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數基金教父的傳奇人生:選股票是浪費時間和金錢
2019年01月17日21:32

  許多人將巴菲特稱為股神,而巴菲特心中的英雄卻是約翰·博格爾(John C. Bogle)——一個認為選股票是浪費時間和金錢的人。

  不選股票的約翰·博格爾是如何成為一代投資傳奇的呢?按照先鋒集團(Vanguard)首席執行官Tim Buckley的話來說:“他的想法徹底改變了我們投資的方式。”

  創建低成本的指數基金,是約翰·博格爾改變投資世界的方式。在1974年成立先鋒集團之後的次年,博格爾創設了首個與標普500指數掛鉤的低費率指數基金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隨後它更名為Vanguard 500。

  先鋒基金是全世界率先發行的指數基金之一,也是世界上第一支低費率的指數基金。它完全改變了基金業的格局,讓指數基金走上了真正的指數級別的擴張之路,博格爾也因此以“指數基金之父”的榮譽永久載入世界金融史冊。

  時至今日,44年過去了,指數基金已發展為一個吸引了數萬億美元資金、用戶數量以百萬計的龐大產業,這種被動投資在最近幾年的風頭正超過對衝基金等主動投資,幾乎佔據了基金行業的半壁江山。先鋒現在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資管規模約5萬億美元。

  與對衝基金等主動型基金追求超越指數表現的目標不同,指數基金力求緊貼指數走勢,採用跟蹤某個標的指數的被動投資方式,由於只投資標的指數成份股,其研發費用較低。

  作為指數基金的先驅者,博格爾還開創性地對投資者收取低廉的管理費,遠低於幾乎所有競爭對手。先鋒投資者獨立顧問Daniel P. Wiener總結稱:“追蹤指數原本是機構投資者才會涉及的工作,但傑克(對博格爾的稱呼)拿出了普通投資者版本。他讓人們意識到投資成本問題,告訴他們成本來自於利潤。”

  巴菲特在2017年的伯克希爾年度股東大會上,當著諸多股東的面盛讚台下的博格爾,稱因為大幅降低指數基金的管理費,博格爾深受歡迎,“他將成百上千億美元裝進了投資者的口袋。”

  博格爾之所以決定推出廉價基金,且生活節儉,可能與他的家人在上世紀30年代遭受過經濟大蕭條的痛苦有關——他出生在1929年5月8日。

  2019年1月16日,博格爾溘然長逝,享年89歲。路透社援引他的助手Michael Nolan消息稱,博格爾死於癌症。

  巴菲特在一份悼念聲明中這樣評價博格爾:“傑克為美國投資者所做的,比我知道的任何人都要多。”他還曾在2017年的伯克希爾年報中寫道:“如果要樹立一座雕像來紀念為美國投資者做出最大貢獻的人,最明智的選擇應該是傑克·博格爾。”

  博格爾生前的摯友、前伊利諾伊州民主黨參議員Peter Fitzgerald把他與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Jeff Bezos)相提並論:

傑克是最初的破局者——他對於投資界,如同傑夫·貝佐斯對於零售業。

  先鋒與先驅

  在很多方面,博格爾的想法都領先於他的時代。

  這位出生於新澤西的蘇格蘭移民後代1951年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讀書期間,一篇題為Big Money in Boston”的關於共同基金的文章引起了他的興趣,隨後他以此為主題寫了畢業論文,並且將論文寄送給了幾位共同基金行業大佬。威靈頓管理公司(Wellington Management Company)掌門人Walter Morgan對他頗為賞識,立即將他招入麾下,博格爾由此踏上了他在共同基金行業的輝煌之路。

  1965年,博格爾升職為威靈頓副總裁,負責管理“威靈頓基金”。當時的美國市場投機盛行,人人都偏愛炒短線,偏保守的“威靈頓基金”被迫與一家擅長做短線的基金公司Thorndike, Doran, Paine & Lewis合併,由博格爾擔任CEO。熟料,70年代初期股市崩盤,威靈頓基金的規模從20億美元瘋狂縮水至不足5億美元,股價也從50美元暴跌至區區4.25美元,博格爾因此被公司炒了魷魚。

