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韓劇也會用焦慮製造亂燉爆款
2019年01月18日17:21

原標題:《天空之城》:韓劇也會用焦慮製造亂燉爆款

今冬黑馬特質最為明顯的韓劇要數JTBC推出的《天空之城》,雖然相較於水木劇和月火劇,金土劇的收視先天占劣勢,但《天空之城》自開播以來,從人氣寥寥一路逆襲,最新一集收視率高達19.2%,一舉打破了此前由《請回答1988》所保持的有線台收視紀錄。

《天空之城》海報。圖源網絡

初聞《天空之城》,觀眾可能會以為這是個與同名日影一樣的夢幻故事,其實恰恰相反,它是典型的社會題材。劇名中的“天空(SKY)”,既是韓國三所頂級大學(首爾大學、高麗大學、延世大學)的縮寫,也是劇中幾位角色居住的豪華小區名稱。細細品來,虛實相映的名字,也暗示劇中各角色勢必跌落雲端的結局。

《天空之城》的主線是中產家庭的子女教育故事:一群生活富庶、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家庭用盡手段,以期將自家孩子送入頂級學府。包括廉晶雅、李泰蘭、金瑞亨在內的中年實力派演員將這部女性群像戲演繹得生動逼真。

劇照。圖源網絡

東亞文化一衣帶水,即使存在語言差異,前不久被“海澱黃莊補習班”、“精英家庭五歲小孩簡曆”瘋狂刷屏的中國觀眾也同樣可以體會到子女教育話題在韓國的熱度。在既有的社會語境中,最關心子女教育話題的莫過於中年女性,而她們也是當下韓劇的主流收視群體。不得不說,該劇的受眾定位異常精準,收視率爆棚絕非偶然。

劇中諸如將孩子關在隔音暗室學習、用節拍器計算孩子答題時間營造緊張的競爭氛圍等橋段,無一不給觀眾一種急促且焦慮的感覺。這種焦慮感,又與現實中整個韓國中產階級的焦慮心態相吻合。

韓國的階層固化極其嚴重,民間曆來有出身決定命運的“湯匙階級論”一說。含著“金湯匙”的上位者所擁有的資源早已為下一代鋪平了道路,而含著“土湯匙”的底層民眾進階之路困難重重,大多也已對孩子的未來絕了念想。唯獨夾居其中的中產因為恐懼階層墜落,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子女身上。同時,“軟弱”亦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原罪,因為害怕失去,所以要拚命維護已有的一切。無處不在的競爭直接導致了盲目的攀比,這也是中產階級群體巨大而揮之不去的焦慮來源。

劇照。圖源網絡

除了編劇“利用焦慮”設計出的聳動的主線,《天空之城》也在主動“製造焦慮”:劇情雜糅了全職主婦、婚外情、婆媳關係、職場鬥爭、前輩文化等戲份,這其中任何一個題材拿出來都能在社交網絡上颳起大風,何況將它們統統編排到一部20集的連續劇中。即使編劇旁徵博引,借人物之口說出“德雷福斯案件”進行暗諷,用高大上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作BGM,也完全無法掩蓋該劇就是一盆加了十足佐料的“狗血大亂燉”的本質。

無限製地利用焦慮、製造焦慮,既是《天空之城》成為爆款韓劇的原因,亦是該劇的缺陷所在。它提供給觀眾某種社會現象,用雜亂狗血的劇情讓觀眾“看個爽”,但對於現象背後的原因、甚至於解決問題的方式避而不提。畢竟螢屏內外的社會情況仍有差異,人們也難以預料到生活中出現的變量。讓觀眾一味深陷劇情中,被焦慮感牽著鼻子走直至將情緒耗盡,也就難以引導觀眾進行更深層次的正確思考。這一缺陷對於一部本該在藝術上有更高價值的社會題材劇集來說,實屬遺憾。

□沈持盈(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