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城市觀察︱魁北克公辦日托中心製20年,它帶來了什麼
2019年01月18日17:49

原標題:全球城市觀察︱魁北克公辦日托中心製20年,它帶來了什麼

《看上去很美》劇照 視覺中國 圖

在中國,公辦托兒所退出曆史舞台始於1990年代末,國企改製中,它被視為一種“包袱”。

同一時期,加拿大則逐漸開始了公辦日托中心的嚐試。1996年,魁北克省提出一項福利製度,由政府資助興辦一批日托中心,低收費、面向所有公眾。

許多學者曾研究我國托兒所的“退場”,它與國人對育兒觀念的變化分不開,哈爾濱師範大學東語學院副教授鄭楊曾分析,人們對“人生起跑線”的劃定越來越早,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家庭必須“精耕細作”,保證育兒質量。

但在1996年的魁北克,這項計劃的提出旨在提高就業率,補足不斷緊缺的勞動力供給。它曾提出一系列目標,促進幼兒成長髮展,提高女性就業率,並最終通過工資稅等形式增加政府的稅收。

此後,絕大多數加拿大人都在這樣的公辦日托中心度過了自己的“社會第一站”。

20年後,魁北克成了許多地區的範本,包括日本、瑞典、丹麥、挪威、澳州在內的多個地區都有過類似的嚐試,鼓勵生育,同樣鼓勵就業。

Pierre Fortin是魁北克大學的經濟學家,他曾表示,至少在兩個方面,魁北克達到了最初的目標,一是保證低收費,二是提高女性就業率。

目前,加拿大境內,魁北克省的日托中心收費最低,以蒙特利爾為例,一間這樣的機構一天的收費是10加幣(約合人民幣51元)。其他地區同樣有公辦的日托中心,但收費相對較高,比如渥太華是47加幣(約合人民幣240元)、溫哥華49加幣(約合人民幣250元),多倫多則是54加幣每天(約合人民幣276元)。

Fortin曾統計加拿大26至44歲女性的就業率,自1996年該製度推行以來,這一數據增長到了85%,為全世界最高。他還專門統計了5歲以下孩子的家庭,這類家庭中,母親的就業率由1997年的64%增長到了80%。而在加拿大其他地區,增長率只有4%。

長期研究性別和不平等問題的Molly McCluskey在最近為CityLab的撰文中分析,育兒問題一直影響女性在職場中的平等。最近丹麥國家經濟調查局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母親在職場中受到性別歧視,影響其工資水平和晉陞渠道。

Fortin稱,魁北克的成功在於,它不止被當作一種非生產性的福利,而是與就業率增長掛鉤,並通過工資稅收反哺到公辦日托系統。

在推行最初,政策製定者曾做過估算,通過育兒家庭的工資稅收等方式,這套福利系統可以收回40%的成本。多年之後,Fortin稱,通過稅收方式已經可以100%收回投入成本。Fortin補充,就業率的提高還使得越來越少的家庭依賴救濟金或是綜援等社會福利。

但這套製度同樣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日托中心的開放時間,年輕的父母們抱怨它和正常的工作時間完全一致,他們需要請假才能順利接送孩子。另一頭,日托中心的員工同樣對工作時間表示不滿,加班是常事。

2018年6月,蒙特利爾數百名日托中心的員工組織了罷工,一些抗議者稱,“無法想像你的工資條上不標記你究竟工作了幾個小時”。工資製度、模糊的工作時長,以及職業上升渠道是抗議焦點。20年後,針對這些模糊地帶的爭議仍在持續。

而公辦中心的數量同樣無法滿足需求,在一些地區,家長需要輪候等待。在公辦日托中心之外,他們也可以選擇私營機構。私營機構收費較高,但政府也提出了另一種“補充”福利,即享受一部分退稅。

但目前,加拿大私營日托中心的質量良莠不齊,人員和經營並不穩定,對更多加拿大人而言,公辦日托中心仍是最優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