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GDP破9萬億:超過西班牙、澳州、俄羅斯
2019年01月17日15:20

  中國這個省的GDP,超過了西班牙、澳州、俄羅斯……

  國是直通車

  在近日召開的省級地方兩會上,江蘇省省長吳政隆表示,預計2018年江蘇地區生產總值增長6.7%左右,總量達9.2萬億。

  放眼全世界,江蘇一省的GDP也可圈可點,超過不少發達國家。以2017年世界各國GDP排名看,排名14的俄羅斯8.18萬億、排名13的澳州8.23萬億、排名12的西班牙8.24萬億均不及江蘇,被甩在後面。

  但江蘇還不是中國GDP最高的省份,2017年他屈居廣東之下,排名第二。鑒於廣東2018年數據尚未公佈,江蘇成為中國首個進入“9萬億俱樂部”的成員。

  江蘇到底為何這麼富?這其中,民營經濟的貢獻力量功不可沒。

  (國是直通車2017年資料圖)

  創一代

  作為中國最早實行對外開放的省份之一,經過40年的發展,江蘇民營經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已經佔據了全省經濟總量的“半壁江山”。

  “到2017年底,江蘇的民營經濟增加值占全省GDP比重達55.4%,創造了6成稅收、7成全社會投資、7成企業研發投入、8成新增就業崗位、9成的高新技術產值。” 江蘇省工商聯相關負責人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2018年,江蘇有10家營業收入過千億,居全國第一位。

  觀察不同地區的發展模式,其實也恰可以看出其民營經濟的發展模式。作為開放程度較高,經濟最為活躍的三個省份。廣東經濟發展以對外貿易為主;浙江以個體私營經濟為主。不同於這兩省,江蘇經濟發展的特點則是民營經濟逐漸由中小企業向集團化模式發展。

  2018年11月底,國是直通車記者曾實地調研南京、蘇州等地,家族式、集團化讓記者感受尤為明顯。在與企業座談時,常常會出現一家企業代表是同姓氏的情況。細問後得知在江蘇,主流創業模式是夫妻檔、兄弟檔。

  但隨著集團化的發展,大部分家族企業已開始舉家創業,而且家族成員高調任職。

  那麼,江蘇的“造富”產業集中在哪?製造業。但近年來也出現了一些新變化。調整和優化經濟結構逐漸成為經濟發展的主要目的。

  據吳政隆透露,江蘇製造業中占比較大的重化產業通過轉型升級方式向沿海聚集,實現了江蘇化工鋼鐵煤電行業的逐步轉型。留下的空間則重點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從而優化了全省產業空間佈局。2018年,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增長8.4%,新增國家製造業單項冠軍25個。

  創二代

  但家族化的民營企業近年來面臨著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家族接班。

  “創一代”經曆改革開放40年,已從毛頭小子變為花甲老人。67歲的江陰澄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總裁李興近幾年已把公司業務交由女兒李岐霞管理,自己主抓戰略層面的指導工作。有海外留學背景的李岐霞自2007年正式加入澄星集團的第一件事就是實施管理流程再造,通過獵頭公司,引進了一批優秀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打破了傳統民營企業家族製的管理常態。“在江陰,創二代上馬已經非常普遍了。” 李岐霞告訴記者。

  據江蘇省工商聯的統計數據顯示,江蘇40%民營企業進入“新老交替”。以“80後”“90後”為主體的接班人正逐漸登上商界“舞台”。

  實際上,這並非江蘇一地出現的新現象。據2017年《新財富500富人榜》數據顯示,我國民營企業中約有90%為家族式經營,也就是說,未來五到十年,將有300萬家民營企業面臨這一問題。

  不同於“富二代”,“創二代”們敢於打破陳規,以新的經營理念和商業模式,在父輩打下的基業之上實現“二次創業”。

  興趣愛好的不同,經營理念的磨合,以及接班人與職業經理人間微妙關係的理順還橫亙在“新老交替”之路。

  但江蘇省政協常委、紅豆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周海江表示,“相比交接能否成功,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企業能否延續成功。這是更大的前提。”他表示,若因傳承“斷檔”致使事業垮塌,將是對社會財富積累的極大浪費。想做“百年老店”,現代企業製度能夠最大程度扶持企業長治久安、基業長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