  很多年後,當回憶往事,博格爾將這段“黑曆史”評價為他人生中最差的賭注。他在威靈頓基金合併之前就懷疑過短線操作的效果,“我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沒想到情況如此糟糕。”

  這段經曆讓他堅定了“基金應該追蹤市場而不是試圖戰勝市場”的理念,也成了他自立門戶、找到人生最佳賭注的源頭。

  這個最佳賭注就是創立先鋒基金。

  追蹤指數、低管理費

  博格爾從一開始就堅持“追蹤指數、保持低成本”。先鋒基金控製成本的方法在於:擴大資管規模,本質上相當於薄利多銷;改進管理水平和運作效率、維護客戶忠誠度、完善僱員獎勵機製。

  個人投資者指數基金

  1976年,也就是公司成立兩年之際,先鋒推出了針對個人投資者的第一隻指數基金Vanguard Index Trust,也就是現在被人熟知的Index 500基金。

  繞過渠道,直接銷售基金

  在Index 500基金成立的第二年,博格爾再次打破行業慣例,直接向投資者銷售基金,而不是通過職業經紀人,從而節省了9%的行業慣常收取的渠道銷售費。

  “我們當時面臨的挑戰是從大公司激烈廝殺的灰燼中殺出一條血路,成立一支全新的、運作方式更好的共同基金綜合體,”博格爾1985年接受採訪時這樣說。

  僱員>外聘明星基金經理

  博格爾還信奉“以人為本”的理念,認為“優秀的僱員=好的薪水=高效率”。他畢生都致力於構建一個穩定的利益共同體,而不是花大價錢聘請一些明星基金經理。

  博格爾的獨特風格與其競爭對手在很多方面甚至相反的。在他推出費用低廉的先鋒之際,他的最大對手富達(Fidelity)的繼承人愛德華·約翰遜三世(Edward Johnson III)從父親手裡接過了富達投資的控製權,此後提拔了彼得·林奇(Peter Lynch)等一批明星經理人。

  僅為股東利益

  對於先鋒基金,博格爾採用了不同尋常、甚至可以說獨一無二的公司架構,“先鋒基金的持有人就是股東,兩者的利益捆綁在一起。”

  當時其他的共同基金公司在多數情況下控製基金綜合體,並提供所有運營所需的投資、管理和營銷服務,先鋒公司則更像是一家共同保險公司,由基金的投資者們共同所有,公司自行僱傭人員,僱員們對基金的董事負責。在這種模式下,基金由自家的董事和員工管理,而不是為外部管理公司創造利潤。

  博格爾認為,先鋒公司僅為股東利益而運作,這使得公司完全獨立於其投資顧問,能夠客觀地監控投資結果,公平協商交易費用,並在必要時會更換顧問。

  種種獨特的風格使得先鋒基金最初被嘲笑為“非美國人”,但時至今日,它已成長為規模高達數萬億的龐然大物,其中大部分仍是指數基金和ETF。

  先鋒基金的卓越表現吸引了大批投資者和他們的資金。在上世紀90年代的最後三年里,先鋒獲得的新資金超過了接下來出現的三大基金公司的總和。各大財經媒體紛紛報導先鋒基金的出色業績,這簡直是不花錢的宣傳和廣告,還為基金吸引了更多資金。

  最初,華爾街的競爭者們當然對先鋒基金的低費率很不屑。博格爾曾說,先鋒曾在長達八年的時間里都沒有對手。但後來,富達等其他共同基金公司紛紛效仿先鋒,推出了低費率基金。

  贏得197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保羅·A·薩繆爾森(Paul A. Samuelson)在其著作《博格爾談共同基金》(Bogle on Mutual Funds,1993年)的前言中對他給出了極高的評價:

約翰·博格爾改變了一個基礎產業,將其帶上了最佳發展方向。很少有人能獲此殊榮。

  巴菲特曾經這樣評價博格爾:“他獨一無二的投資理念在基金行業掀起了一場運動,最終使投資者得到了更好的服務。“

  過去十多年來,巴菲特一直公開呼籲投資者購買指數基金而不是對衝基金。在贏得著名的“十年賭約”之後,巴菲特於2018年致股東信中明確提到了對衝基金與指數基金的表現差異:“(對手方)Protégé Partners的的這五隻基金開端良好,在2008年全都跑贏了指數基金,然後,房子就塌了。在隨後的九年里,這五隻基金整體上每年都輸給了指數基金。”

