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店大欺客”?16家經銷商維權後遭威脅
2019年01月17日18:58

  奔馳“店大欺客”?16家經銷商維權後遭威脅 2000名銷售收入腰斬

  奔馳再次遭遇維權。

  2019年1月17日,奔馳中國總部——北京市望京路8號的戴姆勒大廈門前,聚集了全國16家“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的員工,他們手拉條幅維權,上面寫有“請奔馳CEO倪愷給條活路,我要回家過年”、“奔馳無視中國法律,扶持寡頭壟斷,欺壓弱小經銷商”。

  此前的2018年12月底,由16家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成立的聯盟,在北京召開了媒體溝通會,向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奔馳銷售公司”)喊話。他們的訴求是,“要麼給我們開放乘用車,要麼就把他們商務車授權收回,由專屬經銷商專賣。”

  奔馳最初在中國有北汽集團和福汽集團兩個合作夥伴,分別成立北京奔馳和福建奔馳。2016年3月,北汽股份收購福汽集團持有的福建奔馳35%的股權,北汽股份、福汽集團、戴姆勒香港占福建奔馳股份分別為35%、15%、50%。福建奔馳由北汽股份和戴姆勒派出經營團隊進行管理,福汽集團不再對福建奔馳進行運營管理。

  近幾年,奔馳在中國迎來高光時刻,6年間增長超過3倍。2013年奔馳銷量僅有22.1萬輛,自此之後每年增幅都在20%以上。進入2018年,奔馳及smart品牌共在中國交付約67.41萬輛新車,第二次獲得中國豪華汽車企業總銷量第一名。

  為何奔馳會遭遇經銷商持續維權?時間財經聯繫了奔馳銷售公司方面,但截至記者發稿,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部分維權員工對時間財經表示,近幾年奔馳的高速發展,掩蓋了內部巨大的矛盾。奔馳目前的歧視性政策和應對態度,讓商務車經銷商和員工都很受傷。說心裡話,大家想要的並不多,只是希望能被公平對待。

  收入腰斬

  部分經銷商透露,2018年年底奔馳商務車聯盟召開媒體溝通會時,奔馳銷售公司總裁倪凱正在休假,隨後他緊急召開了電話會議,承諾元旦後給解決。

  然而,20天過去後,經銷商收到的結果是,奔馳強令它們於2019年2月12日前簽訂第一季度目標協議,否則將取消品牌授權。奔馳在郵件中表示,如果不簽將“難以期待貴公司具有繼續合同關係的誠意和能力”,並未回應經銷商之前的訴求。這讓他們都憤怒,也引發了奔馳商務車聯盟員工到北京奔馳大廈的維權行動。

  目前,全國56家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中,有16家勢力微薄的中小經銷商加入維權隊伍,旗下共計近2000名員工。此次參與維權的員工有50名左右,主要自山東、重慶、南京等10家4S店。“每家店來了5名員工代表,我們的利益在其中也受到很大損害,希望通過拉橫幅推動奔馳解決問題”,一位維權員工對時間財經表示。

  據瞭解,這批4S店員工的工資由底薪和績效組成,其中底薪在1000元左右,績效佔據其工資的80%左右。往年年底一般是銷售旺季,但受到2018年廠家政策調整的影響,成交也大幅降低。“這直接影響了我們的收入情況,基本上都下降了50%左右”。

  除了“威脅”,維權經銷商還遭遇更大壓力。據部分經銷商透露,媒體溝通會後,奔馳內部下達指令,要求有相關利益的集團及組織聯合起來,對商務車專屬經銷商聯盟打個“殲滅戰”。

  隨後的2019年1月12日,維權經銷商都收到了一封《關於 CADA 奔馳經銷商聯會成立商務車工作小組的通知》的郵件,“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奔馳經銷商聯會自 2012年創立以來,在各位經銷商的支持和幫助下,已經走過了 7 年的時光。為了更全面高效地與廠家溝通,積極開展各項工作,聯會決定成立奔馳商務車工作小組。”報名截止日期是2019年1月14日。

  部分維權經銷商分析說,奔馳經銷商聯會的會員主要是轎車投資者。奔馳廠商希望通過這個工作小組來分化他們,混淆視聽。他們的郵箱都是保密的,如果不是廠商給到這個協會,他們根本無法得到。

  不公平惹的禍?

  經銷商為什麼要維權,要從2018年10月說起。當時,奔馳方面向乘用車經銷商全面放開商務車授權。部分維權經銷商表示,這導致奔馳商用車價格混亂得一塌糊塗,經營情況愈發惡化,進店人數減少一半以上,成交量更是迅速下降。

  最誇張的是,南京寶鐵龍坤馳汽車有限公司和南京利之星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都是奔馳4S店,前者是商務車店,後者是乘用車店,地址分別是棲霞區馬家園108號和106號,直線距離不超過100米。

  業內人士透露,轎車店增加商務車型,成本很小,可以讓利10個點。即使賠錢賣,他們可以利用轎車補貼。但商務車4S店因為成本高昂,只能讓利5個點,否則他們就無法生存。面對廠家的不同政策,商務車店根本沒無法競爭,已經被逼入“死胡同”。

  最讓維權經銷商憤慨的是,他們覺得受到不公平待遇。部分經銷商表示,“如果他們給乘用車經銷商開放商務車,那商務車經銷商也應該開放乘用車,讓大家公平競爭。”據瞭解,目前奔馳乘用車的經銷商,可以銷售和維修包括商用車在內的20多個車型;但原福建奔馳的經銷商(經營商用車),不得銷售奔馳的乘用車車型,只能銷售2個商用車型(V級和威霆)。

  “我們拿2個車型,怎麼去跟人家20多個車型競爭。以前福建奔馳管理的時候也虧損,但是很公平,大家一起去面對、解決問題,也沒有跟廠家鬧。但是現在的政策讓大家看不到希望,倒閉成為必然”,部分經銷商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奔馳銷售公司並不認可商務車經銷商的能力,這成為雙方的“心結”。有業內人士透露,北京奔馳入主福建奔馳後,他們認為銷量增長緩慢,主要是經銷商能力不行,同時強調他們的設備、投資、人才不如乘用車店,已不足以滿足日益增長的產能需求,並網是必然選擇。

  對此,維權經銷商表示,乘用車之所以發展這麼好,主要還是擁有足夠的車型和政策支持。在2016年前市場不景氣的時候,被奔馳系統認為“能力超強”的利星行,將成都、蘇州、濟南等城市的全部商務車店退網,甚至中升集團也賣掉了溫州的商務車店。

  維權經銷商表示,如奔馳不能給出積極正面的解決方案,他們有可能還會去德國奔馳總部維權。(北京時間財經 歐陽西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