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建設仍處於早期 5G手機上手不易
2019年01月17日02:31

  5G手機 上手不易

  來莎莎

  [全球移動通信系統聯盟(GSMA)的報告顯示,全球範圍內的4G網絡用戶要到2023年才能超過網絡用戶總數的50%。]

  [不同國家的5G網絡應用情況存在巨大差異:到2025年,美國將有49%的用戶使用5G網絡,日本、歐洲、中國的這一比例分別為45%、31%和25%,而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的這一百分比僅為個位數。十年以後,供應商們可能仍在推廣5G。]

  在近日的2019消費電子展(CES)期間,高通宣佈,已有30多款5G移動終端採用高通方案,將搭載Snapdragon855移動平台和SnapdragonX505G調製解調器。Snapdragon855移動平台是高通首款5G商用移動平台,旨在支援2019年上半年開始的首批5G商用智能手機。

  隨著5G預商用序幕的拉開,芯片廠商和終端廠商在CES上紛紛展出自己的產品。在全面屏、拍照熱潮後,5G手機的問世成為市場焦點。

  製造5G手機比想像中困難

  儘管今年5G基站仍不普及,但為了搶占市場先機,Android陣營的各大手機廠商大力投入5G手機研發。Samsung就宣佈,將在今年上半年推出5G智能手機。

  此前,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在接受第一財經等記者採訪時表示,5G技術具有高速率、低時延和大流量接入三大優點,對消費者來說能解決一些痛點,“比如在深圳,比較大的商業中心會上不了網,因為基站完全超負荷,沒有辦法有效接入。雖然運營商加了很多小基站,但還是不行,機場、高鐵上網速度都很慢。這不完全是傳輸帶寬問題,更多是基站覆蓋接入點不夠。從技術角度而言,5G實實在在解決了消費者的痛點。”

  因此,他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滿足這些需求。“不一定非得領先多少,但是一定得確保自己不要處於落後的狀態,就算不掙錢也要巨大投入,不投到時候肯定掉隊。”胡柏山稱,vivo在5G基礎的專利佈局、硬件的天線技術等都投入了比較大的資源。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集邦諮詢的最新報告,包含Samsung、華為、小米、OPPO、vivo、一加在內的Android手機品牌陣營有望於2019年推出5G手機產品。不過,考慮到相關基礎設施建設尚未完備,預估5G手機全年生產總量將落在500萬上下,滲透率僅0.4%。

  與4G相比,5G手機主要的變革在於無線電調製解調器和天線兩種關鍵部件,製造5G手機比想像中困難。

  集邦資訊報告指出,5G手機的應用處理器必須搭配5G調製解調器的設計,以及為增強收信及濾波功能而增加的包含WiFi模組與PA模組等周邊零部件的配置。

  “然而,這些零部件不僅使得手機的尺寸加大或增厚,此外還會令零部件成本急遽上升。以旗艦機的平均物料清單成本(BOMcost)來看,5G手機的物料清單成本將一舉提高20%~30%。”

  此外,從機殼來說,由於金屬背蓋對信號產生較多幹擾,因此在背蓋的選擇上用玻璃還是塑膠材質的爭論居多。

  德勤在《2019科技、傳媒和電信行業預測》報告中指出,2018年一款高端手機附帶出售的4G芯片大約為70美元,天線和前端所需成本大約為20美元,5G手機的芯片和其他零部件成本要明顯高於4G手機。

  對於5G終端價格,中國移動曾預測2019年預商用時將達到人民幣8000元。不過,胡柏山判斷,從2020年第三季度開始,到2021年左右5G手機的售價大概率會在2000元左右。

  除了基礎建設不足外,研發成本的提高,功耗過高影響待機時間,以及定價策略等問題,都還需要整個5G生態系的發展成熟與市場驗證。

  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雖然各家率先推出5G手機的聲音此起彼伏,但真正能夠批量提供需要到2019年三季度。

