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星二代容易嗎?拉夫三世害怕外卡太多寵壞兒子
2019年01月17日13:03

拉夫三世在大滿貫美國公開賽為兒子背包
拉夫三世在大滿貫美國公開賽為兒子背包

  香港時間1月17日,拉夫三世本週前往亞洲參加新加坡公開賽,同樣他的兒子也會去。

  自18個月之前,兒子朱爾轉為職業球員以來,這是拉夫三世與拉夫四世第14次出戰同一場賽事。這還沒有包括PNC父子挑戰賽。上個月兩人搭檔以創紀錄杆數贏得那一比賽。同樣這裏也沒有計算艾林山舉行的2017年美國公開賽。那一次朱爾通過選拔賽第一次打上大滿貫,父親為他背球包。

  新加坡不會是他們一起打的最後一場賽事。

  朱爾的成功來得很慢,可是機會卻不是。

  遠在朱爾青少年時期打出65杆,第一次擊敗父親之前,眼尖的人已經覺得應該給他外卡了。好吧,甚至在朱爾還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父親乘著媽媽沒有注意,在商店的走廊中滾橡皮球,讓他打的時候已經有人這樣覺得了。

  如果他的姓氏是史密斯會怎樣?

  可以肯定會很不一樣。

  “如果他是張三、李四,他必須靠自己,”54歲拉夫三世在索尼公開賽獲得並列第七之後說,“他不會得到一個名額,可是現在他有了機會……你知道嗎,他努力過頭了。”

  作為著名高爾夫球手的孩子,星二代的壓力總是來自外界。除了老湯姆-莫里斯和小湯姆-莫里斯——父子倆都在只有英國公開賽這樣一場錦標賽的時候各贏了4屆——父子皆成功的例子並不多。

  拉夫三世很敏感兒子也許會面對猛烈的批評,因為他獲得的外卡多過其他努力獲得資格的同齡人。其實他本人並沒有為兒子遊說過外卡。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賽事主辦方主動提出來邀請他的兒子。

  新加坡便是這樣一個例子。拉夫三世這個星期通常會參加大島舉行的冠軍巡迴賽揭幕戰。新加坡公開賽充滿吸引力的地方在於,他收到的出場費也許比他呆在夏威夷賺到的獎金要多。另外他的太太從沒有去過新加坡,也想去,接著,賽事還詢問了朱爾的情況。

  “他們說如果朱爾沒有通過資格學校,也會給他一個名額,”拉夫三世說,“可我寧願他在巴哈馬。”

  巴哈馬是韋伯網巡迴賽新賽季前兩站比賽的舉辦地點。

  朱爾去年秋天沒有通過韋伯網巡迴賽資格考試第一關。一個月之後,他在海島舉行的美巡賽第三輪打出64杆,非常有機會進入前十位,可惜他在後九洞滑落下來。

  天賦是存在的。同樣存在孤注一擲的誘惑。

  拉夫三世其實很糾結,他希望引領兒子走正確的方向,然而也想讓他自己去搞明白。

  他喜歡兩人同打一場比賽。他不會天真得不知道父子一道參賽會吸引巨大的關注,特別的,爸爸是美國PGA錦標賽前冠軍,兩屆萊德杯隊長,高爾夫名人堂成員。而關注正是賽事所渴求的。

  可是他寧願見到兒子白手起家,在沒有那麼大的巡迴賽上打完整賽程,找到比賽的節奏。

  “他需要到適合他水平的巡迴賽中比賽,”拉夫三世說,“他不需要上一個台階。他需要在資格學校之中自己去打拚。這沒有什麼錯。成千上萬的孩子都是那樣做的。”

  可成千上萬的孩子不是拉夫三世的兒子。美巡賽的外卡很難拒絕。更何況那隻需要一個星期。

  “我希望他能拿到別的巡迴賽的外卡,到那裡去打比賽,”拉夫三世說,“他受到誘惑。他打了強鹿精英賽,巴爾巴索錦標賽,那搞亂了他的整個夏季。他可以得到外卡去打歐洲的挑戰巡迴賽。他們喜歡那樣的孩子。他可以打許多賽事。可是他卻一股勁地想贏巴爾巴索錦標賽,或者打入前十名,從而獲得下個星期賽事的資格。”

  當拉夫三世出道的時候是困難的,甚至因為父親小戴維斯-拉夫的關係——他是一位廣受尊敬的高爾夫教練——他在高爾夫圈子之中已經出名了。拉夫三世在北卡羅來納上學的時候只獲得過一張外卡:亞特蘭大精英賽。他讀完大三之後轉為職業球員,第一次打資格學校就通過了。

  “那個時候是容易的,”拉夫三世說。

  那個時候,拉夫三世已經非常優秀,非常堅決,不過與此同時,那個時代的高爾夫球壇,優秀選手也沒有今天這麼多。

  作為一個父親,他迫切希望兒子能發揮出自己的潛能。可是朱爾應該走什麼道路,他不想指手畫腳。到最後,高爾夫運動本身會決定什麼是正確道路。

  “我看到了一些我不認同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他我想要什麼。可是他需要自己去搞明白,”拉夫三世說,“有一年在RSM精英賽上,我們家庭內部就他在賽事中做的事情產生了爭執。他媽媽說:‘你爸爸絕不會那樣做。’我說:‘瞧,你不必擔心。美巡賽會管束的。’

  “她說:‘什麼,他們有規則來約束嗎?’我說:‘不,他們有杆數來約束。’”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