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西瓜園 踏上新徵程
2019年01月18日08:25

原標題:感恩西瓜園 踏上新徵程

1952年12月1日《廣州日報》創刊號頭版,當時大本營設在豐寧路54號(現人民中路264號)。
1907年的地圖,西瓜園的位置標註點與現在不同。
曆史上,西瓜園是聚會和演出的有名場地,圖為1921年3月在西瓜園上演意大利馬戲的報導。
1920年前後的西瓜園,圖為廣州商團在此操練。   我從西瓜園走來

  坐落在廣州西關的西瓜園,是一處充滿傳奇的所在。20世紀50年代以來,廣州日報在這裏誕生,具有悠久曆史的西瓜園從此開啟了新時代。

  66年以後的今天,2019年1月18日,廣州日報報業集團搬遷到廣州琶洲互聯網創新集聚區,如同一艘新聞巨艦矗立珠江邊,即將開始全新的征程。而新聞人躬耕半個多世紀的西瓜園將以文化產業的形式繼續文脈傳承,更加活力四射。

  初心不忘,使命在肩。為此,本報從今天開始推出大型系列報導《我從西瓜園走來》,回望西瓜園內走過的歲月,牢記廣州日報人的情懷與擔當。

  ——感恩西瓜園,踏上新徵程!

  西瓜園,不尋常。

  宋朝程師孟建廣州“西城”把西瓜園納入城內;明朝詩人張詡在“看竹亭”寫下不朽詩篇;清朝這裏成為鑲黃旗兵的射箭訓練場;民國初成為廣東商團的總指揮部;上世紀30年代成為警察俱樂部;接著又辦起了廣州警察醫院、警察學校。

  1952年12月1日,廣州日報進駐西瓜園,開啟了一個偉大的時代:中國第一家報業集團誕生在這裏,並創造了中國新聞業史上無數個第一。

  在這裏,廣州日報見證時代進步的曆史。改革開放大潮湧起、搞活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國家的發展曆程,廣州日報相伴成長;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帶來的富強進步,我們一路在記錄。

  66年來,西瓜園見證了廣州日報的騰飛;66年來,廣州日報也讓西瓜園熠熠生輝。

  今天,2019年1月18日,又是一個值得銘記的日子:今天,編輯完最後一個版樣後,廣州日報社整體搬離西瓜園,告別這塊見證廣州曆史、見證廣州日報輝煌發展曆史的土地,開始踏上新的征程。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有貴

  西瓜園曾是廣州城曆史地標

  西瓜園,對很多新廣州人並不一定熟悉。在廣州市的人民中路248號門前有一塊由廣州市文化局於2007年9月28日立、寫有“西瓜園遺址”字樣的石碑,上面寫著“1927年12月廣州起義,在西瓜園召開群眾大會並宣告成立蘇維埃政府‘廣州公社’”。這可能是目前關於“西瓜園”現存的唯一標識性內容了。

  “西瓜園”是老廣州人對人民中路和詩書路一帶的通俗叫法,有人幹脆把現在的廣州日報社所在位置就稱為西瓜園。但是在曆史上,“西瓜園”就像現在的北京路、珠江新城一樣,是廣州城的重要地標。比如,1921年廣州道光女子小學的地址是在現在的七株榕,但校址是寫著“西瓜園七株榕”;1925年廣州私立長城中學成立,校址是在西濠街,也即現在的海珠中路,但學校的校址是“西瓜園西濠街”。從現有的文史資料可以得出結論,西瓜園是一個曆史地標。所以,曆史上的西瓜園的大致範圍是人民中路以東,大德路以北、海珠中路以西、惠福路以南的這麼一塊地方。

  現在越秀區最早的寺廟是哪個呢?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是一般人認為的光孝寺,因為光孝寺的前身不是寺廟,而是屬於三國前期一個叫虞翻的故居,他於公元233年死後,其家人把其故宅捐做寺廟,就是光孝寺。西晉滅東吳的第二年,即太康二年(281),印度僧人迦摩羅從西天竺抵達廣州傳教,在當時的城外修建了仁王寺廟,這便是越秀區最早的寺廟。仁王寺具體位置就在西瓜園地域內。這是西瓜園內有文字記載的最早史實。

  毛澤東為《廣州日報》題寫報頭

  《廣州日報》是中共廣州市委機關報,1952年12月1日創刊。廣州市剛解放不久,廣州市委就設想辦機關報指導全市工作,但因缺乏熟練的辦報人員和印刷設備而沒有辦成。1952年5月,華南各民主黨派主辦的《聯合報》社委會要求市委接辦該報,市委於是接受了他們的建議。《聯合報》擁有一台美國杜不勒斯廠出產的輪轉印報機,這在當時是比較先進的,報社職工有151名,其中不乏熟練辦報人員,加上市委從市屬單位抽調了一些幹部,又經中共中央華南分局調來《興梅日報》職工32人,辦報的物質條件和人員問題初步得到瞭解決。10月17日開始籌備出報。11月15日,作為報社領導機構的編輯委員會正式成立。

