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高等教育人才288萬 占人口比例20%
2019年01月18日10:29

原標題:廣州高等教育人才288萬 占人口比例20%

大洋網訊 廣州有高等教育人才288萬,占人口比例為20%。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東風下,如何憑藉自身優勢吸引和培養人才,委員們這樣建議:

農工黨廣州市委會:

應加強本土人才培養:建議增加“菁英計劃”名額,擴寬選派範圍;

爭取更多大平台落戶:爭取更多國家的重大科研工程項目和省部合作共建項目落戶廣州,建設一批高水平的產學研用相結合的創新研發平台。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歡聚時代)副總裁楊碧霞:

為人才引進提供優質醫療教育資源;

減輕高層次人才的股權投資等資本市場稅收負擔;搭建高水平科研創新平台;

打造分級人才激勵製度,讓企業起到吸引人才“放大器效應”。

廣州市政協委員、科大訊飛高級副總裁杜蘭:

推動人工智能實驗室進入高校,通過校企合作推進A.I.產業人才培養;

政府通過多指標量化評定的方式,將各層級人才指標分配給企業。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多益網絡股份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唐憶魯:

把政府對人才的直接獎勵,轉為對符合一定條件的企業的獎勵;通過促進企業發展和開設先進項目吸引並帶動個人長遠發展;讓企業進行人才評估和發放獎金,政府抽查監督。

憑重大創新平台吸引高端人才

農工黨廣州市委會關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下廣州人才發展的機遇與挑戰”。相關提案分析了粵港澳大灣區主要城市的人才資源數據。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廣州有人才288萬(人才數據為當地接受高等教育人口數目),人才占比20.51%。在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珠海幾大城市中,人才占比最高的是香港,而廣州具有體量較大的優勢。

提案認為,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下,可以從以下方面加強廣州市人才建設工作。首先應加強本土人才培養,拓寬培養渠道。廣州自2011年實施“菁英計劃”,針對廣州城市發展緊缺專業,選拔青年人才到海外進行博士學位的學習和培養。目前選派名額較少,對在職人員專業提升培養和項目資助不足,建議增加名額,擴寬選派範圍。

其次,應該善用大灣區建設的寶貴時機,爭取更多國家大科學中心建設項目落戶,打造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重大創新平台,爭取更多國家的重大科研工程項目和省部合作共建項目落戶廣州。建設一批高水平的產學研用相結合的創新研發平台。構建現代高端服務業、物流業、航空業、金融業等以龍頭企業為主導的產業技術聯盟,借此吸引海內外高層次人才,以產業帶動人才集聚。

由企業根據需求情況評定人才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歡聚時代)副總裁楊碧霞提交了《關於加大市級統籌力度打好城市“高端人才大戰”》提案,建議加大市級統籌,為人才引進提供優質醫療教育資源;減輕高層次人才的股權投資等資本市場稅收負擔;搭建高水平科研創新平台,吸引領軍人物回歸;打造分級人才激勵製度,讓企業起到吸引人才的“放大器效應”。

廣州市政協委員、科大訊飛高級副總裁杜蘭表示,廣州已經為吸引高端人才出台了“人才綠卡”等諸多政策,但實際上,A.I.產業的發展不光要有領軍人物,還需要大量基礎人才。

“廣州高校數量眾多,但由於師資力量及教育設施不足等原因,超九成的高校並沒有針對A.I.產業開設智能科學與技術、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等專業,傳統計算機、數學等專業又缺乏與人工智能的結合,從而導致A.I.產業專業人才緊缺問題的產生。”她建議,推動人工智能實驗室進入高校,通過校企合作推進A.I.產業人才培養。

“同時,政府通過多指標量化評定的方式,將各層級人才指標分配給企業。將人才評定權下放到企業,由企業根據行業特徵以及企業發展人才需求情況評定人才,相關結果報備政府。直接惠及不同行業的人才,充分照顧到不同所有製與發展階段的企業。”杜蘭表示。

發揮市場在人才配置中的作用

近年來,廣州接連出台人才引進政策,不乏“給房”“給錢”這樣的大手筆。作為“用人單位”,尤其是企業,又是如何評價這些政策的呢?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多益網絡股份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唐憶魯表示,目前的人才政策主要針對個人進行獎勵,需要進行多環節審核,執行成本較高、難度較大。同時,政策偏重對人才生活配套的幫助,作用持久性不夠強。

“政府對人才的個人獎勵,往往需要企業去申請,花費大量精力和人力。不如直接把這些獎勵撥給企業,讓最瞭解人才的企業自主決定。”唐憶魯說,需要什麼樣的人才,處在激烈市場競爭的企業“冷暖自知”,把獎勵給予企業,企業在引進人才中會有更大空間。

她認為政府的角色應從審核者轉變為監督者,把精力更多放在提升政務服務能力、改善營商環境和引進先進項目上來。“有先進的項目,人才出於自我實現的目的,自然會來。”

同時,在唐憶魯看來,政府可以為優秀人才降低住房、醫療、子女教育等門檻。“比如一些來自北京、天津的員工,他們不想放棄原籍,但是他們的青春奉獻在廣州,也想在廣州安居樂業。如果購房門檻過高,他們將無法在廣州安居下來。”

唐憶魯提出幾點建議。一是轉變思維,充分發揮市場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把政府對人才的直接獎勵,轉為對符合一定條件的企業的獎勵,充分調動企業發展的能動性。二是重視人才自我實現、職業規劃等需求,通過促進企業發展和開設先進項目,吸引並帶動個人長遠發展,在城市長久立足。三是政府角色由審批轉為監督,讓企業進行人才評估和發放獎金,政府抽查監督,對不符合條件的企業給予減少和取消獎勵的措施。

文/廣報全媒體記者羅樺琳、龍錕、廖靖文、魏麗娜、梁超儀、李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