  在此次CES會展期間,英特爾沒有更新其在5G手機芯片上的進展,不過英特爾公佈了其在PC、新設備以及包括AI、5G和自動駕駛等在內的多個領域的進展。

  英特爾透露,將推出全新專門面向5G無線接入和邊緣計算的、基於10納米製程工藝的網絡系統芯片(SnowRidge),有望於今年下半年交付。英特爾稱,該款網絡系統芯片計劃將英特爾架構引入無線接入基站,允許更多計算功能在網絡邊緣進行分發。

  5G網絡建設仍處於早期

  1月10日,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在接受央視記者專訪時表示,今年我國將進行5G商業推廣,一些地區將會發放5G臨時牌照,使大規模的組網能夠在部分城市和熱點地區率先實現,同時加快推進終端的產業化進程和網絡建設,“到今年下半年,像5G的手機、5G的iPad,都會陸續有產品投放市場。”

  5G的發展實現了從移動互聯網擴展到物聯網的階段。3GPP對5G三大應用場景的定義為eMBB、mMTC和URRLLC。其中,eMBB對應的是3D/超高清視頻等增強型移動寬帶,也是大家所熟悉的移動物聯網場景;mMTC和URRLLC都屬於移動互聯網場景,其中mMTC對應的是大規模機器類通信,而URLLC對應的是如無人駕駛、工業自動化等需要低延時高可靠連接的業務。

  由於5G建網頻段較高,基站覆蓋範圍相對較小,需要建設的基站數量要比4G基站多。此前有分析稱,5G基站量將是4G基站量的2倍,5G網絡建設對運營商的投資要求至少是4G的1.5倍。

  不過,德勤最新的報告指出,隨著2018年多項5G實際測試的推進,北美、歐洲和日本的許多運營商開始重新評估5G成本,並聲稱5G網絡的資本支出力度將與4G網絡基本持平。

  主要原因之一在於成本的預先投入,比如運營商預先大力佈局光纖網絡(既為未來的5G技術做準備,也為目前的4.5G技術提供支援),並採購具備5G功能的無線電硬件設備。這些硬件設備可在推出5G服務時和軟件一併完全升級至5G狀態。

  但是,對於5G而言,2019年仍處於網絡建設初期。

  中信建投在一份研報中預計,2019年中國將新建開通5G基站10萬個左右,預計全球在30萬~40萬個基站左右。

  經曆了4G後週期的低穀,通信產業寄希望於5G走出業績低穀,並帶動產業升級。目前而言,電信運營商、芯片廠商和終端廠商已進入原型測試密集期,5G商用進入全方位衝刺階段。

  在5G網絡推進和建設過程中,電信運營商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其資本開支也直接影響著整個行業的發展。但運營商對5G發展的態度又存在矛盾:一方面,傳統業務增量不增收,寄希望於5G帶來新的變化,而且擔心一旦投入晚錯失先機;但另一方面,4G的投資尚未完全收回,5G的商業模式仍在探索。

  德勤研究高級經理(科技、傳媒和電信行業)鍾昀泰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指出,現在運營商投資5G相對保守,以應用驅動,“比如說要建一個無人駕駛的網絡,一定要有精確的商業模式才會去做。”

  此外,5G在推廣初期或遭遇4G一樣的境遇。德勤報告指出,4G在推廣初期(2009年~2010年),僅有小部分運營商在有限的部分地區提供4G服務。雖然在推出後的10年間4G網絡的佈局範圍越來越廣,但直到2019年4G才成為全球用戶最多的無線聯網技術。

  全球移動通信系統聯盟(GSMA)的報告顯示,全球範圍內的4G網絡用戶要到2023年才能超過網絡用戶總數的50%,距離4G網絡的最初啟用已過去14年。“這意味著到2025年,5G可能仍是一種相對小眾的技術。該年度的5G用戶人數有望達到12億人次,但也僅占全球非物聯網移動網絡用戶總數的14%。”

  與此同時,不同國家的5G網絡應用情況存在巨大差異:到2025年,美國將有49%的用戶使用5G網絡,日本、歐洲、中國的這一比例分別為45%、31%和25%,而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的這一百分比僅為個位數。十年以後,供應商們可能仍在推廣5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