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權健事件的文章因提到百度而被告 歡迎來告!
2019年01月17日09:17

  原標題:百度,歡迎來告!

  來源: 王誌安公眾號

  權健事件爆發前後,我寫了兩篇文章,其中一篇在公眾號上生存了不到48小時,就壯烈犧牲了。還有一篇《權健該死,但不是只有它該死》,也惹了麻煩,很可能也要被刪除。

  這篇文章不僅得罪了權健,還得罪了大名鼎鼎的百度。

  上週五,我忽然收到騰訊的通知,說我的文章被百度投訴了。我好生奇怪,連忙打開公眾號後台的消息頁,百度在上面是這麼寫的:

  “該文章已經對百度品牌形成惡意詆毀,嚴重損害我司商譽及品牌聲譽,….我司將通過法律手段途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百度不愧是跨國公司,企業內部看起來都是按照國家部委設置的部門,開口閉口都是“我司”,投訴我的口氣,也頗有政府管理部門的風範。只是這位投訴我的工作人員,你好歹也說一下你們到底是哪個司呀,你說我侵犯了“我司”的商譽,我哪知道你司到底是百度的哪個司局呢?

  這殺氣騰騰,最後通牒般的舉報,是要起訴王局麼?好怕怕呀。

  看過《權健該死,但不是只有它該死》一文的讀者都知道,這篇文章的重點根本就不是百度。文章的主要內容,是在梳理權健的生存模式:

  它用稅收“收買’當地政府,用廣告養活天津當地的媒體,用束昱輝的政治身份給權健營造保護傘。由此一來,普通公眾的惡評,網上隨處可見的權健涉嫌傳銷的信息,它們根本不在意。權健的倒台是個偶然,甚至是個意外,因為一名叫周洋的腫瘤患者的死亡,公眾壓抑已久的憤怒被點燃,引發輿論海嘯,權健才轟然倒塌。

  文章的最後我順便提到,這和當年魏則西事件非常相似。

  軍隊醫院承包科室由來已久,騙子機構用國外早已證明無效的免疫療法坑害患者也早已有之,百度收取廣告費,為虛假醫療機構做競價排名也被曝光數次,但就是沒人管。因為普通人的投訴,甚至起訴,在強大的利益面前什麼都不是。直到身患癌症的大學生魏則西在百度的導引下被騙子耗盡家財和希望,臨終前在網上發出控訴,才點燃公眾的怒火,終於導致軍隊醫院承包科室的結束,百度競價排名的被整頓。

  長期的惡不被製度識別和糾錯,民眾的不滿像火山岩漿一樣堆積,直到一個悲劇事件發生,引爆公眾的怒火,體製才出來收拾殘局。無論權健事件,還是魏則西事件,都是如此。

  這就是我論述的結論。

  我這個論述有什麼問題麼?

  魏則西難道不是百度導引去的騙子機構?百度沒有收取武警二院腫瘤機構的廣告費?我怎麼惡意詆毀百度了?百度收取莆田系的廣告費,導引消費者去受騙上當直到送命,血案一樁樁,人命一條條,還用詆毀?詆毀這個詞百度也配用?

  奶奶的,魏則西事件還不到三年,死者屍骨未寒,百度就開始反攻倒算了?

  政府調查部門在魏則西事件後認定,“百度搜索相關關鍵詞競價排名結果客觀上對魏則西選擇就醫產生了影響“,百度這是準備不認賬了?

  李彥宏當年被有關部門約談,要求在22天內整改競價排名,百度這是打算要把這段歷史刪除了?

  說句題外話,魏則西事件後,我們曾經十分努力,想採訪魏則西的父母。

  我們認為,魏則西的死,如果能推進中國的立法進程,這位年輕人就沒有白死。而這一切的前提,是公眾應該永遠記住,魏則西從罹患癌症到被騙子榨乾錢財的細節和過程,記住魏則西一家曾經經曆的絕望和痛楚。

  我們當時拿到了他們的聯繫方式,和他們也有過溝通。但在某個時間點後,他們突然從北京回了老家,不再回覆我們的任何信息。

  關於魏則西一家的後續安撫和處理,坊間一直有各種各樣的傳言,我們無法確認,但一直為沒有能採訪到魏則西的父母而遺憾。

  魏則西事件後,李彥宏曾經表示,百度要逐漸放棄競價排名,將重心漸次轉移到AI上。但事實呢?