  領導機構成立後,領導班子在討論請誰題寫報頭時,大家一致的意見是請毛主席題寫報名。於是,《廣州日報》籌辦組相關領導找到葉劍英幫忙。當年初冬,兼任廣州市市長的葉劍英發出電報,請求毛主席題寫《廣州日報》報頭。毛主席得悉祖國的南大門要辦一張《廣州日報》,欣然提筆用宣紙書寫了兩張《廣州日報》報名,親自比較一番之後,才選定比較滿意的一幅,並用毛筆在右上角畫了一個圈,然後將兩幅報名交由秘書葉子龍寄往廣州市人民政府。葉子龍附言:“主席很客氣,書寫報名兩幅,可任由廣州日報社同誌選用,主席在自己滿意的題墨畫了圈。”

  當報社工作人員接到廣州市副市長朱光轉來的毛主席題字後,全社員工深受鼓舞,雀躍歡騰。經認真研究,選定其中一幅報名題字,沿用至今。

  報社大本營入駐西瓜園

  《廣州日報》的辦報地點曾“兵”分兩地,一處設在豐寧路54號(現人民中路264號)一座曾經做過私立小醫院、後來凋落了的小洋房,那是編輯部的大本營,也就是西瓜園的邊緣地帶;另一處為光複中路144號原越華報社舊址,這裏用作夜班編輯室、排字工場和印報房。

  越華報社舊址,是一間狹窄陰暗的三層樓臨街店舖,鋪面不足200平方米。印報房設在后座。二樓是夜班編輯室。那時,記者每發一稿,須從大本營步行穿越人民中路(原豐寧路)、走進長壽路、再拐入光複中路將稿件送到夜班編輯手中。由於設備落後,收報效果不好,時常要派人騎單車到沙面新華社廣東分社去取電訊稿,才能應付出報。而夜班員工,夜餐雖有,但因人手不足,供餐時間很短,就連總編曾艾荻也經常因趕稿而“打飯炮”,最後只能在街邊的烤紅薯檔,買個紅薯充饑,然後又伏案筆耕……

  曾與南日、羊晚合為一家

  20世紀50年代初,國民經濟處於恢復時期,報紙銷量有限,《廣州日報》每日發行約3萬份。即便如此,紙張供應亦捉襟見肘,1955年元旦鍾聲過後,《廣州日報》與《南方日報》合併。

  事隔歲餘,由於廣大讀者要求《廣州日報》複刊的呼聲日高,市場上紙張供應情況亦有好轉,經上級黨委同意,廣州市委決定《廣州日報》從1956年6月15日起複刊。當時,報社成員主要由四方面組成:原廣州日報歸隊人員;《粵中農民報》因停刊而轉來的編輯、記者;廣州市撤銷小郊區而成立大郊區,工作人員有富餘,便將部分郊區幹部撥入廣州日報,市委工作隊完成曆史使命後轉來的隊員。複刊後的廣州日報正式從西瓜園的邊上搬遷到西瓜園的中央地帶。

  “西瓜園”在新中國成立前曾做過警察醫院。複刊後在這裏辦報,院子裡綠樹婆娑,假山魚池,環境恬靜。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跳遠沙池、單杠雙杠等一應俱全。夜幕低垂,各辦公室燈火輝煌,每晚,人們都自覺回來,或緊張工作,或勤奮自學,在金色年華為實現自身價值而奮力拚搏。報紙從過去日銷3萬份擴大到10萬份。

  四載之後,國家經濟困難,紙張供應異常緊張。中南局決定,從1961年2月1日起,《廣州日報》與《羊城晚報》合併為《羊城晚報》。這是《廣州日報》的“二落”。合併後的羊城晚報社址仍是“西瓜園”,辦公、生產、後勤等設施全是廣州日報的。廣州日報員工除個別調出外,幾乎全部留下,與原羊城晚報員工團結一致,不分彼此,通力合作。1965年,三年的經濟困難終於過去。中南局決定,《羊城晚報》與《廣州日報》分家。從當年7月1日起,《廣州日報》再次複刊。

  複刊後一度叫《廣州報》

  分家後的《廣州日報》仍為廣州市委機關報,《羊城晚報》則歸中南局領導。此時,“西瓜園”內是“一園兩報”,兩報的員工原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分家之後,仍相處得很好。複刊後的廣州日報員工們上下一條心,把報紙辦得相當精彩。不過一年後的1967年5月15日,廣州日報再次停辦。在此期間,報社的生產設備、辦公設備、交通工具受到一定影響。1968年9月1日,廣東省決定:《南方日報》《羊城晚報》《廣州日報》三報合併,因“西瓜園”面積較大,環境較好,合併後的《南方日報》,社址設於“西瓜園”,後來又遷至停課後的廣東工學院。當時,《廣州日報》除小部分編輯記者加入到《南方日報》的辦報行列外,大部分人都到農村去了。1972年,社會秩序好轉,中共廣州市委決定《廣州日報》複刊。

