還是要吃國家的免費藥鞏固一下,吃藥1年2個月,其間都沒犯病。那時他在家繡十字繡,繡了很多,現在家裡還掛了大大小小

有七八個,他身體好他才會弄(十字繡)啊。

新京報:王勇去世那天是什麼情況?

喻可會:2016年5月18號早上,他發作得厲害,我給趙繼勇打電話,但他一直不來,我又讓鄰居(介紹趙繼勇到王家的人)喊他,孩子沒了,他才來。他這才告訴我,他賣的是保健品,但之前他一直和我

們說他賣的是藥。而且他之前說他叫趙鑫,隱瞞了姓名。

新京報:王勇在他那兒買了多少錢的保健品?

喻可會:8300多元,之前看病還花了80萬元,因為要掙錢給孩子看病,我前幾年夜裡還在工地幹活,把腰弄傷了,直到現在還欠外債25萬元。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孫釗 編輯 白馗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