  2016年9月,一位烏魯木齊的患者從十四樓上一躍而下,自殺身亡。一個月前,這位27歲名叫張瑞的女孩子,通過百度搜索找到當地一家醫院,進行了雙側篩前神經阻斷術、鼻中隔矯正術等手術,術後出現“空鼻症”,痛苦萬分。隨後張瑞出現心理障礙,半個月後,跳樓身亡;

  2017年8月,大學生李文星身陷傳銷組織,不幸死亡。調查顯示,李文星在陷入傳銷之前,曾經被騙入一家叫達內的教育機構學習java。達內在眾多招聘網站上偽裝發佈招聘信息,不明就裡的求職者一旦去應聘,就會被步步引入騙局。哪怕你沒上過大學,達內也會以推薦高薪工作為誘餌,讓這些急於求職的年輕人花幾萬塊錢學習編程。而導引李文星進入這家培訓機構的,正是百度;

  2018年9月6號,作家六六用百度搜索上海美國領事館,結果出來眾多騙子廣告,就是找不到上海美國領事館的官網。絕望之中的六六翻牆用Google一試,第一條就是美領館的賬號;

  2018年9月,安徽的一對夫婦帶著孩子來上海求醫,他們原本要前往複旦大學附屬醫院,但他們用百度搜索“複旦大學附屬醫院”時,跳出來的卻是一家“複大醫院”,他們以為這就是複旦大學附屬醫院。在百度的引導下,他們來到複大醫院就診,結果孩子被診斷出“血管瘤”,花了15000多元打了所謂“進口的針”。事後證明,這家所謂的“複大醫院”是一家莆田系醫院,和複旦大學附屬醫院毫無關係。百度之所以在搜索複旦大學附屬醫院時,強行推銷山寨版的“複大醫院”,是因為它們收了推廣費;

  2018年11月,複旦大學教授嚴鋒想要去土耳其旅行,他在百度搜索“土耳其簽證”,排名最靠前的網站是“土耳其簽證中心”,嚴鋒以為這是土耳其大使館的簽證中心,就花了129美元辦理了簽證。後來他才發現,這家“土耳其簽證中心”根本不是土耳其大使館的機構,只是一家代辦網站。土耳其簽證官網收費僅61美元,且電子簽證辦理十分簡單,根本用不著第三方代辦。而這家“土耳其簽證中心”之所以能夠排在百度搜索項的首位,是因為它們給百度交了廣告費;

  ……

  夠了,這一幕幕,一樁樁說明,百度還是那個百度。

  網友在百度用“玉兔二號 自拍”搜索圖片,結果........

  我們曾經以為,一個年輕生命臨終前對惡的控訴,會喚醒百度決策者們內心的良知。這種良知是我們每個人能夠感受同類痛苦,理解他人不幸,是人之所謂人與生俱來的天性。

  但我們錯了。

  百度根本就沒有變,它一直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窮盡自己的力量繼續作惡。它的眼裡只有利益,沒有任何操守和底線。

  一年前,李彥宏再次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和束昱輝同一個界別。十幾天前,他還當選“改革開放百大人物”,在人民大會堂參加會議,神采奕奕。

  魏則西正在被忘記,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過。偶然間提起“魏則西”三個字的王局,被百度舉報。

  騰訊問我,是否願意承認對百度的侵權,如果承認,確認侵權後會減輕處罰。

  我的回覆是:不!承!認!

  我知道百度的實力強大,一怒之下也許會起訴我。

  來吧,王局我奉陪到底。

  我不相信一家企業可以長期作惡不受懲罰,不相信惡貫滿盈者可以為所欲為橫行霸道。

  我信仰世道人心,善惡有報。就這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