  “股神”在股東信中毫不掩飾他對指數基金及好友博格爾的推崇:“我之所以下注(十年賭約),兩大原因之一就是宣傳我的信念:近乎無手續費的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進行投資。隨著時間的推移,指數基金將會取得比大多數投資專業者更好的回報。”

  1999年,《財富》雜誌將博格爾評為“20世紀四大投資巨頭之一”。2004年,博格爾被《時代》雜誌評為“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2004年,博格爾被《機構投資者》授予終身成就獎。

  批判者

  雖然先鋒基金憑藉出色的業績贏得了投資者的讚揚,但博格爾本人在共同基金行業里卻有一個不那麼正面的名聲——他是一個好鬥的人,一個共同基金行業的嚴厲批評者。

  博格爾經常在公開場合批評大型基金公司過於注重自身利潤,而不是為客戶利益服務。

  他說,在上世紀90年代的最後那幾年,暴漲的股市帶來了年均20%的投資收益率,投資者們被寵壞了,他們對支付給那些裝模作樣地挑選股票的共同基金經理的高額費用漠不關心。博格爾認為,那些共同基金公司接受這些高額管理費是不道德的。2012年,他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這樣說:

我的想法很簡單。在投資中,你得到了你並沒有為之付出的東西。成本很重要。所以,明智的投資者將通過低成本指數基金來構建股票和債券投資組合,而且他們會堅持這麼做。他們不會愚蠢到認為自己可以一直跑贏市場。

  除此之外,博格爾還經常敦促基金公司提高管理水平。

  與絕大多數共同基金公司斥巨資吸引新客戶不同,博格爾非常排斥這個帶來了行業十年繁榮的產品驅動和市場營銷驅動的觀念。“我們決不允許使用‘產品’這個詞,” 他在1995年接受採訪時說,“它聽起來就像是牙膏和啤酒。”

  在2005年出版的《資本主義靈魂之戰》(The Battle for the Soul of Capitalism)一書中,博格爾寫道:

由於管理者資本主義戰勝了所有者資本主義,共同基金行業失去了方向。

  在巴菲特看來,沒有博格爾,就沒有指數基金。不過博格爾卻曾警告,如果每個人都轉向指數投資,市場將變得混亂,並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市場上的交易太多了。”

  吝嗇鬼與慈善家

  與先鋒基金靚麗的業績齊名的,是博格爾的節儉——這早已聲名在外,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簡直可以說是吝嗇。

  1993年的一個清晨,博格爾對與他共進早餐的記者說,他會劃掉菜單上超過5.95美元的食物。如果在紐約開晨會,他寧願乘坐早班通勤列車,也不願意花錢在曼哈頓的酒店先住一晚。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對自己小氣的博格爾,卻對公益保持了很高的熱情。紐約時報稱,博格爾經常把自己一半的薪水都捐給慈善機構。“我對錢唯一的遺憾,是我沒有更多的東西可以捐贈。”

  與先鋒基金靚麗的業績和持續擴大的規模相反,博格爾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深受健康受損的困擾,而且情況一度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惡化。

  由於右心室發育不良,博格爾在長達30年的時間里不得不接受治療。第一次心臟病發作是在1960年,當時他才31歲,這種病痛的折磨在他的一生中至少發生了6次。1996年,博格爾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隨後恢復了健康,能每天都打壁球。

  在漫長的投資生涯中,博格爾非常勤奮,寫下了不少投資著作,包括《共同基金的泥潭》(Bogle on Mutual Funds),《共同基金常識》(Common Sense on Mutual Funds,1999年),《文化衝突:投資與投機》(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 Investment vs. Speculation,2012年)。

  最後的警告

  就在本月初,博格爾在接受巴倫週刊採訪時還警告投資者,2019年需要格外謹慎,應該通過減少股票投資,且增加對債券等固定收益證券等防禦性資產來做好準備:

“樹木不會長上天。我看到烏雲從地平線上升起,我不知道它們是否以及何時過來。當務之急是多加小心。

如果之前你對股票和固定收益資產70:30的資金配置比例感到滿意,現在這種情況下,你可能想要調整到60:4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