  廣州日報受命複刊,原已合併到南方日報去的廣州日報員工,告別《南方日報》,重返故土“西瓜園”。“西瓜園”內,老記們踩著鏽跡斑斑的破單車,上路採訪去;老編們伏在那腿殘面裂的木桌,挑燈“爬格”,精心編稿。

  《廣州日報》雖複刊,但因條件所限,只能每週出兩期報紙,所以不能稱作《廣州日報》,須去掉“日”字改名為《廣州報》,版面也不是對開,是四開小報。到了1973年,辦報力量逐步充實,辦報條件有所好轉,是年8月1日,《廣州日報》恢復每日出版,報名也用回《廣州日報》了。版面亦由四開版改對開版。

  變身全國首份對開8版地方報

  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向前邁進,作為機關報的《廣州日報》自當策馬揚鞭,同步奮蹄。經過報社同仁的充分醞釀、民主爭辯,得出結論:由對開四版改為對開八版!改版日期:1987年元旦。

  1987年以前,全國所有地方報紙最多隻是對開四版。《廣州日報》改出對開八版,開了地方報紙的先河,在同業中引起極大震動,在讀者中引起強烈迴響。這是我國除《人民日報》外,第一張是對開八版的地方報紙。1992年1月1日,廣州日報進一步擴版成為十二版。四版改八版、八版擴十二版不僅是《廣州日報》自身要衝破的一道關口,也是我國整個報業的一個關口,《廣州日報》這劃時代的創舉標誌著廣州日報開始登上中國甚至世界新聞界的曆史舞台。

  成立全國首家報業集團

  1996年1月15日,廣州日報報業集團成立,成為我國第一家集編輯、銷售、印刷、廣告和發行為一體的報業集團。16日,《廣州日報》頭版頭條公佈了報業集團誕生的消息,並在三版刊登《為中國報業的改革和發展探索新路》的長篇文章。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廣州日報》開全國報業之先河,推出“97版香港回歸特刊”,三次滾動印刷,創出多項報業之最。當天的報攤出現一報難求的壯觀景象,大街小巷所有的報攤前排起長龍。中國報業自此邁入厚報時代,2000年推出200版特刊再創紀錄。

  品牌價值躍升至375.62億元

  2014年12月,廣州日報報業集團推出全國首個“中央廚房”,提出“統一指揮、統一把關,滾動採集、滾動發佈,多元呈現、多媒傳播”的基本原則,重構策采編髮流程。2016年,廣州日報的“中央廚房”榮獲“中國報業融合發展優秀案例獎”;2017年,榮獲“中國傳媒年度最具價值品牌”;2018年,榮獲“中國傳媒融合發展創新獎”。現在,廣州日報的官方微博粉絲量1300萬,官方微信粉絲量130萬,官方微視頻粉絲量1500萬,廣州日報APP用戶下載量1700萬。

  人民網研究院發佈的《2018全國黨報融合傳播指數報告》顯示:在377家黨報中,廣州日報融合傳播力排名全國第三,報紙傳播力排名全國第二,微博傳播力排名全國第四,微信傳播力排名全國第四,客戶端傳播力排名全國第五,網站(大洋網)傳播力排名全國第十。世界品牌實驗室發佈的“2018(第十五屆)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顯示:廣州日報品牌價值繼2017年突破300億元之後,2018年躍升至375.62億元。

  60多年來,西瓜園,見證了廣州日報的騰飛;60多年來,廣州日報讓西瓜園熠熠生輝。珠江水,母親河,長伴廣州人,相守廣州城,孕育出生猛、淡定的廣州氣質。珠江之畔,廣州日報以這種情懷,勇立潮頭,一路攻堅克難,一路風雨前行。

  告別西瓜園,我們開啟新徵程!

  感恩西瓜園,我們大踏步向前!

  本文參考資料

  《駐粵八旗誌》《羊城古紗》《廣州城坊誌》《明清廣州城及方誌城圖研究》《南海雜詠》《越秀史稿》《廣州地方誌》《中華民國大事記》《民國廣東大事記》《越秀區誌》《詩書街誌》《廣州滿族史》《廣州曆史地圖精粹》《廣州民國日報》《廣州日報的三落三起》(作者譚國超,原載廣州文史資料第72輯)《詩書福地》《近代廣州警察教育史話》《近代廣州警政沿革》《廣州日報》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