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深圳爭相加快交通佈局,協同發展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2019年01月18日10:03

廣州綜合交通樞紐定位再次獲得確認。

上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有關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最新消息——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座城市被定位為大灣區城市群中的中心城市。其中,廣州的功能定位為:

“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引領作用,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和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

此前,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規劃》,明確提出重點打造廣州-深圳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而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逐步推進,兩地交通建設潛力不可謂不大。此前,有分析指出,要比肩世界級灣區,首要工作就是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據測算,其中包含的基建投資金額可達萬億級。

而回顧剛剛過去的一年,大灣區交通骨架正加速成型。包括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深中通道建設等在內,均使以深圳為代表的珠江東岸城市交通功能進一步提升。如今,隨著廣州“樞紐”地位再獲鞏固,結合前不久印發的《廣州綜合交通樞紐總體規劃(2018-2035年)》(下稱《規劃》),兩個中心城市爭相加快交通佈局,對大灣區下一步發展有何意義?

港珠澳大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

深圳迎頭追趕

與廣州攜手獲得“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定位,只是深圳提升交通樞紐能級的又一個重要節點。

在此之前,我國“八縱八橫”高鐵網絡規劃,就使深圳經曆了一次“華麗轉身”——從廣州省內鐵路網“末梢”,搖身一變成為全國唯一既非直轄市、又非省會城市的高鐵樞紐城市。因為,它不再需要通過廣州接入國家高鐵幹線網絡,而是直接接入沿海通道與京九通道兩條幹線。加上與廣州共同接入京哈-京港澳通道,其接入幹線數量已與廣州相當。

圖片來源:央視截圖

由於珠江分隔,與廣東省內其他城市的交通連接水平一直稍顯落後。去年,一系列新動作,讓這一現狀有了顯著改善的可能:

9月6日,深中通道橋樑工程全面開工;

9月23日,廣深港高鐵全線開通運營;

11月15日,珠海市政府常務會審議通過《珠海市幹線路網規劃》,提到將新增伶仃洋通道,即深珠通道。

其中,深中通道、深珠通道與已建成開通的港珠澳大橋一道,被認為是連接珠江兩岸的一、二、三環。正如舊金山灣區洲際高速、101號國道、州道有機融合形成的公路網一樣,進一步完善了大灣區“N小時經濟圈”。

圖片來源:深圳交委官方微信

這些交通網絡佈局,對經濟發展意義重大。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曾指出,它們不僅能推動大灣區內部物流、人流高效互動,讓西岸像東岸一樣承接香港、深圳的產業轉移和經濟輻射,還能緩解東岸城市受土地資源和環境承載力的製約。

2

市場腹地重疊

新的交通要道,使深圳能在更大範圍進行資源配置。但同時,它與廣州的市場腹地也由此變得更為重疊。

以去年開建的深中通道為例,對通道修建方式,廣深兩地早有爭議——在廣州看來,深中通道以現行的“東隧西橋方案”修建,將影響到廣州港未來的發展。在該方案於2013年上報國家發改委時,廣州市委、市政府曾共同向廣東省委、省政府請示,希望改用全隧方案進行修建,但最終現行方案獲批。

深中通道示意圖圖片來源:深圳交委官方微信

去年11月,廣州前市長、現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建華在赴中山調研時,再次將“爭端”搬上檯面,廣州市人大甚至將相關報導掛上官網頭條。

圖片來源:廣州人大官網截圖

其背後折射的,正是廣深兩港的市場角力。國際航運研究及諮詢機構德魯里(Drewry)中國區董事韓寧曾分析指出,廣州港和深圳港規模與服務能力相當,定位和功能部分重疊,且兩港地理位置接近,經濟腹地明顯交叉,兩港競爭會越來越激烈。

重疊更明顯地發生在陸上交通。例如,深中通道一極的中山,也是廣州此次《規劃》爭取的對象——廣州規劃,將地鐵修建至中山、佛山和東莞。其中,連接中山的地鐵早在此前出台的廣東省“十三五”規劃中已有提及。

3

廣州如何發力

面對深圳的“來勢洶洶”,廣州將如何進一步發力?

中山大學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認為,大灣區最重要的價值,在於推動城市融合發展。而廣州能否勝任“綜合交通樞紐”這一定位,主要在於能否通過製度創新,推動城市從競爭走向合作,再造一個新型城市關係。

這一觀點,可以從內外兩個層面來看:

對外,大灣區交通所蘊含的市場輻射潛力巨大,有進一步釋放空間。以航空樞紐為例,廣州白雲機場與深圳寶安機場在2018年均實現旅客吞吐量進一步提升,兩城還分別迎來機場擴容改造、新機場修建的機遇。香港機場管理局機場業界協作總經理馬耀文曾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市場“餅夠大”,民航需求強勁,即使擴容也將供不應求,“個個都夠吃”。

進一步挖掘外部市場動能也體現在兩地現有規劃中。例如,廣州在此次《規劃》中提到,將形成銜接長沙、南昌、汕尾、深圳、珠海、茂名、南寧、貴陽、梅州、永州等輻射全國10個方向的對外戰略通道格局;而深圳也提出,將從西、北、東3各方向研究新增深圳快速直達長三角、湖南、廣西等方向的高鐵線路。

《規劃》提出的廣州全球交通樞紐建設主要指標 圖片來源:廣州市政府網站

向內,加強到門、到戶的銜接,解決“最後一公里”難題,將釋放出更大出行需求。例如,面對被吐槽已久的廣深港高鐵廣州接駁點——廣州南站距市區較遠的問題,《規劃》提出,將新增廣深港高鐵引入中心城區聯絡線。類似的還包括京廣高鐵引入廣州站聯絡線等,以實現高鐵線路引入中心城區,共同成為中心火車站。

如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所言,隨著更多市域快軌、市域高速軌道建成通車,將讓遠郊區變成更加宜居的區域。以此類推,增加遠郊到城市中心的連接度,最終也將推動城市間連接度、資源流動性增強。

此外,廣州亦能利用其比較優勢,尋找交通發展的突破點。比如,在基礎研究領域,廣州擁有的高校資源令深圳“望塵莫及”。近日,總投資過百億,在原廣州航海學院基礎上組建的“廣州交通大學”已確定選址。可以預見的是,該校將成為廣州乃至大灣區交通科研的關鍵支撐。

不過,歸根結底,無論基建還是創新,如何推動城市協同,都是廣州作為大灣區綜合交通樞紐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正如林江所說:

“不要太介意誰是核心,定位也不是要否認深圳在綜合交通樞紐上的作用,關鍵要以區域合作為主,打造一個相對統一的市場。如果大灣區都做不到的話,別的地區要走協同發展之路就更難了。”

文字 | 楊棄非

特別聲明:未經授權禁止轉載,如需授權轉載請聯繫我們。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自貿試驗區報導”(本文原標題:《有一種“相愛相殺”,叫廣州與深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